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3章 你自尽吧/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齐愉在他们即将要动手的时候到来了,跟着她一起下来的除了刘语婷之外还有李晋。

“齐总!”那些员工看到齐愉下来都松了口气,虽然说齐愉是个女人人,但是在他们的下意识里都认为没有齐愉解决不了的问题。

“齐总,他们进来就打人,还说要把林副班的手指给切了。”一个年轻人马上就气愤地指着盛新丰等人说。

李晋走到了林副班的身边将他给搀了起来。

“几位,有什么事情找我齐愉就行了,不用跟我这些员工过不去。”齐愉眉眼里也是怒意十足,不过她的涵养功夫不错,没有马上爆发出来。

“齐老板,我们也只是吃个饭而已,只是你们的员工好像很不欢迎我。我们盛家就这么一个作风,别人不喜欢我们,那我们就打到他们喜欢为止,哪怕是假的喜欢。”盛新丰呵呵一笑。

“不好意思,我们现在已经打烊了,你们要是吃饭,麻烦出门往右拐,那里二十四小时都营业,你们可以去那里看看。”齐愉平静地说。

“我不喜欢……”盛新丰却摇了摇头,“我就想在这里吃一顿饭,旁边便是有龙肉我都不去。”

“那请你们离开吧,我们打烊了。”齐愉不肯让步。

“啧啧,齐总真不是个会做生意的啊!”盛新丰看着她,“生意都是谈的,世界上有什么东西不可以谈?虽然说你们打烊了,但是假如我想吃,你们也可以做啊。”

“我们的饭只做给人吃,至于其他的种类……没资格吃我们的饭。”齐愉冷笑一声,不客气地说。

“对!”那些员工听到这句话顿时就是精神一振,这不就是骂他们不是人吗,太解气了。

盛新丰原先还一直很淡定,听到这句话终于是变了些脸色,“齐愉,别敬酒不吃吃罚酒,你敢跟我们盛家叫板?”

齐愉淡淡一笑,“我没想跟谁叫板,只是看不惯一些不是人的东西在我的店里大呼小叫而已。”

“齐愉,真是给你脸了!”盛新丰再也不伪装那份斯文了,对着齐愉咆哮了一声,“我告诉你,这店我们盛家是一定要拿下来的,我不管你同意不意,这店我拿定了!”

“拿店?”齐愉深吸一口气,轻蔑地看着盛新丰说:“盛新丰,还真以为你越州你说了算?我呸!也不看看你是什么货色!”

盛新丰脸色铁青,显然是在齐愉的嘲讽之下已经快要忍不住发飙了,不过很快他就阴阴一笑,“齐老板,你知道我刚才是怎么告诫你你员工吗?我说我盛家从来都不喜欢拒绝,对付拒绝只有一个方式,那就是切下一根手指。你……将会是下一个!”

“你敢动我们老板,我们弄死你!”听到盛新丰竟然连齐愉都敢动,这些员工瞬间就沸腾了。

齐愉对他们非常好,不但是工资比其他餐馆要高而且福利更是不错。除了这些也跟齐愉做人有关,齐愉是真心对他们好,处处为他们着想,所以这些人的感情上都把齐愉当成了恩人。

“弄死我?”盛新丰哈哈大笑,用手一指他们说:“就凭你们这些废柴也行?”

“如果我要弄死你呢?”李晋终于开口了,他缓缓地走到了他们的前面,直视着盛新丰。

李晋一出来,那一直都没有什么表情动作的两个唐装老者终于是动了,他们对视了一眼,同时皱了下眉头。

“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话?”盛新丰压根就没有把李晋放在眼里。

“你们盛家不是说李晋杀了你们盛之伦和盛三少吗?喏,我就是李晋!”

李晋看着他,非常淡然地说。

“你就是李晋?”盛新丰眉眼突然间就一跳,然后便哈哈大笑:“真没想到我们盛家还在四处找你,你小子倒好竟然还送到我嘴里来。不过这样也好,今天杀了你,也算给我盛家找回点面子了。”

“杀我?”李晋耸了耸肩,一掠他这些人:“就凭你们这些废柴也想杀我?盛新丰,脑子秀逗了吧。”

盛新丰没想到李晋如此嘴硬,顿时就是怒道:“别逞嘴舌之利,等一下就有得你哭了。朱先生,他就是镜山湖的老板,弄死他那镜山湖我们还不是随便就能得到。”

盛新丰看向了唐装老者,很客气地说。

“原来你就是镜山湖的老板李晋。”右边的看着是一个头发都白了的唐装老者,此刻终于开口,声音听着也有些沙哑。

“很不好,听说你将盛之伦给杀了。虽然盛之伦对于我们来说一无是处,但毕竟狗也有狗的好处。所以作为惩罚我们决定要你将你们镜山湖产的全部蔬菜都供应到我们这边来。”

嗯?

李晋和齐愉都是一愣,这个家伙是谁,怎么杀人的事情就此揭过了?供应菜,这又是怎么回事?

盛新丰一怔,显然是也没想到这白发老者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

“朱先生,来的时候可是说得好好的。李晋杀了我们盛家两个人,要是这次我不将他给杀了,这以后我们盛家可就任人欺负了,颜面无存啊!”

白发老者看了盛新丰一眼,隔了一会才回答说:“也是,你盛家也算为我们做了不少事情。”

盛新丰心中松了口气,现在他们盛家连贾有道都差点死在李晋手里,盛家根本就没有更厉害的人可以对付李晋了,所以他们不得已就找到了靠山。

“那不好意思了,你自尽吧。”白发唐装老者看向李晋,“留你个全尸,你死后镜山湖全归我们所有。”

自尽?然后自尽完了还要把人家的财产给据为己有?

重点是他说这话的时候还表现得很大度似的,仿佛就是在做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

李晋都快要笑出声来了,他见过无数吹牛皮的人,但是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像这个家伙吹得这么脸不红心不跳的。

“你们……是延河朱家的人?”但是齐愉却震惊了,她看着这两个老头,惊骇地说。

“有眼光!”白发唐装老者自得一笑,“不过也没用了,他必须死!”

盛新丰听到这句话已经快要笑出声来了,连朱家的人都说李晋必须死那他就活不了了。

接下来,他只需要静静看着,看着李晋死在自己面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