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你的伤怎么样了/我的老婆是总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一千三百九十四章 你的伤怎么样了

司空婉容的话说完,萧阳朝她看了一眼,玩味的道:“婉容姐,其实,你早怀疑,之前很多事,都是艾伦在背后捣鬼的了吧。请大家看最全!”

因为和司空婉容之间,早已不是一般的关系了,所以萧阳说起话来,也不需要太拘束。

“之前,你和伊莎,在华夏被人劫持,差点被卖到国外,这件事,我想你和罗斯先生,查到最后,肯定是发现和艾伦有关系,所以才没有继续查下去吧?”

萧阳看向司空婉容,目光熠熠。

司空婉容看向萧阳,微微苦笑了一声。“你说的没错,当初那件事,确实涉及到艾伦。而且,我当时已经有所怀疑,艾伦勾结了凯撒同盟的人,背后对我和伊莎下的黑手。”

“那……你身边一直有个想要害你和伊莎的人,不难受吗?”萧阳淡淡道。

司空婉容长叹了一声,而后美眸之,闪过一丝冷色:“也是看在他是乔治的儿子的份,否则,你以为我会留他到现在吗?”

萧阳点点头,“婉容姐,艾伦这个人,心机很深,你必须小心提防。他以前害过你,以后,还有可能继续。”

“萧阳,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不过,咱们现在最主要的任务,是打击凯撒同盟下的黑暗势力,争取把他们一锅端了,永绝后患。”

萧阳嗯了一声,“不过,我觉得难度可能会很大,毕竟,他们那帮人,邪恶的很,都不是一般人。”

“萧阳,我们罗斯家族,会尽全力配合你的。于公于私,我们都会竭尽全力。”

“好,我们一起努力。”萧阳点点头,不过随后,他又轻叹了一声:“但我现在最想做的事,还是先找到索菲娅。”

“你别着急,只要他们还想得到龙灵石,我想索菲娅,会很快出现的。”司空婉容对萧阳安慰道。

萧阳点点头,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而后和司空婉容聊了一些其他事情,一个小时候,便离开了罗斯家族的庄园。

在离开之前,萧阳和司空婉容交代,让她密切注意乔治的身体情况,有任何异样,立刻给自己打电话。

一个小时前,古堡内。

古堡内的最高层,房间内,一道冷厉的身影,正在修炼黑暗法术。

只见,他的整个人,虽然呈现坐姿,但身子却全部悬浮在半空,而他的全身,被一股浓烈的黑气所笼罩,而这股的黑气,凝成一条黑龙,环绕着他的整个身体,竟然发出阵阵嘶吼一声,听起来煞是恐怖。

而在他的黑暗法术正在修炼的时候,忽然之间,一股异样的感觉,在他的脑海浮起,而后,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安德森,进来!”撒旦对着外面,冷声喝道。

外面的一道人影,飞快的推门走了进来。“首领,您叫我,有什么吩咐?”

撒旦皱紧了眉头,看向安德森,“你确定,英格兰的女王和首相,还有罗斯家族的乔治,之前服下的圣水,没有问题吗?”

安德森赶紧点点头,“首领,我以我的生命发誓,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那为何,我刚才感受到,通过圣水和他们之间产生的感应,忽然消失了?”撒旦的脸满是冷意,虽然他的全身都被黑衣笼罩,但是他体内由内而外散发而出的冰冷寒意,却让安德森全身打了个冷颤。

“首领,我向你发誓,他们真的全都被我们控制了。”安德森身子颤抖道。

撒旦冷哼了一声,“还不赶紧滚出去,把他们现在的情况调查清楚!我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你查不清是怎么回事,下个月的圣水,你别想要了!”

“是!我现在去调查!”安德森差点没吓尿,下个月的圣水要是没了,他知道自己会死的多恐怖。

说完,他恭敬的站起身,而后快步走了出去。

“他们的身,都发生了什么事……”撒旦的眼神,满是寒意。“难道,圣水已经失效了吗……”

在撒旦正在皱眉思索的时候,他前面的通讯器,忽然响了起来。

拿起通讯器,他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眼睛眯了眯,而后接通了电话。

“首领,那小子,又在伦敦出现了。”电话内,传来一道阴冷的男声。

“你说的,是那个来自华夏的小子?”撒旦的有些惊讶的问道。

“对,是他,萧阳。”对方回应道。“他现在在伦敦。”

撒旦的眼神眯了起来,而后道:“他这次到伦敦来,是什么目的?”

“我暂时还不知道,不过我会马查清的。”对方顿了顿,道:“那这小子,需要我对他,做点什么吗?”

撒旦冷冷的拒绝了,“不用了,这件事,我来处理。”

沉默了下,撒旦忽然又道:“对了,有件事,你回答一下。”

“什么事?”

“罗斯家族最近,可曾发生过什么事情?乔治现在是什么情况?”撒旦冷声问道。“为什么,圣水所产生的感应,在我脑海消失了?!”

对方沉默了下,而后道:“在这段时间内,只有那个小子,进入过他的房间,除此之外,没有陌生人进过他的房间。”

撒旦的脸色,再度阴沉了下来。

“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罗斯家族和乔治,有情况,立刻向我汇报。”

“是。”

挂断了电话之后,撒旦站起身,凝视着窗外。

不知道为何,萧阳的再次出现,让他心里很是不平静。

他现在虽然还不知道,萧阳的出现,是否和圣水失去感应有关系,但是这小子再次出现,绝不是什么好事。

有必要,让他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

他冷哼了一声,而后,目光看向了房间北侧的柜子。他走到柜门前,打开柜子,一根胳膊长短,邪气四溢的黑色权杖,正安静的放在柜子。

似乎是感应到了主人的到来,黑色权杖忽然震动了一下,而权杖之的那颗黑色菱形晶石,也忽然发出一道刺眼的黑芒。

不过,看起来,这权杖的另一面,也有一个凹槽,应该之前也有一颗相对应的菱形晶石,镶嵌其。

但现在,那菱形晶石,不知去向,整个权杖,只剩下一个菱形晶石,显得有些突兀。

撒旦拿起黑暗权杖,眼神闪过一丝杀意,而后走出了房门。

古堡内,另一个房间。

房间内,一道柔美的身影,正站在窗前,看着外面波光粼粼的湖面发呆。

这段时间,因为受了重伤,所以她几乎都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每到下午的时候,她都会站在窗边,看着湖面发呆。

不知道为何,自从那次,和萧阳交过手之后,一连几天,她都连续做着一个相同的梦。

在梦,有一个小男孩,跟在她的屁股后面,痛哭流涕。她在梦问小男孩,你为什么要跟在我的后面,为什么要哭。小男孩回应她,因为你是我的亲人,而你刚才却伤害了我。而当她想要再问小男孩的时候,小男孩忽然拿出一把匕首,狠狠的插向了她的心脏……

一连几晚,索菲娅都做着这个相同的梦,每次从梦惊醒之后,她都无法再次入睡。

每次,她都在想,难道这个怪的梦境,和小时候的记忆有关。但是每次她去尝试着回忆的时候,脑海却炸裂般的疼痛起来。

正想着那个怪的梦境,一道黑影,推门走了进来。

索菲娅转过身,看到来人,顿时全身一震,“首领。”

来人正是他们的首领,撒旦。

撒旦看向索菲娅,目光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而后道:“索菲娅,你的伤,现在好的怎么样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