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母女的不同意见/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

这一下他们才真正惊了,虽然他们都不是相关的工作人员,但是这场瘟疫闹得挺大,他们也都知道。

“你是说他就是非凡饲料厂的老板?”柳望风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李晋。

“没错。”看着他们的表情,柳知白莫名感觉到了一阵舒畅,“爸,人家李晋这才真的是白手起家的人物。就是一个农村人,凭着自己的能力开起了饲料厂和卖起了菜。不但是这样,还把赚来的钱建小学修路。”

说到这里,柳知白突然望向了曾炜说:“曾先生,请问您捐款建过几座小学?为身边的穷苦人民做过什么?”

“我……”曾炜一下就有些窘迫了,不知道该如何说。

这变化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令他都接受不了。

“知白姐姐,我表哥可是经常去社区做义工的……”奚奚也是一急,马上就替他解释。

“义工?”柳知白一笑,淡淡道:“这恐怕又是求职简历上漂亮的一个经历吧,这种事情我也做过。”

呃……

被柳知白这么一说,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知白啊,这个……”孔伯母马上就干笑了一声,然后说:“这样说好像有些不合适啊……”

“孔伯母,这人都是平等的。说别人说话不合适的时候,是不是也该想一下自己说的合适不合适?”

柳知白这个时候就像开了挂一样,谁的面子都不给。

眼看着孔伯母的脸色一变,柳母赶紧训斥了一声说:“知白,你怎么说话的?”

柳知白淡淡道:“妈,我就是这个样子说话,您又不是不了解。您要是不喜欢,叫我回来干什么呀?”

柳母被这一句话给噎得都说不出话来了,柳望风赶紧说:“行了行了,都少说两句吧。”

“老柳,我看今天还是算了吧,这样,我们呢也有些事情,就先走了。”孔应方站了起来,尴尬地对着柳望风说。

柳望风赶紧也站了起来劝阻说:“来都来了,吃完饭再走吧。”

孔应方苦笑一声,如果只是李晋的话他们肯定不会走,但是现在柳知白可是放话了,他们也没脸在这里待下去了。

孔应方站了起来,其他人也纷纷站了起来。

就要走的时候,李晋突然一指曾炜说:“外面那辆保时捷是你的吧?”

曾炜今天好好的被李晋给破坏了,心里正窝着火呢,忍不住就嘲讽说:“没见过保时捷吗?”

李晋淡淡一笑,然后道:“刚才撞我车后尾灯的就是你吧,喏,了个事吧。”

曾炜一惊,然后一看李晋的车,顿时便想起来了,刚才自己来的时候是开得太快撞到了一辆福特,没想到就是李晋的。

“喂,你别冤枉人啊!”奚奚看着李晋不爽地叫了起来。

“如果你只是十三四岁的小女孩,我会原谅你的无知和无趣。但是对于一个已经二十多岁的成年人了,麻烦你不要用这种无知且无趣的方式跟人打交道,特别是我。对此,我只送你一个字—滚!”

李晋的确是很不喜欢奚奚,自以为是,还偏偏有公主病。

“你……”奚奚长这么大,何时被人这么说过,顿时就是苍白指着李晋。

李晋冷笑一声说:“怎么?堂堂投资经理想赖账?”

“不是我们撞的!”奚奚感觉被人欺负了,马上就对着李晋吼道。

“年轻人,你未免太咄咄逼人了吧?”孔应方看着曾炜有些慌乱,马上就出言替他开解。

“咄咄逼人?”李晋舔嘴一笑,然后说:“刚才也不知道是谁在里面咄咄逼人,自己摆现实讲道理弄不过别人,就说别人咄咄逼人,你们可真行啊,这帽子正着反着都能扣啊!”

“没错,刚才撞我们的就是那辆车。”柳知白也走了过来帮腔说。

“你说多少钱吧。”曾炜的脸都已经红了,他之前一直顺风顺水,从来就没有受过这种委屈。

想到自己竟然被一个农村人给逼成这样,想想他都觉得害臊。

“三千。”其实李晋也知道到底多少钱,随便就喊了个价。

“给!”曾炜走过去,将三千现金给了李晋,“姓李的,小心你别撞到我的手上,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把钱给了李晋后,曾炜还咬着牙在李晋的耳边说了一句。

李晋很淡然地将钱收起,然后说:“放心,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曾炜哼了一声,然后便开着车走了。

曾炜这么一走,孔应方夫妻也离开了。

一时间,这里就剩下了柳知白的父母和他们两个人。

“好好的一场聚会,愣是被你们弄成了这样,现在开心了吧!”柳母看着李晋,瞪了一眼。

柳知白皱了下眉头说:“妈,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用你给我操心这种事情。”

“不用我操心?那谁给你操心!不让我给你把关,谁知道你领回家的是什么阿猫阿狗。”柳母顿时就爆发了,对着柳知白就是一阵劈头盖脸的大吼。

这些话就难听了,柳知白顿时就迎着上去说:“妈,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阿猫阿狗,难道你让人介绍的那些人就好了?李晋怎么说都是我的朋友是吧,你就算不尊重他你尊重我一下好吗?”

柳望风也觉得自己老婆说话有些过分,赶紧过来说:“行了行了,别吵了。你也真是的,跟孩子置什么气。咱们知白这么聪明有主见,你瞎担心什么呀,赶紧去做饭,我肚子都饿了。”

说着,柳望风就推着他老婆往厨房里去。

隔了一两分钟,柳望风这才走了出来,微微一笑说:“来来来,坐坐……”

柳知白脸色还是有些不好,她母亲让自己回来相亲已经让她不舒服了,而且刚才她母亲话里的意思又让柳知白更不舒服。

“爸,吃完饭我就回梅江镇了。什么穷山恶水,什么出刁民,梅江镇山好水好人更好。”柳知白显然是真生气了,语气也有些冲。

“不急不急……”柳望风呵呵一笑,然后对着李晋说:“小李,知白妈妈也是着急了,你别放在心上。”

李晋看了一眼气鼓鼓的柳知白,还真别说,自己可从来就没见过她这个表情。

“柳伯父说笑了,伯母只是无心之言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