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小卖部所有权/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福利的事情解决了,那么接下来的就是聚餐的问题了。

李晋一皱眉,马上就给齐愉打了个电话。

“齐姐,求您帮个忙。我这里二十七号放假,您能不能在二十七号晚上给我抽调几名大厨过来给我做做菜,他们忙活了半年,我得好好请他们吃顿好的。”

齐愉在那边笑道:“这个没问题,说起来我们洞天福地今年这么火,都是靠着你们的员工。这样,二十七号我会带人过来。”

李晋嘿嘿一笑:“那我就多谢齐姐了!”

挂了电话,李晋呵呵一笑,搞定!

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回村的人越来越多了。

眨眼就到了年二十三了,饲料厂在进春的一声令下,正式停了机器,彻底放假了。

那些工人一听,顿时就乐呵呵地回家去了。

至于工资,之前已经出过通知了,将会在年二十七统一发放。对于李晋的信誉,他们向来都不担心。

冬天毕竟也是农闲的时候,现在李晋的菜地已经扩张到了很大,那些都有人看管,也不用他操心。

这么悠然走着,很快他就到了陈慧圆的小卖部。

这个时候小卖部已经是彻底火了起来,不论是来玩的还是在外地回来的都会去那里买些东西。

李晋在外面就听到了里面的一些嘈杂的声音,听着很热闹。

正听着呢,突然间就听到里面一声暴喝:“你一个女人家,别管这么多事,给我出去!”

“我出去,我凭什么出去!这是我的店!”一个女人的声音猛然间就喝了起来,显然正是陈慧圆。

“你的?”一个男人突然间就反问了一声,然后就听啪的一声,竟然是一个耳刮子给扫了过去。

“李义你个王八蛋,竟然敢打我!”一瞬间,陈慧圆就像是被惹毛的公鸡一样,爆发出了一阵惊天叫声,然后就听到里面一阵响声,显然是打起来了。

李晋吓了一跳,这李义昨天刚回来,怎么今天就打上了。

他扒开人群往里面一看,就见李义正按着陈慧圆在那里打呢。

那些看的人没有一个要劝架的,都在那里看好戏。

“李义,你干什么!”李晋看不过眼了,走过去将李义给按住。

李义哪有李晋那么大力,根本就动弹不得。

“别拦我,我要打死她……”李义却像疯了似的,然后就对着陈慧圆张牙舞爪。

“别打妈妈……”李义的女儿瞬间就哭了起来,抱着陈慧圆那脸上全都是泪痕。

“你们干什么?”李晋火了,一把就将李义给推开。

他往右一看,只见这间小卖部的里面那间房间竟然放着两张桌子,桌子上还放着牌。

几个看着有些面生的家伙正在那里玩牌,似乎对于刚才李义他们打架的事情完全就不关心。

“小晋,咱们来评评理,你说说,我跟朋友在这里玩玩牌,大家都是朋友,都是从外面回家,难得放松一下。她呢,就跟炸了毛似的,说不能在这里打牌,你说这是什么道理,她该不该打?”李义指着陈慧圆就说。

“就是就是……”李年永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走了过来,不停给儿子李义打气。

“你们要赌我管不着,但是要在我的小店里赌就是不行。你看看……你们爱赌,没办法,戒不了了。但是你看看这些孩子,天天就跟你们旁边站着。李义,你有没有脑子,长大之后他们会不会也像你一样!”

陈慧圆睁大着眼睛,怒斥道。

“反了反了,竟然敢教训自己的男人了!”李永年马上就瞪着陈慧圆。

自从陈慧圆开了这家小店之后,李年永说话就不那么管用了。有好几次他想从陈慧圆这里旁敲侧击说自己也来管理,但是陈慧圆根本就不松口。

所以这个时候一见,马上就攻击陈慧圆。

“我们打个牌怎么了!”李义有些恼火,“你看看过年回家哪一个不是在打牌?这店怎么说我也有份,我怎么就不能在这里打牌了!”

“李义,看来你在家里的地位也不过如此嘛。”这个时候,那一直坐着打牌的几个年轻人哈哈大笑了起来。

这一笑更让李义觉得没面子,瞪着陈慧圆说:“给我滚回家去,从今天起,这小卖部我来管。”

陈慧圆脸色一变。

“这小卖部是你的?”李晋突然冷笑一声,不客气地指着李义说:“这是我家的房子,什么时候这成你的了?”

李义一怔,瞬间就哑然了。

“我当初跟慧圆嫂子可是说好的,我就给她经营。换句话说,这家小卖部就是属于她的,不是你们家的。由她经营,我李晋认可。但是……不管是你李年永还是李义,都不行。”

李晋冷笑着继续说。

李义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李年永却跳起脚来说:“李晋,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再怎么说你都得叫我声叔吧,有钱了哈,腰板硬了,都有胆叫我名字了!”

李晋看着李年永,很认真地说:“我李晋叫你叔不假,但是那你也得自己配得上我叫您一声叔。我李晋不管有钱没钱,都是这样。这小卖部从来就是我李晋租给慧圆嫂子的,跟你和李义没半毛钱关系。而且慧圆嫂子说得一点错都没有,这里不准打牌。你们在家打我管不着,在我这里就不行。”

“好大的口气啊!”那几个正在打牌的年轻人不乐意了,马上就接上话茬说:“我们就在这里打了,你想怎么样?”

李晋不发一言,走了过去,“看你们几个面生啊,好像不是我们村的吧。”

“对,我们是三里村的,我就是三里村的黄吉,怎么样,有意见吗?”带着的一个小年轻很嚣张地对着李晋说。

李晋看了看,然后一指他耳朵上的耳钉,突然说:“一个大男人的,戴个耳钉怎么是怎么回事?女人?”

黄吉脸色一变,顿时就怒骂道:“妈的,小子给老子装什么大尾巴狼,老子……”

话刚说到这里,突然间就看到李晋抬起一张凳子,猛地就朝着黄吉头上砸了过去。

“啊!”黄吉嘭的一声就倒在了地上,惨叫一声。

头上瞬间就有鲜血流了下来,看着很是凄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