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叶止珑/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这一巴掌几乎就要将江一村给扇晕了过去,但是比起脸上的疼痛,更让他觉得难受的是自己竟然被一个不知道哪里出现的人给打了。

这实在是让他难以接受。

他咆哮着就要站起来,但是李晋一脚就踩在他的腿上,嘭的一声江一村倒地,然后李晋啪的一脚直接就从他那帅气的脸上踩过。

“垃圾!”李晋啐了一口,然后就大摇大摆地出门去了。

樊离先是张大着嘴巴,然后就赶紧追了上去。

而在后面,江一村颤巍巍地爬了起来,指着李晋的背影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吼声:“你给我等着!”

李晋就像是没听到一样,慢悠悠地走在路上。

“李晋,你现在可真是惹大祸了!”樊离的脸色看着有些急,显然也是真的觉得事情不好办了。

李晋回头一笑,然后说:“放心吧,没事的,我就是来请你看看我这珍珠的,能有什么事?”

樊离苦笑一声,然后对着李晋说:“我该跟你说对不起,其实……刚才江一村是冲我来的。”

李晋微微一笑,自己又不认识这江一村,他肯定不是冲自己来的。或者说就是冲自己来的那也不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而是因为樊离。

刚才他就猜到了,只是没问而已。

“你的追求者?”李晋好笑地问。

樊离嘟起了小嘴,有些傲娇地说:“没有这么简单,他不但是我的追求者,而且还是我们樊家看中的人。”

李晋一愣,这话听着怎么好像不大对劲。

樊离叹了口气说:“说实话吧,我也不是什么普通人家,我们家在南陵这边有些影响力,生意做到全国各地。这江家也算是南陵的一大家了,跟我们有些生意往来。这做生意就跟之前那些政治联姻一样,都带有目的的。我们两个如果在一起,对于两家来说都是好事。所以……”

樊离倒是坦诚,竟然将什么都给说了出来。

李晋点了点头说:“明白了!”

人都有难处,穷人有穷人的难处,富贵人家也有富贵人家的难处。

“这江一村一直把我当成了他的什么人,所以经常派人跟着我。他肯定是看到我跟你走得近,所以才会派人故意刁难你。”樊离有些歉意地说。

李晋摇了摇头说:“不管他了,这样吧,你不是要帮我看看珍珠吗?那不如就看珍珠吧,反正我来的目的就是这个。”

“好!”樊离点头,然后说:“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说着樊离就拉着他的手,叫了辆的士,然后直接就去了一个地方。

两人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情,直接就到了一栋大厦之下。

大楼看着并没有多少人气,夜幕降临,这里直接就是漆黑一片。倒是往上一看好像有些灯火,只是看着有些孤单而已。

“这里是什么地方?”李晋有些奇怪地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樊离微微一笑,然后就领着他进了大楼,直接就拿张卡刷进了电梯。

电梯到八楼停下,从电梯进去便是一个走廊,再过去便是一扇大门。

李晋看到玻璃门上贴着装饰条,上面的字眼隐约是倾城化妆品公司。

化妆品公司?

李晋愣了一下,怎么跑到一个化妆品公司来了。

不过既然是樊离带他来的,他自然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就跟着她进去了。

“表姐,又一个人在?”进去之后,樊离将手中的东西一扔,然后就走到了一个实验室里面。

“你怎么来了?”回答樊离的是一个略带冷漠但却不失性感的女声。

“我不是看表姐一个人在这里忙活很累吗,所以就来看看你了。”樊离嘻嘻一笑。

“有事吧?”那个女声却没有领这份情,直接就戳穿了樊离的来意。

樊离也不生气,马上就拉说:“表姐,来来来,出来一下……”说着樊离就好像在拉着一个人。

一会儿,就看到樊离拉着一个高挑的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

这个女人看着比樊离大上好几岁,大概应该是在二十五六岁的样子。戴着一副眼镜,鼻梁很高,那张脸更是冷若冰霜。

而且她身着一身的白衣,看着就像是制服一样。

从前面看上去,只见那一双大长腿在上面迈着舞步一样,非常诱人。

这……

李晋不由暗叹,好一个美人啊!

“怎么有个男人在这里?”美女出来一看到李晋傻站在那里,顿时就愣了一下,然后马上就不客气地问。

“表姐,这位是我朋友叫李晋。我带他来的!”樊离赶紧解释。

美女皱了下眉头,不客气地说:“什么人都敢往我公司带,你胆子还真大。”

樊离嘿嘿一笑,然后说:“表姐,这可不是什么随便人,是我好朋友。李晋,这位是我的表姐,叫叶止珑。”

“叶总,您好!”李晋呵呵一笑,然后就伸出手来要与这个美女握手。

但是没成想叶止珑压根就没有跟他握手的意思,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李晋脸皮也厚,顺道就往自己的另外一只手握了上去。

叶止珑直接就坐到了沙发上,一移眼镜说:“什么事,这么晚跑我这里来肯定有什么事求我。”

樊离对着李晋歉意一笑,然后说:“表姐,你最近不是在开发你们公司的新项目吗?我听我妈说你前些天还在收购野生的珍珠呢,我这朋友刚才手里有些珍珠,所以我给你介绍一下。”

叶止珑一怔,然后这才打量了一下李晋。

看了几秒后略带惊讶地说:“你说他是养殖珍珠的?”

李晋摇了摇头说:“不,我们不是养殖珍珠的,这是野生珍珠。”

叶止珑又是一怔,轻笑一声,带着一股子不屑说:“野生珍珠?你骗谁呢,珍珠这东西可是很难求的。海里的我就不说了,没有专业的设备根本就不可能捕到。而淡水珍珠成长极其困难,而且现在满世界都给祸害得差不多了,野生的蚌很难在污染的环境下成长,更不用说结珍珠了。樊离是个学生,好骗,但我叶止珑可不是!”

很显然,这是把李晋当成了一个骗子了。

李晋不由无语,我都还没说几句话呢就把我当成骗子了,这女的该不会对男人反感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