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冬天种稻谷/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知白这一走,李晋便显得有些孤单了。毕竟这一屋子的人他都不认识,看着有些尴尬。

“老柳啊,这就是我说的小曾曾炜,国外名牌大学毕业回来的,现在在一个大的投资公司工作。”李晋坐下后,孔应方马上就对着柳知白的父亲柳望风介绍起那个年轻人来。

李晋看了过去,嗯,长得倒是一表人才,西装革履的,打扮也很有风度。

只是……

李晋突然一想,好像刚才那辆车应该就是他们的。

“柳伯父好!”曾炜很有礼貌地站起来给柳望风叫了声好。

“好好好,年少有为啊!”柳望风一脸和蔼。

“柳伯伯,我表哥可是投资公司的总经理呢。你不知道当时他们公司为了挖他花了多少劲,什么三顾茅庐大概也就是那样了。”曾炜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子,看着大概是二十二三岁,赶紧一旁介绍她的表哥。

柳望向笑道:“奚奚,这我就得说你了,你看看你也不跟小曾学习学习。”

奚奚嘿嘿一笑,然后说:“我那什么呀,还小呢,不急。”

在座的人一阵大笑,显然都是被他逗笑。

李晋坐在那里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老柳啊,就小曾这条件那是很少人能做到的,你放心吧。”孔应方旁边是一个中年贵妇,看着穿着很讲究,挺有派头。

“我有什么放心不放心,这事我又做不了主,还得是知白说了才算。”柳望风淡淡一笑。

“那把知白也叫过来吧……”中年贵妇一听,赶紧就站了起来说:“知白……”

柳知白正在厨房,听到这句话便是叹了口气,赶紧走了出来,一副笑脸地说:“孔伯母,什么事?”

“来来来,过来一起坐……”孔伯母说着就对着柳知白如手,示意她坐到自己的旁边去。

小曾看到柳知白,顿时就是眼睛一亮,还往旁边移了移,让出一个位置来。

所有人的眼光瞬间就移到了柳知白的身上去。

柳知白淡淡一笑说:“行,我也好久没跟孔伯伯你们聊过天了。”

说着,柳知白就让李晋让开一点,然后很自然地坐在了李晋的身边。

这一下,大家的眼光瞬间就落到了李晋的身上去了。

李晋苦笑一声,得,被柳知白当成靶子给推出去了。

“那……那也行!”孔伯母见柳知白挨着李晋坐下,干笑了一声然后退回到了沙发上去。

虽然没说什么,但是看着李晋的脸色已经有些不同了。

“知白,我可听你爸说你跑到梅河镇去做镇长了。你这孩子也真是,那里可是咱们市的穷镇,这不是自己找苦吃吗!”孔应方也瞟了一眼李晋,马上就说。

“对啊对啊……”奚奚也接过话来,看着柳知白说:“知白姐,我可是听说了他们,都说他们镇不但穷,而且民风不好,坑蒙拐骗的人不少。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知白姐姐去那里可太委屈自己了。”

柳知白听到这句话就是一皱眉头,刚想要说话,但是旁边的李晋马上就忍不住了。

他李晋在镇上维护自己的村子,但在市里可就是维护自己的镇子上。

“我打断一下,你们去过梅江镇吗?”李晋看着那个叫奚奚的女孩子,很平静地问。

“没去过,有问题吗?”奚奚看着柳知白竟然坐在了李晋的旁边,已经是很不满意了,马上就反问。

“当然有!”李晋很自然地这么一说,“没有去过你怎么知道那里穷山恶水,你怎么知道出刁民?你这不是信口雌黄吗?”

“你说谁信口雌黄!”奚奚一听李晋这个评价顿时就不满了。

“李先生,这样评价一个女孩子好像不好吧。”曾炜看着李晋,不怀好意地说。

“哦?”李晋也将视线转向了他,淡淡道:“那曾先生认为一个没去过梅江镇的人那样评论梅江镇就好了?”

曾炜一下语塞,不过他也不蠢,马上就说:“这些又不是她说的,都是听别人说的。”

李晋淡淡道:“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道听途说你也当真,都大人了,这样说话未免太小孩子了吧。”

曾炜再次被李晋给说倒,憋着话说不出来。

奚奚马上就怒道:“我说梅江镇关你什么事!”

李晋淡淡道:“因为我就是梅江镇的人。”

这话一出,他们瞬间就闭嘴了,半晌之后奚奚才嘀咕了一声:“果然是刁民。”

李晋脸色平静,这句当是没听到。

“说这些干什么,来来来,喝茶。”柳望风刚才假装在看报纸,一直没说话,主要就是看曾炜和李晋。

他这个做父亲的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刚才柳知白和李晋一进门他就觉得不大对劲,因为他的女儿从来就不会和一个男人走那么近。

不但是近,而且看他们的关系还十分的自然,这说明一个问题,柳知白对于李晋的印象很好,好到很自然。

当然,李晋外表看着很顺眼,但是柳望风想看看李晋的内在。

刚才那么短短几句话,这个年轻人一直表现得很镇定,几句话回过去便把曾炜说得无话说了,厉害啊!

这一局,显然是李晋赢了。

眼看对面的人没台阶下了,柳望风马上就把梯子伸过去,让他们顺势下来。

那边的人也没那么不识趣,知道刚才是自己输了,马上就当成是喝茶的样子。

一下子,局面又有些沉默了。

“知白,你这朋友是做什么的?”抿了一小口茶,孔伯母突然问柳知白。

“农民。”柳知白本来想说是做生意的,但是一想到李晋肯定不喜欢,于是便淡淡这么一说。

“农民?”奚奚好不容易抓到李晋的身份问题可以发挥的,马上就哈哈大笑了起来:“哎哟,这么年轻人的农民可不多见啊!喂,现在稻子种了没有?”

“见识少的人自然是不多见了。”李晋很淡定,然后微微一笑说:“看知白,年纪不过大你两三岁吧,但是却一点都不觉得惊讶。这人呀,眼界开阔些总是好的。别整天待在小屋子里,说出去的话不怕人笑掉大牙!”

“你……”奚奚没想到李晋竟然又嘲讽回来了,顿时就瞪着李晋。

李晋很悠闲地喝了口茶,然后悠悠地说:“小姐,现在是几月份了,你家大人教你在冬天种稻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