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跪下认错/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显然军哥这一伙人都没想到这里竟然还藏着一个说话这么拉风的人,都呆了一下。

“妈的,敢打我的人!”过了几秒后,军哥这才勃然大怒。但他转念一想刚才李晋那一巴掌就将自己的马仔给抽飞,这力量着实不小啊。

“小子,混哪条道上的,敢在我军哥的地方上撒野。”军哥这是怕李晋有来历,所以就先问了这么一句。

“我哪条道上的也不混,但是……你最好赶紧给我滚,不然我可就不客气了!”李晋紧紧牵着樊离的手,冷冷地说。

这话一出来,容和就快要笑出声来了。

哈哈,这个傻叉,等一下肯定要被打成猪头了。这可是连自己父亲都招惹不起的人,对,最好废了他一只手!

而周末等人看着李晋,根本就没有什么表情,在她们眼中,这就是一个乡下小子为了保护女朋友出风头而已,到头来还不是被打得满头是血,根本就不够看。

“不混道上!”军哥松了一口气,终于是放下心来了。要是说李晋是混道上的,那自己还有些忌惮,可既然不是混道上的那就简单多了。

“小子,很不幸,你今天惹到了我。作为回报,我等下会废了你的手,然后把你女朋友给睡了!”军哥残忍地说。

“啪!”但是军哥这句话刚说完,李晋已经快如闪电一巴掌扇在了他的脸上。

“嘭!”李晋这一巴掌是用足了劲,军哥马上就倒飞了出去。

“你敢打我!”军哥怒吼一声,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全身都在颤抖,竟然敢打自己,自己已经多少年都没被人这样打过了。

“给我弄死他……快……”他狂吼一声,就跟个疯子似地对着那些手下大吼。

那些手下顿时就上前,特别是最先的一个家伙,立马就对着李晋挥出了一拳。

李晋没有躲避,只是脸色平静地挥出一拳。

然后就是喀的一声,对方骨头断裂的声音。

骨裂的声音刚刚响起,惨叫声便响了起来。那个家伙马上就倒了下去,不住在地上打着滚,看样子显然是受不了如此之大的力量。

李晋连头都没有低下去,甚至还踩在那个家伙的手上,这让那个家伙疼得更是厉害,连惨叫都已经没有了。

李晋上前,然后踢出一脚,将最前面那个家伙的脚骨头直接就踢裂了。

然后李晋略过他,继续前进。

喀!

喀!

……

在这个过程中,只有两种声音,一种是骨头断裂的声音,另外一种就是惨叫声。

在第八个大汉倒下之后,这些人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可怕之生。

他们全都不敢往前了,几乎就在同时向后退了开来,然后树还没倒猢狲就散了。

“怪物!他是个怪物!”看着同伴一个个在李晋面前倒下,那些人个个都发出了尖叫,再也没有人敢再跟李晋一争长短。

“我说过,给你一次机会,但是你不珍惜!”李晋走到了军哥的面前,冷冷地说。

“你……你到底是谁?我是军哥,你要是敢动我,我让你出不了这里!”军哥也惊呆了,李晋实在是太猛了,一拳过去竟然全部人都倒下了。

“是吗?”李晋猛然间就从地上捡起了一张凳子,啪的一声直接就砸在了军哥的头上。

“啊!”军哥惨叫一声,头上的血直接就往下流。

“嘭!”李晋还不停止,拿着带血的凳子再次砸在了军哥的头上。

军哥再次惨叫,慌忙站了起来,头上血流如注。

“我错了,对不起……”军哥终于怕了,刚才他从李晋的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冲天的杀气,他丝毫不怀疑李晋会这样拿着凳子将他的头给砸破。

他心底悚然一惊,顿时就对着樊离跪了下去,再也不顾不得他的什么面子,不停对着樊离磕着头。

他这么一磕头,其他的小弟跟着也对着樊离磕起了头。

“我错了……对不起……”一时间,满地都是他们的声音。

李晋将凳子一扔,就像是一个大枭那样站在那里,“马上给我滚……下一次要是再让我见到你们,那么我用的将不会是凳子了!”

李晋阴阴地说。

军哥站了起来,听到这句话却是一惊,头上的汗都快要流出来了。这是李晋在警告他,意思就是这次的事要是他们敢再追究,那么李晋接下来就会再次动手,而且会往死里整。

军哥心中冷笑,这次自己是大意了,面子肯定得丢了,但是自己在这边势力大,只要出了这里,老子照样玩死你。

军哥心底这么想着,但是却不敢表现出来,就跟个受气的小娘子一样低着头就把那些手下给带了出去,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竟然就这么走了!

看到军哥像丧家犬一样跑了出去,那些人全部都惊呆了。特别是容和那一伙人,简直就不能相信。

但是有人却已经对李晋投来了敬佩甚至是仰慕的神情了,刚才李晋实在是让他们太惊叹了,一拳一个,直接就打到军哥认输。

“怎么可能!”容和的眼睛却射出了仇恨的目光,他实在是没想到,从今天认识李晋开始,自己接连输了几场,自己都已经跪在人家脚下了,但是到头来那人却得在李晋跪下。

怎么会这样!我明明才是这里的天之骄子,我怎么可能会输给这么一个人,不可能!

我不服!

容和的眼睛里已经全都是仇恨和忌妒,一路顺风顺水的他实在是难以接受被一个比自己还年轻的人给击败。

“我们走!”李晋将军哥给赶走,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直接就拉起樊离要离开。

而樊离也只是微微一笑,然后就很顺从地跟着李晋出去了。

“哦……”快到门口的时候,樊离突然间就回头,对着周末淡淡一笑:“从今天开始,你和胡冰清搬出宿舍。我们再也不是舍友,记住,你们只要今天的时间。到晚上如果我回去的时候还看到有你们的东西,那我会直接扔下一楼。”

“凭什么!”周末在军哥面前不敢怎么样,但是在樊离面前却咆哮了起来:“樊离,别以为傍了一个能打的小混混就了不起,你凭什么让我们搬走!”

樊离淡淡一笑,轻蔑地看了她一眼说:“因为……南陵大学的校董,有我们樊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