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4章 交钱不交人/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按照约定的房间号,李晋两人直接就上了楼找到了地方。

一推开门,马上就看到里面坐着两个黑衣年轻人。

“你就是苏远丰?”一个小年轻站了起来,“钱带来了吗?”

毫无疑问,这就是那几个小混混了。

苏远丰谨记李晋的话,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头说:“我就是苏远丰。”

李晋拍了拍手中的皮箱,“五百万已经在我手里,人呢?”

“妈的!”那个小年轻骂了一声,看着李晋的眼睛也不怎么友善。

苏远丰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李晋却清楚,显然是那个小偷把下面的事情给他们说了,所以他们对自己心怀几分恶意。

“把钱给我!”小年轻骂了一声之后就对着李晋伸出了手,恶狠狠的样子看着很不客气。

“一手交钱,一手放人!”李晋看着小年轻说。

“小子,看来你很不醒目啊!”小年轻的脸上浮现了一丝不屑,“人在我们手中,你没资格跟我们谈判。”

李晋盯了他足足有一秒,这才说:“我给钱,你们就得放人。”

“我们说到做到!”小年轻拍了拍胸脯,“过了钱之后十分钟内,我一定会把人交到你们的手中。”

苏远丰大概是急了,马上就有些心急地对着李晋说:“就……就这样吧!”

李晋本来是不给人就不交钱,但是看到苏远丰的样子就叹了口气,望着小年轻说:“希望你们说到做到,不然……你们会后悔一辈子!”

小年轻切了一声,恐吓谁不会啊!

接过皮箱,小年轻那边马上就看了一下。当看到那五百万的现金时,两人的脸色都露出了狂喜。

这也是在常理,任谁看到这么多钱都会水淡定起来。

“好,你们在这里等着,十分钟之后我们就会把苏毅洋送到这里来!”小年轻点了钱之后将皮箱一关,拎起来就要走。

“慢着……”李晋脸色渐渐冷了下来,“我把丑话先放在这里,如果你们敢耍花招,那么你……”

李晋指了指他的手,“这条手肯定会留不住。”

小年轻脸色一变,不过瞬间就狞笑了一声说:“小子别狂,希望你永远都能保持着这种嚣张。”

说完小年轻回头便走了。

苏远丰马上就看了下时间,然后又有些担心地说:“李先生,你说他们会不会放了毅洋……”

李晋坐了下来,心中虽然知道了大概的答应,但是却不能将实情告诉苏远丰,只好说:“您就放心吧,他们也不敢乱来,肯定会把您儿子给放了。”

苏远丰这样听说之后,脸色稍缓。

时间一分一分过。

一分。

两分。

三分。

……

眼看着已经过去八分钟了,但是外面却依旧毫无动静。

不停看着时间的苏远丰终于坐不住了,赶紧就站了起来,“你说……他们会不会反悔了呀……”

李晋睁开了眼睛,淡淡说:“苏老,您先安坐在这里。咱们就等十分钟,十分钟如果不到,我再想办法。”

苏远丰也没办法,就只好答应下来。

李晋闭上了眼睛,心中却在冷笑,刚才那个皮箱已经被他下了追踪咒,不论去到哪里都无处遁形。

看来这些家伙还真是想死啊!

他心中这么说了一句,时间也堪堪到了十分钟。

十分钟一到,李晋腾地一声就站了起来,看着苏远丰说:“苏老,您先去我的倾城化妆品静待两个小时,两个小时后,我保证将苏毅洋完整地交还给你。”

苏远丰一呆,瞬间就明白了那些人是收钱不放人了。

“小李,这样……我们报警吧……”

李晋呵呵一笑,听着三个渐渐向着这边走近来的脚步声说:“报警就太便宜他们了,最起码得让我废了那个家伙的手再说报警啊!”

话间刚落,门嘭的一声就打了开来,三个非主流发型的小年轻手持铁棍站在门口,其中一个对着李晋张口就笑了起来:“听说你很狂啊,六哥交待了,让我们好好招呼一下你。”

看着这些人突然出现,苏远丰马上就跳子起来说:“快把我儿子给放了,不然我报警了……”

“呵呵……”他们猖狂笑了起来,“老家伙,先想想你能不能出去再说吧!”

“你……”李晋一指最前面那个黄头发的家伙,“右手已经没用了。”

黄头发一愣,马上便怒道:“找……”

死字还没说出来,突然间就感觉到眼前一阵风。

他猛然间就低头,只觉得右手一阵巨痛。

这……

一瞬间,他就看到一道巨大的口子出现在了肩膀处,几乎就将他的整条胳膊给卸了下来。

“啊!”他惊骇地便要叫起来,但是刚叫了一下,一只手就出现一把将他的嘴给封住。

“我说过,你的手废了!”说完,李晋猛地一扯,那条手臂瞬间便被李晋给撕得直接就脱了臼,那里的肉都快要被撕下来了。

黄头发惊骇欲绝,同时痛到了极点。

“嘭!”李晋就如修罗在世,趁着那两个家伙还没反应过来,一拳一个就将他们给撂倒。

一瞬间,三个小年轻已经躺在地上了。

除了那个被他废了手的家伙不住在地上嚎叫打滚,另外两人则完全被他给打昏了过去。

李晋一脚一个踩了过去,那两个人猛然间就惊醒,手中感觉到了一阵剧痛。

李晋大踏步地往外面走去,只撂下了一句话:“我说过,你们最好给我规矩一点!”

身后那三个小年轻已经哭都哭不出来了,李晋下手非常毒,这直接就将他们的手给废了。

出了茶楼,李晋就将苏远丰用一辆的士给送到了倾城化妆品,然后又叫了另外一辆的士,淡淡地说:“去天心酒楼!”

天心酒楼的一个包厢里,此刻正围坐着一桌子的人。

总共加起来得有八个人,其中一个赫然便是刚刚与李晋接触过的小年轻,也就是那个黄头发口中所说的六哥。

只不过小年轻在这里显然是个小字辈,一个劲地给其他人敬酒。

“这南陵果然就是个遍地黄金的地方啊!”一个留着笼沟头的壮年大汉看着眼前的皮箱,操着一口极其蹩脚的港岛普通话说。

“这随便就五百万到手了,而且竟然还这么容易到手。这是个肉鸡,五百万可是太低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