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人前风光人后感伤/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么好的条件!

陈慧圆瞬间就感觉到了眼睛有股湿润,她知道这可是人家帮着自己呢。

“小晋,你那么有钱,还说什么借钱,直接给我们家开个超市不就行了。”李年永就不要脸了,竟然提出了这么一个要求。

李晋皱了下眉头,懒得理会他。

陈慧圆赶紧说:“那怎么行呢,小晋,这样你可不就亏大了?”

李晋笑了笑说:“我李晋也不是什么滥好人,实话跟你说吧,我这里肯定要吸引人家来旅游的。你想一下,到时候我们这里这些配套跟不上,就跟现在买个东西都要去镇上,多不方便。所以你这里开个小店,还对我有利呢。”

陈慧圆一想好像也的确是这个理,不过也知道话是这么说,但李晋肯定是帮着自己的。

于是她感激地说:“理是这个理,但是你也确实是帮着我们呢。这样吧,我开,就按你说的。我向你借钱开,不过就算我开亏了,我也一定会还钱的……”

“瞎说什么呢!”李年永一听就不乐意了,马上就喝斥陈慧圆。

但是没想到陈慧圆却大胆了一次,对着李年永说:“爸,我怎么是瞎说。小晋这么好心好意帮我们,我怎么好意思什么都让人家给我们好处。”

李年永没想到这个一向老实的儿媳妇竟然敢这么大声跟自己说话,先是一怔,继而就大怒要站起来。

李晋冷眼看着,然后淡淡说:“年永叔,跟你说一声,我这是跟慧圆嫂子合作,不是跟你合作。”

李年永听到这句话,瞬间就定住了。

李晋懒得再理会他,点头对着陈慧圆说:“慧圆嫂子,地址我已经选好了。就从下面岔道到我家那段距离,中间有一个已经荒废了的屋子。那两间屋子是我们家的,这样我就直接给你用了。我马上让人打扫一下那里,然后再把墙刷一下和把地面硬化一下,应该用不了几天就可以用了。”

“这些我来就行了……”陈慧圆哪里好意思什么都让李晋去做,顿时就赶紧说。

李晋一笑说:“行了,别跟我争了,你一个女人家家的,那些活不好做,还是我来吧。”

说着李晋就出了院子。

“黄鼠狼给鸡拜年,你小心给他吃得骨头都不剩了!”等到李晋身影消失之后,李年永这才敢开口说话。

听到这话陈慧圆就不乐意了,回头看着李年永说:“爸,小晋是什么人您应该比我更清楚。不说什么,就我回咱们村才两三年的人都看得出来小晋可是为村民做过不少实事呢,您不能这么说他吧。”

“你知道什么!”李年永没想到儿媳妇今天三番几次敢顶撞自己,顿时就气极了,“那小子是个什么种我比你清楚多了,从小就是一个地痞样子,没事就喜欢去摘人家的果子,坏人家的东西。长大之后,什么不好学,偏偏要去越州做小混混,你说,他能有什么好心。”

陈慧圆脸色铁青,对着李年永说:“那你不想想人家那么小没爹没妈的,最后连爷爷都没有了。你们村里谁关照过他?要不是玉如姐姐在照顾着他,他说不定早就饿死了。你看看现在小晋对玉如姐姐多好,不要说对她,就说对其他村民,哪样就差了。你们不但不感恩,甚至还在背后谁人家坏话,有你这样的吗!”

李年永气得脸都青了,指着陈慧圆怒骂道:“反了反了,是不是有人撑腰你就敢跟我顶嘴了!”

陈慧圆啪的一声就将李年永脚下的火盆给踹走了,一阵火星飞溅。

“我陈慧圆从来不需要别人给我撑腰,这些话我早就想跟你说了,只是一直念你是我孩子的爷爷,所以没好意思说你。但是今天既然说开了,那我就直说了。人家小晋不管怎么样,总得靠自己双手打拼出来的,你说你这么一个大人家几十岁的人,除了会让别人给你做饭,你干过什么事?李义那一身臭脾气就是跟你学的,把什么都当作理所当然,人家怎么就该给你钱了?怎么就该给你工作了!换作是我,我也不会给你工作,你要去上班,不用十分钟准去抽烟,人家开厂是要赚钱的,没必要惯着你!”

说完,陈慧圆直接就转身走了,也不理会李年永了。

李年永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直接就气得全身发抖,喃喃低语着:“反了,真是反了!”

李晋的耳力很好,远远听到了陈慧圆和李年永的对话,走到了一棵掉光了叶子的柿子树下,突然想起了很多年前他站在每一棵果树下仰望上面的果子的情况。

没来由,他又想起了父母去世的时候,那时候他才五岁,抱着爷爷哭了一整个晚上。

而仅仅几年之后,唯一的亲人爷爷又去世了。

世态炎凉最冻人,生离死别最伤人。

若没有那一双赛过白雪的纤纤素手,怎可安排这一生蹉跎。

学校里,萧玉如正在自己的起居室里改作业。

她专注地看着学生们的作业,恍然间却看到了一个人影站在了门外。

“小晋?”萧玉如赶紧就站了起来,然后将他拉了进去,“外面冷,进来。”

李晋笑了笑,只是笑容看着有些感伤。

萧玉如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赶紧将门关上,轻轻问:“怎么了?”

李晋笑了笑,只是看着有些颓然,然后他就坐到了萧玉如的床上,倒头就睡了上去。

萧玉如沉默了,这种情况她见过很多次。

从她在大雪纷飞的那个晚上伸出那双纤纤素手将李晋领进家门那一刻便见过,在后面有很多个晚上她也见过。

她知道,那是他想家人了,想他在天国的父母和爷爷。

世间千万情,依旧不及亲情暖人心。

“睡吧睡吧……”萧玉如过去,轻轻将被子掩在了李晋的身上。

并不是每一个人在背后都看着像是人前那样坚强不屈的,人是动物,是动物就会有感伤。

李晋之所以刁悍,那是因为由不得他不刁悍。

家人早就没有了,而收留他的人本来也就是是弱势群体而已,所以他不得不刁悍,不得不变成别人口中的流氓地痞。

世间事,没有做成做不成,只有想做不想做。

既然要做,那就要做成那第一等的模样!

【作者题外话】:嗯,煽了下情,留个我的QQ吧,44861354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