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相亲的人/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走了过去,一脚就踩在了他的手上。

喀的一声,李晋直接就将他的骨头给踩得粉碎。

天呐!

那跟着魏寻乌的几个人全都像见了鬼似地看着李晋。

“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刚才那个说李晋不自量力的女人看着李晋,“你毁了他……”

“如果我打不过他,那么被毁的人肯定是我。那么我想请问,我毁他又有什么问题呢?”李晋面无表情地反问。

“那一样吗,那是魏寻乌,是魏家的希望。他已经是军队特种兵的一员,是魏家的希望。你一个小小的人,竟然敢下这么重的手,凭什么!”她已经是急了,愤怒地看着李晋说。

“那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我?”猛然间,李晋便到了她的面前,一把就将她的脖子给卡住,猛地就往上一提。

一瞬间,这个在越州上流圈子小有名气的名媛就像一条死狗一样被李晋给提了上去。

“我呸!”李晋随手一甩就将这个女人给甩开,然后一拂衣袖便走到了唐子松的面前。

“道歉!”他只是淡淡重复着这两个字。

唐子松那张老脸已经彻底地僵化掉了,他震惊地看着李晋,刚才这些人可都是越州大家族的人,可是李晋竟然便这么顺手把他们给收拾了,这个家伙到底是谁,有什么来历?

“哎哟,小唐,你怎么在这里?人家都快等不及了!”便在这个时候,几个人突然间就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躺在地上的唐子松,马上便惊讶地叫了起来。

“谁干的?”看到唐子松成了这个样子,当先一个壮汉更是怒吼一声。

“我!”李晋淡淡地说。

“你是什么人?你怎么把人打成这样!”男人愤怒地说。

“因为他该打!”李晋很淡定。

“该打?我看你才该打吧,我告诉你这事没完。真没想到,在越州竟然还有如此无法无天之徒。”男人高傲地看了李晋一眼,“小子,你死定了!”

李晋根本就没有鸟他,而是再次对着唐子松说:“道歉!”

唐子松咬了咬牙,指着那个男人说:“看,这是京城柳家的人,你试试跟他较个劲?”

京城柳家?

李晋的眼睛瞬间就眯了起来,怎么又来一个柳家?

再说,柳望风不是柳家的人吗?

他看了一眼,这才发现柳望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又到了路人中间。只是此刻的柳望风看着那几个人却一脸铁青,显然他认识他们。

“你是柳家的人?”李晋的眼睛瞬间就在了寒霜。

“你也知道我们柳家?”男人骄傲地说%2C“没错,我们就是柳家的人。我叫易洋,小子,记住这个名字!”

“我叫柳望风,你也记住这个名字。”便在这个时候,柳望风再次出列。

众人都一愣,柳望风,这个名字好耳熟啊,好像在哪听过啊!

易洋听到柳望风这个名字之时了是一愣,然后就回头看着柳望风。

“表叔……”易洋看到柳望风之才惊讶地叫了起来。

“当不起!”柳望风却淡淡地拒绝了这个称呼。

“表叔,你看这位就是我要介绍给知白的唐家唐子松,现在竟然让人打成了这样,你得为他作主啊!”易洋也不知道是蠢还是笨,完全就没有感觉到这里诡异的气氛,一个劲在那里对着柳望风瞎说。

柳望风却很自然地说:“我觉得他打得好。”

这话一出来,易洋等人张大着嘴巴惊讶地看着柳望风。

“柳望风?我记起来了,那不就是我们的市长吗?”

人群人终于有人醒悟了过来,马上就高声尖叫。

“对啊,我们市长就叫柳望风,真是没想到,这竟然是我们的市长啊!”经这么一提醒,其他人也纷纷醒悟了过来,一个劲地在那里惊叹。

“表叔,你这是什么意思?”易洋看着柳望风,那态度完全就不像是一个晚辈对着长辈说话,倒有几分质问的样子。

“你是个什么人,也配和我这样说话?”果然,柳望风脸色一沉,马上就对着易洋不客气地说。

“就是,这是我们的市长,你们怎么说话的?”柳望风在越州的名声非常好,做过不少实事,所以一听到那个年纪并不大的家伙竟然以这种语气跟柳望风说话,其他人马上就不干了。

话一出口易洋才感觉不对劲,倒也不能怪他这么个态度,这也是他养成的习惯。

这易洋是柳望风母亲的娘家人,自从攀上了柳家之后,这易家人也把自己当成了柳家人。

而柳望风从来都不受家里人重视,所以言语中往往对柳望风也不大尊重,久而久之,这些小辈也就对柳望风那种态度了。

“小叔,唐子松先生可是老爷子给知白姐姐定下的……”另外一个才是真正的柳家人,按辈分还是柳望风的侄女,马上就站前说话。

“哦?”柳望风眉毛一挑,“那你回去告诉他,就说我柳望风的事情从来不需要别人安排。同样的,我女儿的事情也从来都不需要他们插手。”

说完柳望风根本就不看他们,而是对着唐子松说:“你恶意撞人在先,这事我们还没完。”

唐子松大汗淋漓,他唐家虽然强横,但是却也不敢得罪柳家。

他没想到柳望风竟然也在这里,早知道这样他就不乱来了。

“对不起小姑娘,是我的错……”唐子松赶紧对着小姑娘道歉,但是小姑娘却闭着嘴,根本就没搭腔。

“滚!”李晋见唐子松道歉了,同时也看清楚了柳望风的态度,那么唐子松就没必要继续在这里恶心人了,所以一脚就将他给踹开。

柳家的人赶紧上前给抱住唐子松,很不满地看着柳望风。

“小叔,你这样的态度我们回去可不好说?”那名女子叫柳知报,比起易洋来多了几根筋,知道眼前这相亲是不可能了,所以就想将事情推到柳望风的身上。

“你爱怎么说便怎么说!”哪知道柳望风根本就不在意,“我柳望风的女儿,只需要给自己做主,不需要别人给他做主。”

说完柳望风转身就走了。

“怎么办?”易洋眼看着这次亲没相成,想到家里那些老家伙对此的重视程度便明些忐忑不安了。

“这事都是柳望风从中作怪,只要我们报上去,跟我们什么关系都没有。”柳知报冷笑一声,难怪不被柳家人看重,就是个书呆子,连变通都不会!这种人,就该一辈子待穷地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