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盛之伦死了/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咚的一声,盛之伦被这一下再次砸得眼冒金星。

“我是盛家的盛之伦,你你他妈敢打我,老子让你死在越州!”盛之伦狂怒,他在越州这边的富家子弟中一向都称王称霸,不要说是这么一个人,便是那些世家大族也不敢对他怎么样,但是在这里竟然无缘无故地被李晋这么砸了两下,如何能不气愤。

“齐姐,你没事吧?”李晋根本就不搭理他,回头看了下齐愉。

只见齐愉双眼迷离,满身香汗。

“我……我没事……”齐愉有气无力,虽然有心将自己身上那些走光的地方给挡住,但是奈何实在是没有力气了,只好便宜了李晋那双眼睛。

“没事?”李晋一看之下就明白了,这个盛之伦肯定是下了药了。

这症状就跟当初李大河两人给萧玉如下药完全就是一个模样,肯定是这样!

“语婷,你先带齐姐下去。”李晋凶相毕现。

刘语婷点了点头,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她肯定也不想待在这里。

“你不要再生事了,回去再说。”齐愉知道李晋肯定是想给自己出气,马上就劝解说。

“齐姐,这事你不用管了,你赶紧跟着语婷出去,在洞天福地等我。”说完李晋就将他们给推了出去。

“小子,你好大的胆子啊。”被消防器给砸得头冒金星的盛之伦终于算是清醒了一些,看着李晋那双眼里全都是杀气。

“真想不通,就你这种德性的人竟然还能活到现在?”李晋摇了摇头,不屑地说。

“我可以很肯定地告诉你,你死定了。”盛之伦狂怒,“接下来,你将承受我们盛家的报复。”

“是吗?”李晋走过去,再次将那个消防器给拿了起来,然后用力砸了过去。

“嘭!”盛之伦就是个酒色之徒,武力值根本就不值一提,所以面对着李晋的这一下攻击根本就没有躲避之力。

这一下正中他的脑袋,一瞬间,新伤加刚才的伤,鲜血就像是浆一样从头上流了下来。

“啊!”盛之伦狂叫一声,连续退了几步。

下一秒,李晋已经将他给抓住。

嘭!

李晋的手上已经换成了一个透明的烟灰缸,直接就砸在了他的头上。

“你敢……”盛之伦已经害怕了,害怕让他再次狂怒,但是声音却在这个时候戛然而止,因为李晋再次砸了过去。

嘭!

盛之伦的头上已经不知道被砸了多少次了,盛之伦的语气由嚣张变成了祈求。

“放过我……我保证不会让盛家复仇!”

“求求你,我们根本就不认识!”

……

李晋将满是鲜血的烟灰缸给扔掉,将盛之伦提了起来,扔在沙发上。

“要不怪我太狠,我太知道你们这些世家子弟的毛病了。要是我不把你先给揍成这样,你一定不会这么平静听我说话的对吧。”

李晋点了支烟,然后就坐在盛之伦的对面。

盛之伦全身都不在抖,明明想要说出不是这两个字,但是到了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来。

“很好,学会听人说话了。”李晋很满意盛之伦的状态,赞许地点了点头。

“首先我得说一下,我不管盛家是什么鬼,你们想买洞天福地那就好好买,别玩阴的。你可以开一个天大的价钱让齐姐动心,但是却不能胡来强逼她接受。作为她的朋友,我很不喜欢!”

盛之伦没有说话,内心却已经在想着以后如何把眼前这个正跟他侃侃而谈的家伙给弄死了。

“或许你会认为是在威胁你,那么好吧我承认,我就是在威胁你。”李晋拿了一张纸给他擦了一下眼睛里的血。

这一下,盛之伦的眼睛豁然开朗,将李晋看得清清楚楚。

“我这个人很奇怪,比如说我财税针你揍得满头是血,现在又把你遮住眼睛的血给擦掉,你可能是以为我善心大发了。”

李晋突然诡异一笑,露出了他那洁白的牙齿。

盛之伦心里一格登,好像哪里不对劲。

“但是其实,我只是想让你看清楚我是如何揍你的!”话刚说完,李晋再次抄起桌子上的一个烟灰缸,再次重重砸了过去。

啊!

盛之伦从来就没想到李晋在这个时候还会对自己动手,所以压根就没有什么防备。

突然之间被李晋这么来一下,感觉比之前砸得还疼。

“我知道你虽然表面上不敢说什么了,但是心底里一直在想着等出去如何弄死我。但是我告诉你,我李晋想要收拾你就跟收拾一条狗似的。”

李晋一脚将他给踹翻,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别想着把你们盛家那些人给牵扯进来,我的愤怒不是你们盛家能承受得起的。”

盛之伦捂着头,看着李晋就跟看到魔鬼一样,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喜怒无常了,饶是盛之伦也自认为做事出人意料,但是跟他一比好像还是差了些。

“这是对你的警告,也是对你们盛家的警告。”李晋将手中烟灰缸一丢,“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李晋扬长而去。

盛之伦傻坐在那里,直到李晋离开好几分钟之后他才晃着站了起来。

“李晋,我盛之伦不杀你,誓不为人!”他咬着牙,颤抖着身子发出了这样的誓言。

门轻轻地打了开来,贾有道像幽灵一样出现在了盛之伦的面前。

“你死哪去了!老子都快让人给杀了!”盛之伦看到盛之伦就勃然大怒,要不是贾有道不在这里,刚才自己就不会受那鸟气了。

盛之伦气急败坏,上前便要给贾有道一巴掌。

但是那巴掌刚出便被贾有道给抓住了,一点都动弹不了。

“贾有道,你反了你?”盛之伦一惊,继而便是大怒,没想到连狗都敢咬主人了。

“没错,我就是反了。”贾有道看着他,脸色平静。

“你说我要是将你在这里杀了,然后回到盛家一说,盛家那些人肯定会以为是李晋杀的。到时候他们狗咬狗,我贾有道也乐得在旁边看热闹,这样好不好?”

盛之伦一惊,连退了几步。

“他们……他们呢?贾叔,你……你说什么笑话?”他已经再次颤抖了起来,之前他从来没有在贾有道脸上看到这种表情,贾有道只有在杀人的时候才会这样。

“他们?已经死了,我杀的。他们让我告诉你一句,他们会在下面等你。”

贾有道眼中寒光一闪,用力一踩,就听到清脆的一声响声,脚下那个被李晋扔掉的烟灰缸瞬间就裂开。

贾有道低身一抄,那一半裂开的烟灰缸已经到了他的手上,猛地就插在了盛有伦的喉咙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