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3章 五百万赎金/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五百万!

苏远丰张大着嘴巴,李晋这么大方,这一开口就是五百万。

其实现在的五百万对于李晋来说还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他手下的镜山湖那些业务已经拓展到了整个南陵。

那些高档的菜品源源不断地进入到南陵,到李晋账户上就是直观的数字。

虽然说李晋很多地方也要花钱,但是相比以前的拮据情况已经是大有改观,这五百万还真就不是什么问题。

“这……这样好吗?”苏远丰的确是被李晋的手笔给吓着了,他自认跟李晋算不得很熟悉的人,顶多也就是因为两次珍珠的交易而认识。

要说真正熟悉,那还真算不上。

就算是李晋邀请自己去梅河村一起合作做事,那也仅仅只是个生意伙伴而已,肯定不值得为此随便外借五百万。

“这当然没问题,我信得过苏老爷子!”李晋点了点头,不过马上就皱着眉头说:“不过我还得说一句,苏老,港岛那边的赌博多半出千,特别是内地这边的人过去赌的,往往都是被人下套,目的就是榨钱。您真就甘心出这钱?”

苏远丰苦笑一声说:“话是这么说,但是既然他都欠了,那我自然就没有什么理由不给。再说,我不给能怎么样?人家已经直接追到了南陵,都扣着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呢!”

李晋一想好像也是,于是就马上点头说:“那行,这样吧,我马上去取钱。您呢就跟对方约个地方见面,我们一起把钱给过去。了了这边的事情,您就跟我回梅河村,您看怎么样?”

苏远丰当然没有异议,他就这么一个儿子,这事要是不了,他肯定就没法去梅河村。

“那样最好了,多谢李先生了!”苏远丰话里对于李晋也客气了许多。

李晋马上就跟杨秀珠知会了一声,然后又去银行预约取了款。

毕竟是大额取款,费了一些时间才取出来。

装满了皮箱,苏远丰那边也正在打电话约那边的人。

“我们已经把钱取出来了,按照你的意思,全都是现金。你说,在哪见个面,我把钱给你,你把人给我。”苏远丰说。

那边说了一句什么,苏远丰不停点头。

李晋却听着不是个味,轻轻说了一句:“让您儿子说句话!”

苏远丰恍然大悟,赶紧就说:“对对,我得听听我儿子说话。”

那边一个粗鲁的声音说:“来来,反那个肉鸡给我带过来,让他们听听声音……”

倒还真是港岛口音,一听这话就是说不出的别扭。

“爸……”那边一个声音马上就带着哭腔,“快把我给赎出去,我保证,下次再也不赌了……”

毫无疑问,这就是苏远丰的儿子苏毅洋了。

“毅洋你别急,我马上就把钱给他们,你马上就能出来了……”苏远丰听到儿子的哭腔声就感觉心里不是滋味,赶紧这么说。

“下午四点半,在天韵茶楼见面!”那边换了个声音,“咱们钱人两清,当然,前提是给我老实点!”

那边说完这句话就挂了,多余的一个字都没有。

“四点半……”李晋看了看表,现在已经是快到四点了,时间不多了。

“走,苏老,我们马上去!”李晋马上就带着苏远丰去了天韵茶楼。

装钱的皮箱都是由李晋背着的,两人一路过去,很快就到了天韵茶楼下面。

“苏老,等一下在里面您就不用多说什么了,还是我来处理吧。”李晋对付这种事情有经验,所以马上就先跟苏远丰说好。

苏远丰自然明白,这个李晋处事的确是够手段。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人影踉跄着就从那边摔了过来,一下子就要扑到李晋的身上去了。

李晋皱了一下眉头,这人闻着一身酒味,多半是喝醉了。

他伸手一扶,就将这个醉鬼给扶住了。

“来来……咱们再喝一杯……”果然,这一扶住那个家伙嘴里便嚷嚷着。

“别喝了,回去吧……“李晋刚说了这几个字,突然间就觉得不对劲,自己的包好像动了一动。

要是普通人肯定不会感觉到我在动,因为这实在是太细微了,细微到了常人难以察觉的地步。

但是李晋却不同,这是一个被灵气改造过身体的人,不论是耳朵还是眼睛或者是身段感觉都异于常人。

所以尽管是细微到了极点的动静,依旧被他捕捉到了。

小偷!

李晋几乎就在一瞬间就确定辽个家伙的身份,没错,什么酒鬼,就是个伪装而已,这是个小偷!

李晋冷笑一声,这偷到自己头上来了,胆子够大啊!

他根本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手轻巧地便摸到了那只正要伸进自己皮箱里的手,闪电般地抓住。

那个酒鬼悚然一惊,想要伸手脱身。

但是已经晚了,李晋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喀!

李晋神色不变,但是手底下却没有留什么情,他猛地就用力一折,那个家伙的几根手指瞬间就被他给掰折了。

轻微的骨折声传了出来,酒鬼的脸色瞬间就绿了。

只是虽然痛,但是却愣是不敢叫出来,只是憋着脸,看着非常难受。

“回家去吧,外面可没有这么容易混的事,小心被人占了便宜去。毕竟喝醉了酒,平常人要是欺负你也简单。”李晋语带双关地说。

那个小偷赶紧就将手伸了出来,再也不敢多说什么,闪电似地离开了李晋的身边,直接就向着旁边走开了,那感觉李晋就跟个瘟神似的。

而旁边的苏远丰对于刚才的事什么都不知道,还在那里嘀咕呢:“奇怪了,这不是都喝醉了吗?怎么看着好像又没喝似的!”

李晋眼睛冷了下来,若有所思地说:“苏老,恐怕这些人不简单啊!”

苏远丰还没反应过来,接着话头说:“能借五百万出去赌的,哪有简单的!”

李晋听得倒是一乐,对啊,都能从港岛追到这里来,而且还扣着人,这肯定就不是简单的货色。

“你们这做事也忒不讲究了吧!”李晋喃喃自语了一句,抬头望向了天韵茶楼上面。

不用说,刚才那个小偷肯定就是他们派来的人。

难怪说是现金交易,啧啧,这心可真够黑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