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 全村抓田鸡/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玉如脸色一红,瞬间就要翻脸。

李晋这才发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就一溜烟跑了,“我走了,晚安!”

说完,李晋贪婪地看完最后一眼就走了。

萧玉如看着李晋落荒而逃的身影,突然间就轻叹了一声,她低头,胸前那一抹艳红,不正是刚刚买回来的吗?

第二天,李晋直接就将旧三轮车开回了山贵家。而李晋买了三轮车之事一时间也传遍了梅河村。

“小晋,听说你卖田鸡可赚了大钱了!”屋后的老黄叔跑了过来,抽着根旱烟就上前打招呼。

李晋摇头否认说:“老黄叔,这能赚什么钱啊,别听风就是雨。”

老黄叔很不服,一指那辆崭新的三轮车说:“这不就是吗?这车子得好几千吧!”

李晋呵呵一笑,然后道:“六千!”

“那就是了!”老黄叔一听就激动了,“小晋啊,大家都乡里乡亲的,要不你教教我捉田鸡呗?我们去捉田鸡,一晚上能抓个两三斤就算不错了,而且还得小心防着被蛇给咬了。前阵子,就村口那个铁柱子不就跑去抓田鸡,结果被蛇给咬了一口。总共没抓到一斤田鸡,倒是医药费就花了三千,差点命都丢了。你说说……”

老黄叔絮絮叨叨地说个不停。

李晋皱了下眉头,他倒不是藏私,而是他的眼睛跟别人不同,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这个没法教啊。

“老黄叔,真不是我不教,而是那天也是我运气好。我劝您一句,现在正是蛇多的时候,千万不要去抓田鸡。”

老黄叔一听这话顿时就不乐意了,气呼呼地站了起来,指着李晋说:“你不想教就直接说呗,什么运气,你小子从小到大在哪拉的尿我都知道,怎么没见你拉出黄金来。还运气呢,蒙我老头子呢!”

老黄叔说完,那些围观三轮车的人一个个也都是脸色复杂。

李晋心里叹了口气,他知道他们肯定也是这样的想法,认为就是自己藏着私呢。不过这事真没法说,他也无法辩解,就只能当作看不到了。

“哎,村里来了新的卫生员,听说还是个美女呢!”人群中也不知道谁在那里大喊了一声,顿时便有不少人散了。

老黄叔看了李晋一眼,然后大声说:“我还不信我们真不会抓田鸡,来,晚上我要去抓田鸡,谁要是想去的,跟我一块去。我就真不信了,这事自己办不成!”

老黄叔这么一吆喝,顿时就引来不少人的支持赞成。

李晋脸色有些难看,倒不是生气老黄叔故意挤兑他,而是老黄叔这完全就是在瞎搞。但是他也明白自己这要是再说什么不让他们去的话,只怕这些人更是会将自己想到卑劣的地方。

直到晚上,李晋坐在萧玉如家的门口,看着村里不少男女老少都拿着手电往田埂里走去。

傻柱子看得津津有味,回去就想拿着手电也跟过去,萧玉如一把将他拦住,蹙着眉头说:“小晋,他们这样去抓田鸡要是碰到毒蛇怎么办?”

李晋摇了摇头说:“没用的,他们不会听劝的。”

说完,李晋就站起了身来,然后说:“山贵刚才跟我说种了豆角和茄子,我得去看看。”说完,李晋就晃晃悠悠地往自己家的田里跑。

路上不时碰到去抓田鸡的人,但都是匆匆而过,谁都没有搭理他。

“田嫂子,你怎么也去了?”李晋也懒得跟他们说,主要是说了他们也不会听,相反会是认为自己在故意挡着他们发财的路。

但就在这个时候,前面走过来一个比较眼熟的女人。他一下子就怔住了,这人叫田月桂,是村口的一个小寡妇。

长得是水灵无比,闭月羞花的。如果说萧玉如是村里头一号的俏寡妇,那田月桂肯定是就是第二号。

但要说论长相,田月桂其实也只是稍逊半筹而已,只是田月桂与萧玉如相比缺了一份恬淡的知性。

不过田月桂比较年轻,今年也不过二十六七,看起来却多了几分青春气息。

“小晋,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婆婆病了,可就指着我赚钱呢。我就是一个妇道人家,能上哪赚钱去。这不是听说抓田鸡能卖钱吗,所以就去看看了!”田月桂那丰腴的身体散发出一股温热,特别是在奔跑后前面那伟岸的双峰还在那里荡个不停。

李晋看得就是一阵口干舌燥,只好摇头说:“算了吧,现在正是蛇多的时候,你还是回去吧。”

但是田月桂却摇了摇头说:“这么多人,没事的!小晋,那个我先去了啊!”说着,田月桂就走了。

李晋看得连连摇头,这也实在是没有办法啊。

不过李晋自己还有事呢,管不了那么多了,当即就不理他们去了自己的田里。不得不说山贵他们做事的速度还是很快的,这才两天功夫,自己这田地上可已经种好了豆角和茄子。

李晋走到种豆角那几垄土里,然后开始施展揠苗咒。

一时之间,就见那些豆角苗开始长了出来……然后慢慢缠上了李晋先就让山贵他们插好的竹杆上去。

李晋微微一笑,然后转向了茄子那边。

现在本来不是种茄子的季节,这算是反季节了。李晋只好先施用季节咒,然后再次施用揠苗咒,不多时,那些茄子小苗也破土而出。

李晋嘿嘿一笑,现在事情已经搞定,他就不用管这么多人,很快这些豆角茄子就会长出果实了。

正当李晋坐在那里傻乐的时候,突然间便远远看到上边那里一阵人声喧哗,然后许多手电不停照射着。

他心下狐疑,发生什么事了?

他站了起来一看,顿时就发现刚才那些抓田鸡的人已经乱成了一团,几个人正匆匆地往江边不远处的小卫生所去了。

“难道有人被咬了!”李晋脸色一变,马上就顾不得什么了,直接就跑了过去。

到了卫生所一看,顿时就看到几个村里的壮汉正将一个女人放到了床上,然后一个长得非常漂亮穿着白色T恤的女生拿着听诊器在那里喊:“不要太急,血液流速不能太快!”

“月桂嫂子!”李晋脸色一变,那躺在床上脸色已经苍白的人竟然便是寡妇田月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