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同一天失踪/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千三百五十章 同一天失踪

走进客厅,低调的奢华迎面而来

如水晶般光滑闪亮的大理石地面,各种进口家具,电器,以及那高端大气的各种装修布置,都让萧凌翔愣了愣。

这里,起他们在江城的那个面积只有几十平米的老房子,自然是好的太多了。

“爸,妈,你们都坐吧。”萧阳对两人道。

“爸,你坐吧,我去给你倒茶。”林墨晗也对萧凌翔道。

萧凌翔点点头,然后坐在了柔软的沙发。郑月柔则是坐在了他身旁的独立沙发。

两人分开了十几年,虽然心有无数的话想说,但话到嘴边,却一时又不知道说什么。

“月柔,萧阳,我知道,你们心里肯定早想过无数次了,我这消失的十几年,到底去哪了。”萧凌翔看着萧阳和郑月柔,沉声道:“今天,我把我消失这十几年的原因,告诉你们。”

郑月柔和萧阳,全都目光熠熠的看向了他。

萧凌翔顿了顿,道:“这件事,要从十三年说起。我记得很清楚,在十三年前的那天早,月柔你带着小阳,去街买东西了,而我带着月儿,在家里等你们回来。”

“当时,我正和月儿收拾东西,房门忽然被敲响了。我以为是你带着萧阳回来了,打开门之后却发现,门外却没人。但在我要关门的时候,我却突然看到,地有一杆黄铜烟袋。当我看到这杆黄铜烟袋的时候,顿时愣住了。因为这烟袋,是我父亲的烟袋!”

“我当时把这烟袋拿起来之后,发现在这烟袋内,有一张纸条,面写着,你的父亲,在我们手里,想救他,现在到青龙山脚下。”

“爸,那烟袋,真是我爷爷的吗?”萧阳皱着眉头,问道。

萧凌翔点点头,“烟袋的确是你爷爷的,错不了。你们的爷爷,月柔都没见过几次,当时他也已经好几年没和我见面了。”

“那,爷爷为什么不和你联系?”萧阳很是不明白。说话这是他第二次听到别人提起自己的爷爷了。第一次提起他,是在韩家的时候,韩家老爷子当初告诉他,萧阳的爷爷,是他的救命恩人,而且,还给了萧阳一张羊皮纸制作的地图。

“你爷爷……这一生,都致力于寻找极地深渊和古墓……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寻找龙灵石和古墓。他最大的心愿,是能在有生之前,聚齐所有的龙灵石,然后打开古墓。只可惜……”

萧凌翔说道这,摇了摇头。

“爸,你接着说,你发现纸条之后,是怎么处理的?”萧阳急着问道。

萧凌翔点点头,继续道:“当时,我发现了纸条之后,心急如焚,我急着去救你爷爷,所以让月儿自己待在家里,然后赶到了青龙山。但到了青龙山,我却发现自己被耍了。你爷爷根本不在那,在那里等待我的,是十几个埋伏在那的杀手。”

“当时,我拼劲全力,把他们杀了,只留下一个活口,不过,我自己也受了很重的伤。我逼那个没死的人,说出这个烟袋是怎么回事,那人说,这烟袋确实是从你爷爷身得到的,而你爷爷,也确实在他们手,只不过,他并不知道你爷爷到底在哪……”

“爸,你是为了寻找我爷爷,离开了我和我妈十几年?”萧阳看着萧凌翔,眼神满是不解。

在他看来,算爷爷很重要,那也不至于出去了十几年,却一次家都不肯回吧,算不回家,在外面打个电话报平安,总是可以的吧?

“凌翔,真的是这样吗?”郑月柔看着萧凌翔,眼神闪过一丝不解和失落,难道在他的心,自己和两个孩子,真的那么不重要吗……

看到萧阳和郑月柔都露出不解的神情,萧凌翔苦涩的笑了一声,看向他们,道:“月柔,萧阳,你们误会了。身为这家里的顶梁柱,我怎么可能不想家,怎么可能不担心家里……”

“那是为什么?凌翔,我真的不明白……”郑月柔摇头道。

萧凌翔长叹了一声,似乎想起了那段让自己无痛苦的岁月。

“月柔,十三年前,那时的我,还是个武圣境界的武者,当时,我被他们骗到了青龙山脚下,落入了他们的圈套,他们那些人,实力都不弱,我拼劲全力,杀了他们,但在打斗的过程,我的脑部受到了重击,失去了大部分的记忆。当时,我只记得,自己到那,是为了救我的父亲,其他所有的事情……我都忘记了……”

萧阳和郑月柔,顿时呆住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萧凌翔当时,竟然失忆了……

萧凌翔苦笑了一声,然后继续道:“失去了记忆之后,我心里只知道,我的父亲被人抓走了,至于他在哪,被谁抓走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失忆了之后,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寻找你爷爷这件事。我失忆的过程,维持了七八年的时候,直到有一次,我的头部,意外受到了撞击,瞬间所有的记忆,全都回来了。”

“记忆回来之后,我当时想过回江城找你们,但恰好在那时,我得知父亲,进入了极地深渊。我以为自己找到极地深渊,能救出父亲,可我花了两年时间找到了极地深渊,进去了之后,却被意外的困在了九龙阵内……”

“凌翔,是我们错怪你了……”郑月柔看着他,眼神满是心疼。

“爸,没想到,你竟然失忆了那么久。”萧阳皱着眉头,而后道:“当初引诱你去青龙山的那帮人是谁,你现在搞清楚了吗?”

萧凌翔点点头,“是秦家的人。他们故意引诱我去青龙山,想置我于死地。在他们看来,我死了,萧家没人和他们争抢龙灵石了……”

听到秦家两个字,萧阳冷笑了一声。“原来是他们,我说呢,除了他们,也没人会这么丧心病狂了。”

“小阳,秦家现在还是华夏首富,想对付他们的话,并不容易,咱们要好好想些办法才好。”萧凌翔被困在九龙阵三年,环境封闭,消息落后,不知道秦家的近况,也不怪。

萧阳笑了笑,“爸,秦家已经灭了。”

“秦家……灭了?”萧凌翔满脸都是震惊。

萧阳点点头:“是,秦家已经灭了。在几个月以前。”

“这是怎么回事?他们是华夏首富家族,底蕴深厚,怎么会说灭灭?”萧凌翔不解道。

萧阳笑了笑,淡淡道:“他们勾结境外的组织,威胁国家安全,是我带人攻入的秦家。秦家家主秦,已经死了。他的儿子秦绍天,逃到了国外。”

“没想到,这秦家,竟然已经不复存在了。真是没想到……”萧凌翔的摇了摇头,轻叹了一声,这些事,对他来说,自然都很意外。

“爸,你刚才说,爷爷也进入了极地深渊?”萧阳皱眉问道。

萧凌翔点点头,“是的,你的爷爷,也进入了那里,但是,我在极地深渊内,并没有找到。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否还活着……”

“爸,你在极地深渊的时候,有没有找到那古墓的所在?”

萧凌翔摇摇头,“没有,那里到处都是法阵,我也不敢太过随意,但算是已经很注意了,也还是无意激活了九龙阵,被困在了那里……”

“月柔,我听小阳说,月儿和我同一天失踪的,是这样吗?”

提起女儿,郑月柔的脸色,又阴沉了很多。

“是这样,在你消失的那天,我带着小阳回到家后,却发现你和月儿,都不见了。当时房门都是完好的,我们也没多想。谁知,这一等……是这么多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