第八百三十九章 玩枪天才/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天的混战,绝对是萧阳习武以来,经历过的最残酷,最持久,最考验人的一次大战。

就算他的武道修为最高,坚持了八个小时,也是累得要死,更别提那些武道修为不如他的人了。

所以,能坚持到最后屹立不倒的十人,确实都是毅力非常强大的存在。

打完了这场比赛之后,萧阳累的半死,在食堂里,足足吃了十个馒头,十个包子,三大碗稀饭,才算是把今天的消耗给补回来。

不过,虽然他们这十个人累得要死,但此时却是无数人羡慕的对象。毕竟。除了他们十个人,今天其他人,全部退出了比赛,这也意味着,他们全部都被淘汰了。

第一天的比赛,就在一片混战中结束了。

第二天。比赛继续。

今天举行的比赛,是射击比赛。萧阳虽然不经常玩枪,但他的射击能力,是毋庸置疑的。

毕竟,这小子的身体素质,是别人没法比的,所以,他对第二天的比赛,也并没有过多的担心。

今天举行的射击比赛,分为手枪射击、步枪射击、移动射击。

射击之前,十个人开始抽签决定出场顺序。

让萧阳哭笑不得的是,他竟然抽到了第一个出场。

罢了罢了,第一个就第一个呗,谁让自己运气这么好的。

第一轮,手枪射击。

萧阳走到射击位置,拿起手枪,瞄准五十米外的靶位,准备射击。然而。让他有点意外的是,他扣动扳机的时候,扳机好像不能动啊。

萧阳讪讪的拿着枪,转过头,对旁边的雷山道:“雷教官,这把枪,好像有点问题,你看看是不是坏了啊?”

雷山看着萧阳,眼神非常的奇怪。

萧阳有点摸不着头脑,这家伙怎么用这种眼神在看自己啊?

“雷教官,这枪可能真的坏了,不信你扣扳机试试……”

这次,萧阳的话音刚落,他身后的众人,瞬间爆发出一阵哄堂大笑……有两个家伙,直接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萧阳更加懵逼了。

这帮家伙笑什么呢?

这时,他身后的走过来一个身影,停在了他面前,然后拿起手枪,把手枪的保险给打开了。

然后,他把手枪递给萧阳,淡淡道:“下次开枪,记得先打开保险。”

说完,他转过身。酷酷的走了回去。

这个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龙神特战大队第一高手,杜振。

杜振的话,让萧阳瞬间明白自己哪里引人发笑了。

他不禁老脸一红,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尼玛。真是丢人丢大发了……开枪之前,竟然忘了开保险……

恐怕任何一个部队服役过的人,都知道这个常识。可是萧阳刚才偏偏就忘记了……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萧阳,毕竟,他玩枪的机会。真的很少,而且,他对枪没啥兴趣,就算有枪摆在他面前,他也懒得去动一下。

但不管怎么样,这次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萧阳哄着老脸。朝众人尴尬的笑了笑,“额,那个,很久没玩枪了,让各位见笑了。”

此时,他身后的那帮人,看着萧阳,心中不禁都有些看低他了。

一个连保险都不会开的家伙,还指望着他能有多高的射击水平吗?

当然,如果是一般人的话,他们这么想是对的,但是对于萧阳。他们的想法,自然是完全错误的。

萧阳拿着手枪,转身回到了射击位置,然后瞄准了靶位。

这次大赛的射击靶纸,和普通的靶纸并不一样,上面不是一圈一圈的纹路,而是用几种物体做了替代。

这几种物体,根据体型大小,分别是土豆,花生,蜜蜂,苍蝇,蚊子……

而每种物体,分别代表了不同的分数。其中击中蚊子分最高,十分,击中土豆分最低,六分。而花生、蜜蜂和苍蝇,代表的分数分别为七分、八分和九分。

根据比赛规则,手枪射击,每人五枪。

因为靶纸之上的物体,都只有一个,所以在射击之前,他们必须确定自己到底想射击哪个物体,否则。错失了目标,他们可能一分都得不到。

只见,萧阳刚才瞄准了靶纸之后,忽然连续扣动了五次扳机,这期间,甚至连仔细瞄准都没有。

在他射击的时候,众人都无奈的摇摇头,心道这小子果然是菜鸟啊,连续射击怎么可能保持高精度。

萧阳砰砰砰的射出了五枪之后,啪的一声,把手枪拍在了桌子上,然后对着雷山笑了笑,“报告雷教官,射击完毕。”

雷山的眉头皱了皱,这小子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看到他就来气。

因为距离靶纸很远,所以他并不能看到萧阳刚才到底有没有击中靶纸上的物体,或者说。他击中的是靶纸上的哪种物体。

不过,对于萧阳的射出的五枪,他和众人一样,并没有抱多大的希望。

这时,他对着对讲机,道:“现在开始报靶!”

对方沉默了下。然后对讲机内,传来一阵回答:“报告雷教官,一号选手射出的五枪,全部击中靶纸上的蚊子图案,所以根据计分规定,他的总得分为——50分。”

报靶员的话音刚落,所有人都愣住了。

这小子刚才那看似随意打出的五枪,竟然能全部击中蚊子图案……这小子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现场喧闹了一阵子,随后又安静了下来。

因为,接下来,是自动步枪射击时间。

自动步枪射击的规则,和手枪射击有点不同。

因为。自动步枪射击的距离为一百米,而且,射击的目标,不是靶纸,而是前方悬在一百米处,吊住的各种形状的物体的粗细不同的绳索。

这五种物体,全部都悬挂在一个架子上,从高到低,依次为三角形、圆形、菱形、正方形、长方形。每个形状的物体,都有五个,依次横着排放。

而这几种不同形状的舞台,分别被粗细不同的绳索吊住。最上面吊住三角形的绳索最粗,而最下面吊住长方形的绳索最细,毫不夸张的说,大约有头发丝粗细。

步枪射击,每个人依然有五发子弹,他们可以任意选择射击目标,当然,每个目标的所代表的分数,也是不一样的。

击断最细的绳索,得十分,击断最粗的绳索,得六分,以此类推。

萧阳拿起步枪之后,这次学乖了,他先把保险打开,然后站在射击位置。

步枪射击,有个难度最大的地方,就是那些物体。会随着风轻轻左右摆动。

所以,这对射击技术要求极高。

萧阳屏住了呼吸,举着枪,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

一分钟过去了,他没有开枪,两分钟过去了。他依然没有开枪……

第三分钟的时候,萧阳忽然连续扣动了扳机。

和上次一样,这一次,他又是连续射出了五发子弹。

射击完成后,萧阳把步枪放在原地,然后退了回来。

鉴于上次萧阳的成绩十分让人吃惊。所以这次雷山也没敢小瞧他,通过对讲机让人报靶。

报靶员传来的消息,让雷山再次崩溃了……

这小子五发子弹,既然全部击中最细的绳索……所以,他的得分,依然是满分。五十分。

轰。

围观的众人,都发出一阵惊叹。步枪射击的难度,要远远高于手枪射击,这小子却依然能得满分,这肯定不是运气好能解释的。

连续两次得分满分,让众人对萧阳不会玩枪的想法,瞬间改变了。

尼玛,这小子哪里是不会玩枪啊,他简直就是大大的天才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