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色中豺狼/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去后,李晋便开始忙着洗菜,柳知白明显是个不下厨的人,也就会帮忙洗洗菜。

就在这个时候,李晋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李晋一看,是萧玉如发来短信,说她快下课了,让李晋去接她。

李晋二话不说,直接就将菜一扔,边走还边说:“玉如嫂子下课了,我去接她。”

说着,他已经上了三轮车,直接就风驰电掣般消失在了柳知白的面前。

柳知白摇头一笑,这李晋做起事来就是这样雷厉风行。

李晋骑着车很快就到了学校,马上就看到萧玉如牵着柱子从大门走了出来。刚想要过去,突然间就有一个人影抢先走到萧玉如的面前。

李晋一愣,这不就是温知春那个家伙吗?

李晋赶紧下车,然后快步走了过去。

“小晋……”萧玉如本来也在找李晋,可没想到温知春竟然跑到自己面前来献殷勤,这让萧玉如有些不高兴。

“玉如嫂子!”李晋走过去,很巧妙地就挡在了萧玉如的面前,然后微微一笑说:“温总监,学校里也开饭了吧?怎么还不去吃饭?”

温知春当然知道学校开饭了,今天他们可说好在学校吃的。但是相对于吃饭,他显然对萧玉如更感兴趣,所以一直在这里守萧玉如。

“我什么时候吃饭关你什么事?”温知春也恼怒李晋刚才对自己的态度,然后现在又被李晋打断自己想一亲芳泽的心,自然便是窝火。

李晋眼中精光一闪,但瞬间就收复如常说:“没错,你什么时候吃饭关我什么事。但是你别挡着我们吃饭!”

李晋将柱子给抱了起来,然后一拉萧玉如的手说:“我们走!”

温知春愣了一下,显然是没想到李晋这么一个土鳖竟然敢跟自己这么说话。

“小子,别以为你建所小学就了不起了。我看你为了建这座小学连三角裤都没钱买了吧?”温知春看着李晋,一脸鄙夷地说。

李晋淡淡一笑说:“这个倒不用温总监担心,我建了有没有衣服穿关你屁事!”

温知春气得大怒,怒声喝道:“小子你这是什么态度,信不信老子让你的学校建不成!”

李晋闻言就是一怒,这建小学可不是自己要建的,而是萧玉如的梦想。

现在这个家伙竟然拿这个来威胁自己,这如何能忍?

所以李晋马上就回头,黑着脸说:“你说什么?”

“我要是回去填个不必改造,我看你怎么建小学!”温知春得意一笑。

李晋气得直想动手,但是瞬间就冷静了下来。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李晋将手插进了自兜里,然后问。

“嘿嘿……”温知春以为是李晋服软了,顿时就是猥亵一笑,拿眼看了看在一旁美艳不可方物的萧玉如说:“小子,实话跟你说。你嫂子长得可真是漂亮,啧啧,给我介绍一下呗。”

李晋心头一阵冷笑,十分想揍他一顿,但是却尽力冷静了下来,只是淡淡说:“温总监,我要说不呢?”

“不?”温知春猖狂地看着他说:“那我就让你的小学建不成!”

李晋点了点头说:“行,那我知道了!”说着,李晋突然间上前一脚将温知春给踹倒。

“妈的,我去你大爷!老子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建不了小学,还总监,我去你妈的!”李晋大骂。

温知春也没想到李晋竟然会突然对自己动手,一个没防备就被李晋给踹倒。

他赶紧爬了起来,全身的西装都已经被黄土给弄脏了。

“你敢打我!”温知春的声音就变得尖锐了,指着李晋全身都在抖。

“我告诉你,你别想建小学了。而且不但是不想建,我能让你嫂子的工作都丢了,给我等着!”

温知春没想到自己在这么一个穷乡僻壤竟然还被人揍,顿时就气得脸都白了。

李晋嘿嘿冷笑,呸了一声说:“就凭你也配?姓温的,我警告你别给我玩阴的。不然,我玩死你!”

说完,李晋便不再理他,回头抱着柱子就上了三轮车。

萧玉如也坐了上去,瞬间三轮车就消失在了温知春的视线里。

温知春脸都在扭曲着,看着他们的身影怒道:“我要让你建成了小学,那我就不姓温!”

萧玉如坐在后座上,轻轻问道:“小晋,要不我去给他道个歉吧?”

李晋一愣,没好气地说:“道什么歉,那就是个披着人皮的狼。你要是去给他道歉,还不得被他给吃了。”

萧玉如叹了口气说:“那他要是给我们耍手段,我们这小学可能就真建不成了。”

李晋冷笑一声说:“他真以为自己一个从城里来的人就会玩,哼,我倒要让他知道,看谁会玩。”

说着,李晋便不再言语了。

萧玉如叹了口气,知道李晋的脾气硬着呢,也就不再说话了。

到了家后,萧玉如马上就换上了围裙,然后开始做饭。因为菜都洗好了,所以萧玉如做起来也快。

李晋却拿着电话到了外面,然后拨通了齐愉的手机。

“齐姐,你帮我查个人,叫温知春。说是在什么设计师,是我们小学的设计总监。”

齐愉一愣说:“你们小学要重建了吗?”

李晋嗯了一声说:“这个家伙现在在使坏,你帮我查查他的底。”

齐愉干脆地回答说:“好,我马上让人去查查。”

“行!”李晋点了点头,“我手里有个录音,我发到你的手机上。你看怎么使用这东西合适,让他们不敢再跟我玩手段。”

挂掉电话后,李晋就将录音发给了齐愉。

这是他刚才偷偷录下来的,那个看着服软的样子其实就是让温知春把话说出来,这温知春也真是蠢,竟然还真将这些话给说了出来。

李晋丝毫不怀疑齐愉能将这事做得非常漂亮,从这些日子的接触来看,这齐愉显然有着巨大的人脉。

温知春一个小小的设计师,敢在自己面前嚣张。无非也就是认为自己是个农民,农民懂什么呀,骗了他也还帮人数钱呢。

但是像这种级别的在齐愉面前只怕连提鞋都不配,所以李晋才会让齐愉去办这件事。

而齐愉显然也很给面子,一听说后马上就处理这件事。

“小子,我要让你知道打我玉如的主意要付出什么代价!”李晋闷哼了一声,然后就听到后面柱子在喊:“晋哥,吃饭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