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奇怪的举动/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慕瑶,你没事吧?”伊莎贝尔看到周慕瑶脸蛋瞬间没了人色,赶紧快步走了过来问道。

周慕瑶哇的一声,扑在了伊莎贝尔身上,嚎啕大哭起来。

伊莎贝尔吓坏了,赶紧拉着周慕瑶,来到了隔壁别墅。

萧阳和林墨晗,都刚刚洗完澡,刚好走到客厅,当他们看到周慕瑶嚎啕大哭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慕瑶,你怎么了?怎么哭的这么伤心啊?”林墨晗心疼的快步走了过来,把周慕瑶抱在怀中,问道。

这时,萧家其他人,也都围了过来。

周慕瑶伤心的哭了一会儿,然后抬起红肿的双眼,看着林墨晗道:“姐姐,爸爸,死了。”

林墨晗和萧阳对视了一眼,都震惊了。

他们自然知道,周慕瑶所说的爸爸是周博文。

萧阳皱了皱眉头,周博文之前不是一直好好的吗,怎么周丰沛出现了,他就突然死了?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蹊跷不成?

想了想,萧阳对周慕瑶和林墨晗道:“慕瑶,别哭了,咱们现在就去精神病院。”

于是,他们没再耽误时间,急匆匆的出了萧家别墅,上了车,朝着燕京精神病院快速的驶去。

此时,燕京精神病院,某病房内。

一具枯瘦的躯体,躺在病床上,早已没有了生命体征。

“院长,周博文的死,有些蹊跷啊。”

病房内,两个女医生和一个男医生站在那里,眉头都皱成了疙瘩。

周博文死的很突然,死相也有些诡异,这让他们觉得有些难以理解。

头发微微有些发白的院长,站在周博文尸体前,脸色阴沉。

“他是什么时间死亡的?”

男医生想了想,回忆道:“大约是一个小时以前,护士去查房时,发现周博文已经没有了呼吸。”

“他死的时候,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不正常的声音?”院长皱眉问道。

三个医生都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其中一个头苗条的女医生。忽然道:“院长,你不说,我还想不起来呢,就在一个多小时前,我好像听到了病房这边,有病人发出了一声惨叫,不过因为以前也经常有病人会乱叫,所以当时我就没当回事。”

院长听完他的话,却茫然的摇了摇头:“那声音是他发出来的吗?看起来不像。他的身上,没有任何伤口,也不像有其他发病的迹象。算了,打电话报警吧。”

“好,我现在就打电话报警。”男医生点点头,拿出手机,拨打了110。

院长和两个女医生,准备离开病房。

不过,就在他们刚要离开的时候,三道急匆匆的身影,挡住了他们的去路。

“你们是?”院长看着三人,疑惑道。

“我是周博文的女儿……我爸……真的没了吗……”说着,周慕瑶又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林墨晗把周慕瑶拦在怀中,朝几人看去:“你们好,我们是周博文的……家人和朋友,接到医院的通知,立刻就赶了过来。”

听到是周博文的家人,院长和医生们,都让过身,“进来吧,他的遗体在这里。”

萧阳和林墨晗还有周慕瑶,三人走进了病房,然后便看到了躺在病床上,已经死亡的周博文。

看到周博文的尸体,周慕瑶哭的更伤心了。

林墨晗抱紧了周慕瑶,轻声的安慰着她。

此时,看到死去的周博文,萧阳心中也是一阵怅然。

虽然,曾经他和周博文仇深似海,但现在,看着病床上周博文的尸体,以前的那些芥蒂。早已烟消云散了。

生前争名夺利,死后,不过都是黄土一掊。每个人都一样,毫无区别。

沉默良久,萧阳对旁边的院长道:“我能否问下。周先生是怎么死的?”

院长摇了摇头:“说实话,我们也不知道。一个多小时前,护士查房,发现周先生已经死亡,期间。没有人到过他的病房,他也没有任何异常的反应。”

“今天,周先生有没有接触过医院以外的人?”萧阳看着院长,问道。

院长朝那男医生看了一眼:“今天有人来探视周先生吗?”

男医生想了想,点头道:“今天下午,确实有人来探望过周先生,和他在会客室呆了差不多有半个小时。”

萧阳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

“那个男人,是不是叫周丰沛?”

听到萧阳的话,周慕瑶和林墨晗,也都看向了那个男医生。

男医生想了想,摇了摇头:“我记得,他好像不叫周丰沛吧,好像叫什么杜克周,自称是旅居海外的华人,刚回国。”

萧阳冷哼了一声,杜克周,不就是周丰沛吗……

看来,今天下午,周丰沛确实来过,和周博文还见了一面,然后周博文下午就死了。

这事,确实很蹊跷。

在萧阳看来,这两个事件之间,必然有联系。

但是,这其中也有很多让他想不通的地方。按理说,周博文毕竟是周丰沛的父亲,如果周丰沛是凶手的话,他怎么忍心对自己的亲生父亲下手的?

而且,现在他和周博文父子之间的误会。已经解开了,周丰沛为什么会杀自己的亲生父亲呢?

这些疑问,在萧阳的脑海中,挥之不去。

“医生,今天杜克周来探望周先生。都做什么了?”萧阳问道。

医生看着萧阳,皱眉道:“也没做什么啊,就是和他聊天啊什么的。”

“你们会客室有没有监控视频?我想看一下。”萧阳对医生道。

男医生朝院长看了看,院子对他点了点头。

“病人家属有权查看,带他去吧。”

“好的。院长。”男医生对萧阳点点头:“请跟我来吧。”

萧阳对林墨晗道:“墨晗,你在这里陪着慕瑶,我马上回来。”说完,他跟在男医生身后,走出了病房。

出了病房之后。他们穿过了病房走廊,走下了病房大楼,然后来到了对面的保安室。

“院长吩咐,把今天下午会客室的监控视频调一下。”男医生对保安道。

保安点点头,在电脑上调出了下午的监控视频。

萧阳走到电脑前。仔细的看了一遍。

视频里,大约在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周丰沛走进了会客室,然后周博文在护工的带领下,也走了进来。

之后,萧阳看到周丰沛似乎有些激动,上前握住了周博文的手,而周博文因为精神失常,显然并不知道面前就是当初被他扔出燕京城的儿子,一脸茫然。

在视频中,萧阳看到周丰沛对着周博文,说了很久的话,大约在下午四点半的时候,周丰沛离开了会客室。

但是,在离开之前。萧阳看到周丰沛,做了一个很奇怪的举动。

周丰沛在临走之前,很奇怪的把右手,悬空放在了周博文面门前,这个动作持续了半分钟左右。

他这是在干什么?

萧阳完全搞不懂他是在干嘛。

之后,周丰沛就离开了,周博文也被带出了会客室,应该是被送回了病房。

看完之后,萧阳对保安道了声谢,然后往病房走去。

在回病房的路上,萧阳一直在思索周丰沛临走之前的那个动作,到底是怎么回事。

在萧阳看来,那个动作,好像是进行某种仪式一般。

不过他以前从未接触或者听说过这样的事情,所以他思索了良久,也没理出头绪来。

两分钟后,萧阳来到了病房门口,准备推门进去。

然而,他还没进去,就听到了病房里传来周慕瑶的嚎啕大哭声。

发生什么了?

萧阳赶紧推门走了进去,然后便看到病房内,有六个警察,正围在周博文的尸体前。

周博文尸体已经被放在了担架上,似乎正准备被抬走。

周慕瑶嚎啕大哭,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