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小学建成/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二天,还刚蒙蒙亮,李晋便已经被柳知白的电话给吵醒了。

“起来了,新的课桌已经运到你们村了,赶紧过来搬!”

李晋赶紧叫了山贵他们一起去帮忙,这些人一听是学校的事情,二话没说就去了。

到了学校门口,果然就看到那里已经停着两辆大车了,柳知白也过来了,身着一身白色套装,看起来份外性感诱人。

“快去搬吧,早点搬好孩子们也好在教室里上课,现在天气越来越冷,那些老房子太冷,我担心孩子们受不了。”柳知白愁眉说。

“明白!”李晋吼了一声嗓子,“都来搬课桌,快一点!”

现在学校已经完全就把那些东西都弄干净了,至于绿化其他的东西就后面弄也行。

山贵他们一看,顿时就露出了笑意。

“这就是新学校,真漂亮啊!”山贵看着那洁白的墙面,然后感叹说。

“三层小楼,嘿嘿,好,真好!”三保的孩子在这里上学,想着孩子马上就可以在这里上课了,再也不像之前那样担心不安全之类的,顿时他就更有了干劲。

“我看看,要是今天搬完他们就可以在这里上课了。”校长李建民也走了出来,他的脸上也全都是兴奋。

“对,李校长,这些就都是你们安排了。”柳知白笑笑,“我那里还有事情,就先回去了。”

“柳镇长,这次还得多谢你啊!”李建民叹了口气说。

“李校长,要谢就谢谢李晋吧,这可都是他出钱建的。”柳知白一笑。

李建民看了眼李晋说:“我倒是真没看出来,这小子长大之后还真能办成这些事。你说说,你小时在这上学的时候可挨过多少揍。”

“校长,咱可不能揭短啊!”李晋一听就急了。

“就你这样还揭什么短,去去去,赶紧干活去!”李建民瞪了他一眼。

李晋嘿嘿一笑,走到柳知白旁边说:“知白,你那里有没有放映机啊。”

“放映机?”柳知白想了想,“这个太古老了,现在一般都不用放映机了。不过镇上有一个套放映设备,你要用吗?”

李晋认真地说:“毕竟是新建成的学校,虽说不要大搞什么活动,但是我想放场电影给学生们和老师们看。”

“这没错!”柳知白一听就赞成,“这样,你现在跟我回去拿放映设备。”

李晋一听马上就说:“那行啊,走走走!”

说着,李晋就开着车子带着柳知白往镇政府去了。

“你以前上前肯定是个学渣。”车子开出好远,柳知白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李晋哭笑不得地说:“少来,我也就是经常打打架什么的,但是其实学习也还是不错的。”

柳知白莞尔一笑,轻轻说:“其实我真是想不到,你有这份心。别人发财都是给自己建别墅买房,可是你倒好,除了辆车外什么都没有。”

李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其实也不是我这么厉害,主要是我跟玉如嫂子久了,都是她薰陶的。”

柳知白轻轻摇头,她当然知道柳知白是与众不同,但很多时候,不是薰陶就可以的。

李晋本身得具有那样的心胸才可以,不然就是再怎么薰陶也就那样。

“你这玉如嫂子,看着可不简单啊!”柳知白不再纠结那个问题,而是感叹起李晋的嫂子来。

李晋很认真地点头说:“是,我玉如嫂子是我们村里最好的人。”

柳知白好奇地看着他说:“我怎么感觉你跟她好像很亲?”

李晋一滞,然后说:“我父母走得早,后来爷爷又去了。没有叔伯,倒是有个姑姑。但是这个姑姑对我不闻不问,爷爷走的那年,我就以为自己无处可去了。后来是玉如嫂子把我亲手领进了她的家门,那时候她多年轻啊。你可能不会体会到,当你走投无路时,有个人牵着你走进家门是怎么样的一种体会。”

柳知白默然无语,然后轻轻说:“我听说,建小学是她的梦想?”

“没错!”李晋点头,面沉如水,“我这嫂子,一生好像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想过。村里人忌妒她长得漂亮,而且知书达理,背地里叫他俏寡妇。之前小学没有老师,玉如嫂子便去上课。但是村里人不让,说她是个寡妇,而且又是女人,会对学生不好。要不是老校长李建民坚持,只怕嫂子连老师都做不成。”

柳知白又是一阵沉默,的确,对于她这种身世的人来说是根本就体会不到这种日子的艰辛。

“可是好笑啊!”李晋淡淡一笑,“谁能想到,兜兜转转,一心想着为他们子女着想的人,却是他们平常背地里叫的俏寡妇。”

“她的确是很伟大。”柳知白默默地给了萧玉如一个评价。

“是,多少人能做到她那样。以前,我只要听到谁叫她俏寡妇便会冲到他们家去打架。哈哈,也真是,小时候虽然打不过他们,但是我能去砸他们家门。久而久之,他们就怕了我,也不敢在我面前叫她这个浑号了。”

“你可能在想,为什么我这么刁悍,这么不讲理,那我告诉你,我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

柳知白听到这里,突然就是一笑,认真地说:“我从来没有认为你很不讲理,我只是认为你很刁悍。从你那天在咖啡店扇了那个家伙一个耳光起,我就是这样认为的。”

李晋马上就想起了自己和柳知白第一次见面的情况,“那个家伙应该是你相亲的对象吧。”

“家里人介绍的,家境良好,自己也在好地方发展,于是就让我去跟人家见一面。”柳知白淡淡地说。

李晋哈哈一笑,然后摇头说:“别怪我嘴欠,我这人,最不喜欢的就是那种穿上西装就以为自己不是癞蛤蟆的人了。”

柳知白闻言噗嗤一声就笑了,“你嘴可真欠!”

李晋也是一笑,感叹说:“其实我当时也就是看他不爽,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然后再一看这么漂亮的人怎么能跟这种人相亲呢,于是我一火之下就给了他一个耳刮子。啧啧,还没问你后来怎么收场呢?”

“打了便是打了,难道他还能将我怎么地?”柳知白声音淡如菊,话语却是霸气涌现。

李晋扭头一看,看着貌美如花的柳知白,拍方向盘大叫:“霸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