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1章 筵席前的平静/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可儿冷得像是一坨冰,看着盛之锋突然间就无声笑了起来。

虽然她很漂亮,但是这么笑的时候却有一种毛骨耸然的感觉。

“外人?我从来都是外人,你们盛家什么时候跟我是一家人了?”安可儿说完,门已经打开,几个大汉走了进来。

“给我看着他们,要是他们想跑,你可以弄死他们。”安可儿对着那几个大汉说。

大汉们凶相毕露,对着安可儿说:“放心,我们明白。”

安可儿冷笑一声,然后就那么离开了。

第二天凌晨,盛宅已经是宾客如云了。不少人压根就是提前前来这里刷个脸熟,而盛家也早已经安排好了地方让这些人休息。

一时间,盛宅外面车水马龙,看着让旁边的一些世家大族都不由羡慕。

“说到底,还是他们盛家兴旺啊!”

“是啊,人家几百年的底蕴在这里,不是一般家族可以比的。”

……

而盛家的人也都一个个洋溢着喜庆的笑容,对于他们来说,这的确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

“之锋他们几个人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回来?”马上便有人将盛之锋不见的消息呈报上了盛天放。

盛之锋不是盛天放这一支的,顿时他便有些生气了。

“肯定是年轻人好玩,出去玩了还没回来,也真是,也不看看现在是什么时候了。”盛天放的妻子在旁边添油加醋说。

盛老太爷一身红色服装,看着也喜庆,睁开眼睛淡淡说:“我们盛家的规矩早就清楚了,他们既然不愿意遵守那就必须惩罚一下。天路,这是你的儿子,等他们回来你自己领回去惩罚。”

旁边一个中年人满头大汗,赶紧点头称是。

便在这个时候,盛天涯走了进来。

“父亲,安可儿也不见了。”盛天涯恭敬地说。

不见了?

众人都是一愣,奇怪地看着盛天涯。

“找过没有?把她所有的地方都找一遍,一个大活人怎么能无缘无故就不见。”盛老爷子皱了下眉头,今天除了是他盛老爷子的生日也是朱长山和安可儿的订婚之日。

她是另外一个主角,自然不能缺席。

“已经查过了,全都没有人。”盛天涯的眼睛看着有些担忧,显然是在考虑另外一个问题。

“你是说她跑了?”盛天放看着盛天涯,心里却已经乐翻天了。这事就是往自己脸上抹屎,有老爷子的话他虽然不敢乱来,但是听到说安可儿不见了他还是一阵兴奋。

“天涯你这事做得也太不用心了吧,这么重要的事情难道就不会叫人看着点安可儿?”盛天放是个有仇就报的人,马上就装作很气愤的样子说。

盛天涯眼中精光一闪,他自然知道盛天放心里打的如意算盘,但是没办法,安可儿就是不见了。

“赶紧派人去找,一定要把安可儿给找到!”盛老爷子突然间就激动了起来。

他这么一吼,盛天放马上就不敢跟盛天涯再算账了。

“天涯,这事是你处理的,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她给我找回来。而且就要在我生日宴会之前找回来!”

盛天涯低着头说:“是!不过……”

盛天涯犹豫了一上,咬牙说:“父亲,安可儿失踪的真是太莫名其妙了,我怀疑她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区区一个女流能知道什么?”盛老爷子眼中寒光闪烁,“就算她知道了什么那又如何?我堂堂盛家难道还能被她玩弄?”

“明白了!”盛天涯点头。

越临近中午,宾客便越多。

“越州市副市长李双华前来祝寿!”随着前面一个声音,人群瞬间就轰然响动了起来。

盛老爷子八十大寿竟然连市里的领导都惊动了,这可真是天大的面子啊!

旁边的人既有羡慕又有感叹,百年盛家就是不一样。

不过李双华只是前来看了看盛老太爷子,然后说了几句话就走了。

“父亲,朱家的人已经到了!”这李双华刚走不久,盛天放便走到了盛老爷子面前恭敬地说。

“来了?”盛老爷子原先在看到李双华之后一脸笑容,但是听到这个消息后却瞬间就沉下了脸。

“安可儿呢,找到没有?”

“没有!”盛天放摇了摇头,心里却在狂笑。

“盛老爷子!”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已经拦不住人了。

一个中年男人带着一个年轻人还有几个大汉从外面走了进来,这些对于一般人来说是天堑的庭院对于他们来说那根本就是自己家似的,根本就是想进就进。

“朱先生!”盛老爷子听到这个声音,瞬间就变成了一副慈祥的样子。

“盛老爷子,您八十大寿,在这里朱泉祝您身体健康寿比南山了!”来人叫朱泉,是朱家的极有份量的人物。

“长山,快来见过盛老爷子!”朱泉说完,对着身后的那个年轻人就说道。

那个年轻人身材很高,走到了盛老爷子面前行了个礼说:“见过盛老爷子!”

盛老爷子淡淡道:“不用多礼了,好快啊,上次我见到长山的时候他还小得很呢。”

朱泉也不客气地坐了直来,“老爷子说得是,那已经是十几年前了。”

盛老爷子点头,那边朱长山却左右看了看,问道:“可儿呢?”

此话一出,盛家那些人都滞了一下,下意识地望向了盛老爷子。

盛老爷子呵呵一笑说:“可儿那个丫头正在帮忙,可能得费些时候。长山再等等……”

盛老爷子在这里稳住朱家的人,但是在那边盛天涯却已经有些着急了,眼看着这些人都到齐了,盛老爷子的生日筵席也要正式开始了,要是安可儿再不来那么朱长山他们肯定会生疑。

却不知道这个时候李晋正和安可儿坐在盛宅门外的一条大街上,看着盛宅门前络绎不绝地人潮说:“你现在要是进去,可就是把一切都赌在我的身上了。要是输了,你可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了。”

旁边的安可儿已经从昨天晚上的那种诱惑性装扮再次变成了高冷范,淡淡地说:“我等了十几年,这是我能抓到的最好一次机会。这些年我在盛家进进出出,给他们做牛做马,就算是铜墙铁壁也被我钻透了。凡事都会有漏洞,而盛家这么一大家的男盗女娼,那满肚子的肮脏更是臭不可闻。只要我戳破了一桩,那么其他的就不用再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