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李大河的搅和/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这番话一说出来,杨秀珠顿时就默然无语了。

她当然也明白其中的利害,她也不是说不给村民们利益,只是她觉得这样李晋实在是太亏了。

“钱呐,其实都是身外物,你说我现在不愁吃不愁穿,还把什么钱都往口袋里装,有什么意思?”

李晋一笑,反倒是宽慰起杨秀珠来了。

杨秀珠眼圈一红,突然间想到他刚嫁到梅河村来的时候,那个被村里人说成痞子,一辈子没出息的人。

当年那个小孩早已经长大了,痞气依旧在,只是在她的心目中,比这村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有出息得多。

“李晋,你这是不是跟我们对着干?”就在这个时候,门外突然间就响起了一声骂骂咧咧。

只见李大河不知道什么时候正撸着袖子跑了进来,看起来非常愤怒。

李晋回头一看,然后淡淡说:“村长,这话怎么说?什么叫我跟你们对着干?”

李大河怒道:“我都已经听说了,你把那些村民都骗去跟你签合同,让他们不要跟李氏地产签合同,那不就是跟我们对着干?我李大河好不容易从外面招商,你倒好,不但不帮忙,反倒是在这里扯后腿,你还有点良心吗?”

杨秀珠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立马就跳了起来,那感觉就比骂她自己还激烈呢。

“大河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好不容易从外面招的商?我问你,就这种化工厂你也好意思拿来炫耀?你这是给村民谋福利吗?你这简直就是谋杀!还有,小晋怎么不帮忙了?我问你,他承包下来,不但让我们村里的人都有活干,还有钱拿,怎么就没有良心,怎么就扯后腿了?你李大河半辈子就没干过什么好事,还跟我们说什么扯后腿,你还要脸吗?”

李大河听到这番话,顿时就脸色胀得通红,指着杨秀珠就大骂说:“杨秀珠,你现在跟李光风可是离了婚了,不是我们村里的人,有什么资格在我们村里说我?”

这一下更是激起了杨秀珠的怒火,马上就像只老母鸡那样急了:“我怎么就不是梅河村的人了?我自从结婚就把户口迁到了这里,虽然离婚了,但我还是梅河村的人!你李大河凭什么这么说我……”

他们的这番话很快就吸引到了其他人,李路全走了过来说:“秀珠嫂子肯定是我们村的人,这事李晋也没做错。大河叔,你还是走吧。”

黄志全也出来了,马上就说:“对对对,秀珠嫂子肯定是我们村的人无疑了。至于化工厂那事,还真是建不得。”

接着,山贵啊,进春啊,他们都出来了,全部都帮着杨秀珠和李晋说话。

这一比之下,李大河就显得势单力薄了。

“好啊你们……”李大河气得身体都在抖了,没想到自己在村中竟然已经混到了这般没有威信的地步了,这些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是赞成自己的。

要是以往,自己说一句话那可就是一呼百应的了。

可是现在一看,竟然全都是帮李晋说话的。

“看来你们还真是有奶就是娘啊,现在不用我李大河了,就全都不将我放在眼里了!你们等着……”李大河也知道自己继续待下来也没有什么意思了,马上就一甩手,然后哼了一声就出去了。

看着李大河离去的身影,黄志全走了上来说:“李大河可是没那么容易放弃的人,我担心他再搞鬼!”

李晋冷笑说:“他要搞什么鬼就让他来吧,我倒要看看,他李大河能搞出什么样的鬼来。”

很快,那些人就散掉了。

“志全说得没错,李大河一向在村里都说一不二的人,这次你可是当众削了他的面子。他肯定会再弄什么事情出来的,我们应该小心一点。”

李晋点头说:“这个我明白,这样吧,你密切关注一下他们,毕竟咱们还没有签合同,我也怕他们再起悔意。”

杨秀珠点头说:“你放心吧,有几个人的老婆可是在我们这里做事的,我明白。”

李晋一笑,然后手机就响了。

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李晋之前没有见过的。

“李晋是吧,你赶紧来镇上的派出所一趟。”那边,是一个急切的女声。

李晋一愣,还没有听出是谁来。

“我是夏诗画啊,就是……就是扣了你六分的交警!”那边也是一愣,然后就反应过来了,赶紧就介绍了一番。

李晋这才哦了一声,然后就说:“原来是警花姑娘啊,怎么了?”

“反正你过来一趟就是了!”夏诗画在那边噗嗤一乐,显然是被李晋那句警花姑娘给逗乐了。

挂了电话之后,李晋就说:“你去拟一份合同,我去趟镇上。”

杨秀珠点头说:“你放心吧,这里的事情我能处理好的。”

李晋一笑,然后就驱车前往镇上的派出所。

李晋这之前痛揍利好饲料厂的少爷的时候曾经进来过,不过那是被人给铐着进来的。

现在派出所已经完全换血了,要不然也不会有之前的那一批刚出警校的年轻人去山上抓贼。

夏诗画老早就站在门口等他,一见到他马上就走了过去说:“那个家伙真嘴硬,我们怎么问都问不了出什么来。”

李晋一怔说:“就那个小偷?”

夏诗画点头,然后说:“就是那个小偷,我们都问了两天了,一点头绪都没有。不过蒋师兄说这个家伙怪怪的,看着不大对劲,所以我们一直在这里想办法撬开他的嘴。”

李晋淡淡笑道:“当初他拿枪抵着你的头的时候,那个专业的姿势,看起来可不像是一个小偷会做的呀。”

夏诗画一怔,然后恍然说:“你这一说还真是,当时我追下去的时候跟他打斗,这个家伙还真有两下子,竟然连我都没打过他。”

李晋点了点头,然后皱起了眉头说:“我就奇怪了,这人看着身手不凡,怎么会去偷菜呢?”

“我现在可是问不出来了,你有什么办法没有?”夏诗画自从上次李晋跟黑玄出现救了她之后,对于李晋有着一种天然的信任感。

李晋马上就想到了自己的真话咒,在这里倒可以试上一试。

反正距离上一次施用也已经有些时间了,可以一试。

于是他马上就自信地说:“没问题,我保证给你把什么都问出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