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需要解释吗/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些人都没有见过李晋,除了刘主任之外。

所以他这一嗓子喊出来,走在最前面的肖意欣和被李晋给撞到骨裂的胡客马上就看着李晋,特别是胡客,这一下真将他的骨头差点给撞裂了。

“你……你敢阴我!”胡客大骂,指着李晋十分气愤的样子。

李晋呵呵一笑说:“我阴你?明明就是你自己走路不长眼睛,撞到我身上了。你总不能怪我骨头太硬,所以你骨折了吧。”

胡客一怔,显然是没想到竟然会有这种流氓用这种方式。

“你就是李晋?”肖意欣看了李晋一眼,那张看着原本就刻薄的脸上满是鄙夷,“我还以为是怎么样一个成功人士呢,原来就是一个农民而已。难怪说话那么粗俗,见识了。”

李晋呵呵一笑,然后说:“你这样貌别人倒是一眼就看得出来,眉眼那么窄,大胸之相啊!”李晋说着,还故意看了下肖意欣的胸部。

“你!”肖意欣是真没碰上过这种流氓,顿时就是大怒。

“我呸,那么小。大凶之相啊!”李晋瞟了一眼之后就不屑地说。

那也是,他身边的大胸之人可不少啊。肖意欣的这虽然不能说小,但跟李晋见过的一比就不算什么了。萧玉如的不单是大,而且是好看。

至于其他如杨秀珠之流,那就更宏伟了。

“你知不知道将要为你刚才的那番话付出什么代价?”肖意欣压制住了那股想打人的冲动,看着李晋狠狠地说。

“我要让你的菜地永远都开不起来了!”胡客勉强站了起来,看着李晋愤怒地说。

李晋呵呵一笑,“胡客就是你了?看着就是个小白脸,听说你是什么质检所的副手?啧啧,还真不要脸啊,老子跟你有什么仇有什么怨,要封我的菜地?”

“我为什么要卦你的菜地?”胡客冷笑着看着他,其实他也没有骨折,也不过就是被李晋刚才故意那么一撞撞出声来,然后再自己吓自己,所以就认为是骨折了。

“你得罪了我够不够?”

“那当然不够了!”李晋看着他,冷笑。

“那得罪了我呢?”肖意欣哼了一声,“我们家福超市想让你在这里混下去你就能混下去,想不让你混下去,你便混不下去。李晋,这便是你得罪我的后果。”

“好霸道!”雷刚走了过来,看着肖意欣说:“看来你们家福超市一向都是这种德性,难怪李老弟会选择跟我合作而不跟你们合作了。”

“哦?”肖意欣看了雷刚一眼,不屑地说:“原来是惠民超市的雷经理,啧啧,废物而已。要不是这次走了狗屎运,你那间超市早就关门大吉了。”

雷刚一怒,瞪着肖意欣说:“你别得意,我告诉你,等我们的镜山湖菜重新上架,你们就等着哭吧。”

“上架,真是做梦!”胡客指着他们,一脸的居高临下,“我告诉你们,你们镜山湖的菜永远不准再出现!”

胡客和肖意欣看着他们,一脸的冷笑。

李晋就是一个农民而已,本身没有什么后台。至于雷刚的惠民超市,虽然说是一个超市,但是与家福超市一比可就弱了许多。

所以,在肖意欣和胡客出手的时候他们便已经算好了。

他们这一次要将李晋搞得再也站不起来,这才解了危机,同时也解了自己的心头之恨。

“谁说的!”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外面传来了一个声音。

然后就看到一个年约三十的西装男人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所长?”胡客一看后面那几人,其中一人竟然是自己的顶头上司。他一惊,赶紧叫了一声。

“从今以后,别叫我所长了。”所长姓黄,叫黄知善。此刻黄知善正瞪着胡客,那表情恨不得都要吃了他。

胡客一惊,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黄所长,怎么不了越州也不跟我说一声啊,我好给黄所长接风洗尘啊!”肖意欣马上就换成了一副笑脸,看着黄所长说。

黄所长根本就不买她的账,冷冷一笑说:“我是跟着王秘书来的,接什么风洗什么尘!”

肖意欣一惊,然后这才看向了刚才最先开口的那个人。

“李晋先生是吧,我叫王必,是邓先生的秘书。”但是王秘书压根就没理会肖意欣,而是走到了李晋面前伸出了手。

“你好你好!”李晋赶紧跟他握手。

“事情我都已经了解清楚了,您可以放心回去卖菜,您的菜什么问题都没有,而且手续也齐全。”王秘书对着李晋说。

李晋一喜,只是看了一眼刘主任说:“王秘书,可是他们好像不答应啊。”

王必淡淡一笑,看了胡客一眼说:“他已经没权力下这种命令了,上头有令,胡客撤职。同样的,刘主任也已经不适合了,撤职查办。”

此言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只有黄所长叹了口气。

“你能撤职我?凭什么!”胡客马上就不服气了,他看着自己跟这个家伙的年纪也差不多,凭什么就让他给撤职了。

“凭什么?”王必淡淡一笑,“我需要解释吗?”

胡客的脸瞬间就憋得通红,“你是什么人,有什么权力!”

黄所长怒吼一声说:“给我住嘴!”

黄所长毕竟还是胡客的上属,他这么一吼胡客立马就老实了。

“他是邓先生的秘书。”黄所长叹了口气说。

邓先生?

他们都是一愣,不知道这个邓先生是谁。

但是胡客瞬间却是脸色一白,大汗淋漓,那张嘴张了好几次,然后却一个字都没说,最后便像是丧了魂似的在一边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肖意欣可不是没眼力劲的人,能混到她今天这个位置,她可是一位有见识的人。

看到在说出邓先生这个人的时候,胡客平常在自己面前吹嘘如何人脉广等时的意气瞬间就没了,这让她顿时就是一惊。

胡客能混到今天这位置可不是单靠他的能力,他也是有一个来历的人。

但是很显然,即使是胡客后面的人跟所谓的邓先生一比也是相形见绌。

那么这个邓先生到底是谁?

她越想越觉得害怕,不自主地便往李晋身上看。

怎么会,他一个农民怎么会认识这样的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