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部队研究基地/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镜山湖的药厂已经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但是这个东风却迟迟都不来,这可急坏了不少人。

特别是原来安可儿的那些员工更是如此,毕竟都是赚钱养家的人,都急着开工能赚钱呢。

李晋倒显得有些有些淡定,他也没在哪里,就在药厂那里待着。

那边已经收到了自己的信息,表示马上会处理,那自己急什么。

七点左右的时候,镜山湖药厂门前突然间就聚焦起了许多人,一大伙人从几辆车上下来,开始便在镜山湖门前聚集了起来。

“不好了,这些是什么人?”在得知李晋的底牌之后,白素原本也不急的,但是看到那么一大群人就往这边来了顿时也有些着急了。

他摇了摇正在悠然玩手机的李晋,着急地说。

李晋抬头一看,就见前面一大堆人聚在了一起。而当前一个人正是那天见到的马新杰。

李晋的眼睛瞬间就眯了起来,看来这个马新杰还真是想死啊,这个坑他就这么跳了下来。

“这家药厂涉嫌生产不安全的产品,现在执行命令,将这家药厂查封!”马新杰对着里面的李晋阴阴一笑。

其他人都慌了,这里要是查封了,那他们要去哪里找工作去。

下意识地他们都看向了李晋,虽然说这个老板好像是捡来似的,但毕竟他是这里的老板,遇到这种事情时肯定是先找他。

李晋不急不缓地站了起来,走过去问:“马新杰,你就那么想死吗?”

“放肆!”马新杰身后的几个人大骂。

“竟然敢咒我们马局长,真是找死!”

马新杰狞笔一声,“小子,你既然那么想死那我便成全你。我说过,只要我马新杰在越州一天,你就永远也别想开药厂。”

李晋却呵呵一笑,摇了摇在说:“你还真是高估你自己了,我李晋想在哪开就在哪开。”

“封了!”马新杰闻听这话,马上就对着后面那些人大喝一声。

那些人二话没说,马上就要去贴封条。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听到后面一声大喝。

“我看谁敢动镜山湖药厂!”

这个声音中气十足,隐隐有铁血之味,马新杰马意识地便一停,回头一看。

“你是……”马新杰一看,这竟然是一个军人。

这是一个看着大概有三十左右的男人,身材高大,而且非常健壮。

他的气质中带着一股凛冽,更有几分稳重。如果看他的眼睛,那么更能看到一股铁血之味。

“李老板……”他看到李晋之后马上就把那张死人脸换成了笑脸,赶紧上前一把握住李晋的手说:“李老板,我叫路程,上级这次派我来帮您处理这些小事。”

李晋客气地跟他握了握手,这才说:“谢谢……”

马新杰有些懵,不过瞬间瞬间他就没放在心上了。

“你们公司……”

“你是谁?”马新杰刚说了几个字,路程马上就回头看着他。

“我是越州药监局的局长,怎么站,有事?”马新杰冷笑一声,在越州这块地界上他还怕什么呀!

“当然有事!”路程看着他,不对,应该是盯着他。

“我问你,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在阻止镜山湖的开业吗?”

马新杰心中有些恼火,马上就不客气地说:“对,没错,他们镜山湖不符合我们工业流程的质量,已经被我们药监局正式取缔了。”

“你有什么资格来定镜山湖的质量?”路程轻蔑地说。

马新杰勃然大怒,“我怎么没有?我是药监局的人,怎么谅没资格定镜山湖的质量!”

“就是,这位军官先生,人家马局长可是专门管这个的,怎么成了没资格的呢!”不知道什么时候,道路那一边突然间就停下了一辆车。

车子上走下来一个人,分明便是被李晋给揍了一顿的唐子松。

“你又是谁?”路程很不屑地看着唐子松。

唐子松看着李晋阴阴一笑,终于有是机会报仇了。

“我是唐家的唐子松……”唐子松略为自傲地说。

“我管你哪里松哪里紧,给我滚一边去!”路程也是个火爆性子,马上就不客气地对着唐子松怒吼了一声。

“没什么,就是我看不惯这种无良药商,所以向马局长举了个报而已。”唐子松嘿嘿阴笑着,大概是他认为自己胜券在握了,所以也就没瞒着。

“原来是你!”李晋这才开口,想来想去竟然是唐子松在后面搞鬼。

“对,就是我!”唐子松的眼睛就像是两条毒蛇那要着着李晋,“我说过,那个仇我终究会报的。”

“给我封!”马新杰有了唐子松撑腰,瞬间腰板又直了许多,大吼一声就要让他们动手。

“慢着!”路程大吼一声,轻蔑地说:“我说你们没资格处理李晋的镜山湖。”

“没资格?”唐子松和马新杰放声大笑,似乎是听到了一个极其愚蠢幼稚的话。

“因为……那是我们部队的研究基地,你们根本就没资格去作任何处理!”路程不屑地吐出了这么一句话。

“哈哈……你们部队的……什么?”两人原本在那里放声大笑,但是说着说着突然间就脸色一变,惊骇地看着他们。

路程冷冷道:“这个理由够不够?如果不够,那要不要我请我们集团军司令来跟你解释一下?”

马新杰手中的烟瞬间就落地,头顶上大汗淋漓。

他不敢怀疑这里有假,因为没有人会作死到去假冒这件事情。

“马新杰是吧?这件事情我会向上级禀报,到时候该怎么处理你,他们自然会有个结果,好自为之吧!”路程震住了他们,顿时就开始清算了。

马新杰一抹头上的汗,赶紧就辩解说:“路将军,这不关我的事,我也是公事公办……”

路程根本就不听他的话,转而望向了唐子松。

“唐家竟然敢阻拦我们的研究基地建设,唐子松,你回去好好跟你们家主禀报禀报,就说我们司令向他问好。”

唐子松已经是失了颜色,他们唐家知道李晋在这里要建一个药厂,并且还隐约知道盛家被灭好像也和李晋也有关系,但是他却根本就查不到李晋竟然和部队有关系。

如果早知道这么一层的话,那他肯定不敢跟李晋叫板。

【作者题外话】:%60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