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1章 被摸的大腿/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到了上午,他们这才到了城里。李晋这次就是来陪萧玉如买东西的,所以并不准备去见齐愉或者是陈生才他们,直接就带着萧玉如先去吃饭。

毕竟柱子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刚才在半路上都差点吵着下来说要吃东西了。

“小晋,咱们随便找家店吃个快餐就行了,买完东西后咱们还得赶回去呢。”不知道为什么,萧玉如一看到这高楼大厦竟然显得有些慌张,眼睛里更是有着一股深深的惧意。

李晋心头一格登,总感觉哪里不对劲。好像自己印象之中,萧玉如还真没来过城里。

难道这里有什么隐情?

“不用!”李晋扬了扬手,然后将车子踩到了一个大酒店门口说:“玉如,咱们好不容易进回城,总得吃好一点。就算自己不吃,那柱子总得吃好一些,现在可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呢。”

萧玉如一想这也是,但是他看了看酒店还是摇头说:“这里太贵了,有那钱不如多买一些……”

李晋这个时候却不客气地就牵着她的手走了进去说:“走走走,买文具咱们等下就去。”

进了酒店,马上就有一个迎宾小姐走了过来。

李晋马上就说:“我们要吃饭,还有包间吗?”

迎宾小姐摇头说:“没有了,只有大厅的位置。”

李晋点了点头,然后跟着迎宾小姐就上了楼。

二楼大厅,李晋挑选了一个靠墙角的位置,然后点了几个这里比较有名的菜。

点完一看,却发现柱子跑了。

柱子第一次进城,看到什么都觉得好玩,因此一到这里面就不老实地这里摸摸那里看看。

萧玉如有些紧张,想要去看看柱子,李晋却是一笑道:“放心吧,都在这里跑不远的。”

正说着,突然间就听那里惊叫一声,然后一个女声怒骂道:“哪里来的没教养的小野种,竟然敢乱摸!”

这句话一说完,然后就听啪的一声响起了耳刮子的声音。

萧玉如一惊,顿时就马上起身。

李晋赶紧循声望过去,顿时就看到柱子抚着个脸站在那里,面前坐着则是一个漂亮女人和一个男人。

“怎么回事?”李晋匆匆赶了过去,眼睛已经现了一丝怒气。

傻子都看得出,刚才柱子被那个男的给扇了一巴掌。

“娘亲……”柱子原本只是很委屈,萧玉如一过去抱住他顿时就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我的糖掉到桌子下去了,我就去捡。这位小姐说我摸她的腿,就打我……”

萧玉如马上就低头安慰柱子,眼睛里全是心疼。

“小兔崽子,你说谁小姐呢!”那个女人听到柱子的话顿时就像是被咬了一口跳起来指着柱子大骂。

李晋缓缓说:“放下你的手,不然等下我会让你后悔。”

女人一愣,顿时就看向了李晋,看到他一身普通无比,顿时就哼了一声说:“哪来的乡巴佬,竟然也有资格到这里吃饭来了?”

“滚滚……”女人这么一说,那个男人顿时就指着李晋他们说:“给我滚出我们酒店,我们酒店不欢迎你!”

“刚才你打的人?”李晋没有理会他的话,反问说。

“废话,就是我打的怎么了!”男人很嚣张地看着李晋,“小野种竟然敢碰我女朋友的大腿,老子抽他算是轻的。”

“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萧玉如怒视着男人。

男人看到萧玉如的容貌顿时便是一怔,好漂亮的女人,虽然穿着普通,但是气质非凡。

“孩子怎么了!小孩子就能乱摸吗!”女人看到男朋友看呆了,顿时就气得对着萧玉如怒吼。

这一下闹得全场都看着他们了。

李晋走到萧玉如面前,缓缓将柱子扳过来,轻轻说:“柱子,你有没有摸她?”

“我没有!”柱子一抹眼泪,很肯定地说:“我就是来捡糖的。”说着,他将手中的棒棒糖拿了出来。

李晋的眼睛顿时就眯成了一条缝,然后盯着女人说:“他说没摸你。”

女人失笑说:“我算看出来了,原来是个傻小子。我呸,傻小子的话也能信。”

“你说谁傻?你再说一个试试!”李晋突然间就动了,一把卡住女人的脖子。

“你想干什么!”男人大惊,顿时就想上前帮忙,但是就听啪的一声,男人一个耳刮子被扇的七荤八素,竟然一下便倒地了。

“小子,这是还你刚才那一巴掌的。”李晋对着他狠狠吐了口口水,然后手一松,那个女人顿时也倒在地上,摔得惊叫了一声。

“你……你敢动手打人!”女人大概是没吃过这种亏,顿时就大叫大闹了起来。

“就准你们欺负小孩子,不准我打你?”李晋脸色阴沉。现在他的生命里有两个人是最重要的,一个就是萧玉如,另外一个就是柱子了。

“好小子,我让你嚣张!”男人也站了起来,指着李晋就大骂了起来。

“把这里的视频监控调出来,老子要是发现柱子没摸你们,刚才的就只是利息。”李晋根本就不理会他们,对着已经傻眼了的服务员大吼一声。

服务员大概是没见过这么凶的客人,赶紧就让人调监控去了。

很快监控便调了出来,直接就投放到墙上的一个电视去。

监控画面出现,就见柱子正在玩得欢,突然间手一甩手中拿着的一根棒棒糖就甩了出去。柱子赶紧去找,发现掉到了桌子下面顿时就弯着腰进去。

就在这个时候,从隔壁的一桌上跑过来一只小狗,飞快地从桌子下过去,然后碰到了那个女人的腿。

那个女人尖叫一声,顿时就一把将柱子从桌子底下拉了出来。

“哪里来的没教养的小野种,竟然敢乱摸!”女人愤怒地扯着柱子大吼。

然后那个男人站了起来不由分说对着柱子就是一个耳光,而柱子拿着棒棒糖只是委屈地看着他们,话都没说一个。

“不好意思,原来是我的狗碰到你了。”邻桌的一个中年女人看到这个情况,赶紧道歉。

这一下,全部人都看清楚了。

柱子根本就没有摸那个女人,平白无故地挨了一巴掌。

“妈的!”李晋突然间便爆了一句粗,瞪着那个女人说:“你怎么说?”

女人也没想到是冤枉是柱子,但是她娇纵惯了,冤枉不冤枉对于她来说根本就是一回事,“怎么说?这个小兔崽子明明就相变态想偷窃,看我穿了裙子故意将棒棒糖扔了……”

“啪!”女人还没说完,李晋一个耳光已经过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