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八十大寿/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果然,盛天放这么一开口其他人马上就看向了盛天涯。

盛天涯看着就像是一个中年的文士,特别是身上又穿着一身的唐装,看着很有股子旧社会时期的文人气质。

只是这人看着很冷,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的阴冷劲,这让人很不舒服。

“事是我提出来的,我盛天涯也会去解决。”盛天涯缓缓开口,脸上却露出了讥讽,“当然,如果说大哥觉得你这位置也觉得由我来代坐,那我也不反对。”

盛天放脸色一变,怒道:“二弟,你这是什么意思?要篡位吗?”

盛天放这一句话可就大厅里面的气氛给弄得十分尴尬,一众人等根本就连大气都不敢出一个,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大哥你也太小家子气了吧,我只是跟你开个玩笑,至于吗?”盛天涯嘿嘿一笑,根本就不知道他说得是真话还是假话。

“天涯,这话可不能乱说。”终于,一直闭着眼睛在那里养神的盛老爷子开口说话了。

他的声音并不大,而且很缓慢,听着就像是上了年月的酒一样。

不过虽然不大,但是他一出声里面便肃然无声,所有人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便是盛天涯也寂静无声。

“我们盛家要强大,还得靠你们兄弟合力啊!”盛老爷子悠悠地说。

“父亲说得是,只是天涯他……”盛天放还兀自不放,想告起盛天涯的状来。

但是盛老爷子却摇了摇头说:“行了,都别争了,现在最要紧的是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父亲,说到底他如何厉害也不过是一个农民而已。朱家两个高手杀不了他,那我们自然是杀不了他。要想杀他也简单,那就是找朱家更厉害的高手来。我们为什么会惹他们镜山湖,无非就是发现了他们菜的妙用而已。最终得利的是谁?是他们朱家!到时候我们拿来炼制可强身健体的药丸给的就是朱家。所以,只要我们陈明利弊,那他们朱家肯定就会派出更厉害的高手来对付他。说到底,我们只要等着他们将镜山湖收拾就成了。要不是大哥急于在朱家面前表现自己,非得让我们盛家来做这件事,今时今日也不会弄成这种样子。”

盛天涯瞬间就恢复了军师角色,很平静地给他们说着情况。

众人一听都点了点头,的确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

当然,盛天涯也不是个善茬,作为对于刚才盛天放对于他的攻击他也很不客气地回报了一下。

盛天放脸色微变,但却是没有说什么。

“话是不假啊!”盛老太爷再次闭上了眼睛,悠悠说:“只是我跟他们朱家接触的时间更久,更比你们懂得他们的德性,虽然说这一切最大的受益者是他们朱家,但是以他们的性子,不撒点什么东西出去只怕是钓不出他们的高手去的。”

众人都没有说话,在盛家,盛老太爷说的话就是绝对真理,哪怕他说天上有两个太阳他们也得信。

“朱家的朱长山好像对安小姐一直都有心思,朱长山是朱家年轻一代中的翘楚,是他们着力培养的人才。如果我们把安小姐送到朱长山手中,这件事情应该不难办。”盛天涯淡淡地说。

“胡闹!”这话一出来马上就听到盛天放狂怒,对着盛天涯就叫了起来,“她是之伦的未婚妻,现在之伦刚死怎么就能把她送到朱家去。”

盛之伦正是盛天放的儿子,而安小姐本来是他的儿媳妇。

“大哥……”盛天涯看着他,眼光瞬间就变冷了,“我想的可是我们盛家的大业,可不是那三两个人的事情。盛之伦死了,那是他命不好。安小姐是我们盛家带大的人,你也总不能让他守活寡,既然还能用得上,那便用了。”

“你……”盛天放气得脸都胀得通红。

“大哥,也就是因为她是盛之伦的未婚妻,你盛天放的儿媳妇而已。你并不是关心她安小姐愿意不愿意,只是担心自己的面子而已。要是换成她是别人的未婚妻,只怕你早就举双手赞成了。”

盛天涯还不肯放手,还在追这个话题。

盛天放猛然间就惊醒,然后看向了盛老爷子。

盛老爷子依旧在闭着眼睛,看不出有什么表情。

“天涯说得对!”盛老爷子终于开口了,“我们盛家把她从小养到大,这么多年了,该是她报恩的时候了。就这样,马上联系朱家的人。说完这件事情之后就说我八十大寿,请他们朱家来作客。杀人这种事情,总要我过了八十大寿再说。”

众人一听,顿时就没有了声音。

“是,父亲!”盛天涯恭敬地行了个礼,冷笑着看了一眼盛天放,这个蠢货,要不是他先出生,这家主之位什么时候轮得上他来坐。

李晋本以为还会再次迎来狂风暴雨,但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竟然没有一点动静了。

明明那天晚上他杀了三个人,但是到现在为止他们一点动静都没有,这让李晋觉得好像不对。

难道说他们真的放弃了?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就好了,李晋也不用为此分神,可是转念一想他们怎么都不应该会是这样的人。

齐愉也奇怪,着人打听了好几次,但是都无功而返,带回来的只有一个消息,那就是三天后就是盛老爷子的八十大寿。

八十大寿!

这话一出来李晋和齐愉就明白了,他们不是不想对付自己,而是不想在盛老爷子大寿前对付自己。

“既然他们放松了一下,那我也就不想着这事了。”李晋认真想了想,然后说:“我手里也还有些事,这样,我先处理一下我手头上的事情再说他们的事。”

齐愉点了点头,暴风前的平静,这是她最直观的感受。

任何一个世家大族,只要是他们家里死人了,那只能是一阵狂风暴雨的报复,不可能会是这么平静。

想到李晋是因为救自己而惹出这一摊子事来,齐愉神色坚定,似乎是打定了什么主意,然后拨出了一个电话。

而李晋在那边也接到了一个电话,是白素打过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