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道歉/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菜已经上桌,香喷喷地让人垂涎不止。

柳知白算得上是见多识广了,可是闻到这股香味却也一股惊叹,勾起了口腹之欲。

李晋坐了下来,然后大手一挥说:“开吃!”

“真太好吃了!”柳知白早已经等不及夹了一块山鲶鱼进嘴,然后猛地一拍桌子叫道。

萧玉如微微一笑,给柱子盛了碗饭,这才坐下说:“柳镇长,好吃就多吃一点吧。”

柳知白啧啧摇头说:“难怪说洞天福地卖那么贵了,真是有道理。两千多一份,我一听到的时候以为他们疯了,可是再起看来不是他们疯了,是前去吃的人给吃疯了。”

李晋忍不住得意一笑说:“两千多,其实除了实在是好吃外,还有原因就是我们是限量供应的。像每次送往洞天福地的鱼其实并不全都是这种,也有正常的鱼,虽然说也味道鲜美,但是跟这种一比就弱了许多。”

这也是他们的方式,李晋这边每次送到洞天福地的山鲶鱼桂花鱼都是不多的,加起来恐怕也就三百斤左右。

其他的就是镜山湖里的野生鱼了,这个量倒是大,价钱也比普通的贵一点,但也仅仅只是一点,远远比不上山鲶鱼。

如此一来,洞天福地就形成了这种由高端到低端的菜式。

毫无疑问,山鲶鱼就是顶端中的顶端了。

虽然这样一来可能量没那么大,但是价钱却保持在了极高的水平。

这一顿饭,柳知白是从履新镇长以来最为畅快的一餐。

吃完后,萧玉如去收拾碗筷,而柳知白和李晋则坐到了外面乘凉。

萧玉如的家门口有一棵大树,正好乘凉。

“刚才给谁打电话呢?”柳知白很是优雅地躺在了那种半躺竹椅上,吹着微风,这让她都不大想起来了。

“一个朋友。”李晋嘿嘿一笑。

“朋友?”柳知白一笑,“刚才柱子回来可都说了,说你跟温知春闹矛盾了。”

柱子是个小孩子,而且智力明显又有些缺陷,所以他多嘴说了出来李晋并不奇怪。

“没事,我自己能应付。”李晋拔了一根野草,然后将茎掐了下来,最后又用衣服将泥土擦掉,放到了嘴中去嚼。

柳知白摇了摇头,然后说:“温知春也有些来头,不过你放心,他要是敢在这件事情给我使拌子,我让他滚回到越州去。”

李晋呵呵一笑,他丝毫不怀疑柳知白有这份能力。

两人正说着,却见这路边正走来一个人。

李晋眼睛一眯,来人竟然便是温知春。

柳知白咦了一声,今天他们应该都在学校吃饭,这温知春跑这里来干什么?

温知春满头大汗,也不知道是因为天热呢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看到李晋后便是一脸垂头丧气地走了过来,强笑说:“李老弟……”

李晋淡淡回道:“温总监,这老弟我可担当不起啊。”

温知春干笑了两声说:“李老板……之前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您。您就把我当个屁给放了……”

李晋咦了一声说:“温总监,您得罪了我?应该是我得罪了您才对吧!”

温知春哭丧着脸,早已经没有了先前的嚣张气焰,而且听这声音好像都带着哭腔,“李老板,我错了。我不该起那种心思,对不起……”

说着,温知春还很正式地给李晋鞠了个躬。

柳知白冷眼观看,心中也不由讶异。本来她是准备自己出面教训一下温知春的,但是没想到这才一会儿的功夫这温知春就亲自上门道歉了,而且看这样子好像是被人收拾得不轻。

难道说,李晋后面还有高人?

“滚吧!”李晋看了一眼温知春,然后冷冷地说:“那我告诉你,最好老老实实给做事。要是老子发现你再给老子有不好的心思,我让你连越州都回不去。”

温知春全身一震,知道自己这次是惹到了硬点子,慌不迭地说:“是是……”

说完之后却犹豫地看了李晋一眼说:“李老板,那东西是不是应该删了?”

李晋明白了,显然温知春是知道自己录了他威胁自己的音。

“删了?”李晋很是无耻地一笑,“温总监,你当真我傻呢还是你傻呢,这东西要是一删,你要整我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温知春脸色一变,赶紧说:“李老板,其实今天这事就是一个误会。您只要删了录音,我保证一分钟后就把这事给忘了。”

“您爱忘不忘!”李晋根本就无动于衷,“反正我就是不删!”

温知春的脸色瞬间就胀成了猪红色的脸,然后羞愧地便离开了这里。

“你录了什么?”等温知春走后,柳知白问。

“这小子威胁我动手脚让我建不了小学,这不被我录下来了。我相信这东西要是交给上边,恐怕这小子就要被开除了吧。”李晋笑嘻嘻地说。

柳知白闻言也是一怒,“没错!”

“还想让我删文件,真是天真。就他那德性,只怕我删了后一秒就会跟我翻脸。”李晋啐了一口。

柳知白看着他那样子,竟然忍不住就一笑。

“你这模样看起来跟一个刁民没什么两样。”

李晋也不害臊,反倒是堂而皇之地接受了,“刁民就刁民吧,反正我又不做伤天害理的事情。”

柳知白点了点头,对于李晋的强悍早已经是习惯了。

“现在我们镇政府其实也在忙给镇上招商的事情,不过今天看到你们村的情况之后我倒有一个想法。”柳知白马上就加紧到了正题说。

“什么想法?”李晋问。

“我知道你现在的菜都是卖到百味楼和洞天福地,我知道洞天福地他们的价钱都给的很高。但是你想过没有,你的产量其实是比他们消化的量是更高的。这样一来,你的东西压在这里就是损失。”

柳知白很认真地说。

李晋眯起了眼睛,这倒是实话。

“我建议你成立一个品牌,走高端菜的路线,进入超市菜市场等进行售卖。”

“这样行吗?毕竟这个价钱还是挺高的。”李晋想了想,然后问。

柳知白淡淡地说:“三百块钱一斤就贵了?这与那些动辄吃个饭就好几万的人来说根本就不算什么。只要别人知道了你这品质,甚至可以卖得更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