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隔山打牛/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美女这样的表情,韩复生非常高兴,一个劲地在那里说:“就是就是,这人卑劣无比,而且手段更是残忍,人人得而诛之!”

李晋实在是听不过去了,但是又不能说自己是李晋吧,他想了一想,然后就问:“你们就是江湖人?”

李晋的眼神非常迷茫,就跟平常老百姓见到了电视里飞来飞去的那些高人的那种表情。

“跟你有什么关系?”下意识地,韩复生便这么回答。

不过说完之后他就觉得好像不大爽,回头继续看着李晋说:“乡巴佬,没见过江湖人是吧?”

李晋憨厚一笑,摇了摇头很认真地说:“我以前在电视里看过,这算不算?”

“那是假的!”韩复生一脸鄙夷,就跟去过县城里的人看乡下亲戚似的。

“那种电视里的飞来飞去当然是假的,怎么可能是真的,也就只有你们这些乡巴佬才会信!”

李晋搔了搔头,准备装傻到底了。

“那不对啊,你们不会飞吗?那你们江湖人有什么厉害的地方?”李晋很天真地问。

“厉害的地方?”韩复生不屑地看了李晋一眼,突然间就是神色一亮,贼兮兮地看了美女一眼,然后挺了挺胸膛说:“我们自然有很多绝技了,那些绝技都是非常厉害的!”

“说说,都有什么绝技,有什么厉害的地方?”李晋马上就追问说。

“既然是绝技,那自然是就不能给人家看的!”韩复生训斥李晋,不过转头却对着美女说:“曾师妹,师兄这些年都在练一种叫作双重劲的功夫,练的就是隔山打牛的功夫。我这一拳要是出去,被打的东西不会受伤,而是会将力量转移到另外一层,隔着另外一个人才会受伤。”

说完之后,韩复生马上就嘿嘿一笑说:“师妹要不要看看?”

曾师妹心中也起了好奇心,她虽然不喜欢这个韩复生,但是她也知道这个家伙实力不弱,虽然不如其他几个在这边江湖中名声更甚的年轻人,但是也能算是年轻一代的翘楚了。

“师兄不介意绝技吗?”曾师妹淡淡问。

他们虽然是师兄师妹叫着,但其实并非是师兄妹,只是按照辈份那么叫而已。

“曾师妹要是想看,那我自然就不介意什么绝技了!”韩复生脸上一喜,自己表现的时候到了!

“那行吧!”曾师妹是真起了想看的心思,同时也想看看这个人到底有什么样的本事。

“瞧好了!”韩复生顿时就是一喜,马上就回过头说:“我来演示一下,比如说这两瓶水……”

韩复生将桌子上的两瓶水并排放到了一起,然后说:“我现在只要击打这一瓶水,按照道理来说,两瓶水都会被打落。但是如果我用双重劲的话就不会,被人击中的那一瓶水根本就不会掉,只有挨着这一瓶水的那一瓶才会飞走!”

韩复生一脸骄傲地说。

“这么厉害?”李晋马上就很捧场地惊讶地问。

“那当然了!”韩复生轻蔑地看着李晋说:“怎么样,想都没想过吧!”

李晋摇了摇头,呵呵一笑说:“我不信!”

韩复生一瞪眼,没想到李晋这个小子竟然敢不信自己。

“你不信?”他有些火了,这个家伙自己怎么看着就那么碍眼呢,“等一下我要是将这瓶隔着的水瓶给打飞了怎么说?”

李晋马上就说:“那还能怎么说,请你喝瓶水吧!”

“喝水?”韩复生冷笑一声,他是存心要给李晋难堪了,所以压根就没有准备轻放过李晋。

“这样,我要是在不击飞前面这瓶水的前提下将第二瓶水给打下去,那你就叫我一声爷爷!”

叫爷爷?

李晋眼中闪现过了一丝狡黠,虽然说自己要去朱家找他们晦气,不过你们朱家给我罗织了这么多的罪名,先在韩复生这个家伙身上取些利息也不错。

“那这样我多亏,净让我输了干什么,那你输了又要怎么办?”李晋马上就回问说。

“要是我输了,我也叫你爷爷!”韩复生对于自己非常有信心,所以没有任何犹豫就接了下去。

“那肯定要赌啊!”李晋一乐,突然间就对着车厢大吼一声说:“来来来,开盘了……”

车厢没有人注意到李晋他们,毕竟人数不少,也都不熟,而且吵,所以大家都没注意到他们在说什么。

但是李晋这一声大吼瞬间就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李晋的面前,马上便有几个经常坐火车的人就跑了过来,操着一口流利的方言普通话在那里问:“怎么开盘呀?说说……”

这是这列火车上经常发生的事情,那就是打赌开盘。

坐火车实在是太闷了,车上的人为了找乐子会适时来点娱乐,而开盘打赌就是其中一项,经常坐火车的人都知道。

“这位韩复生是江湖中银河门的高徒,听说他们门派有一种神奇的功夫,就是隔山打牛……”

李晋一指桌子上的水,“什么叫隔山打牛相信大家也都知道,这位韩大师的意思就是他现在击打第一瓶水,而第一瓶水根本就不会飞出去,飞出去的是第二瓶水。所以现在韩大师跟各位开盘,赌他能不能做到!”

韩复生原本只是想和李晋对赌,压根就没想到这么一车子人对赌,不过这话李晋已经说了出来他也不好再圆回去了,干脆就默认了,反正自己这一招已经练了很多年了,根本就不用担心不成功。

再说,自己虽然是银河门的人,但是江湖中人也得吃饭啊,也得工作啊!

江湖门派有些混得好的,但是有些混得也很惨,像韩复生这种人只有能力坐火车,这本身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假如说有人给自己送钱,那自然就好了!

这么一想,韩复生就更不会阻拦了,倒是更希望他们都下注。

“我是第一个下注的,只不过下的不是钱,而是一个承诺……”李晋的声音很大,将其他人的声音完全就给盖住了。

“我要下的,那就是赌他不能做到,而赌注就是谁输了就得叫谁一声爷爷!”李晋一拍桌子,大声地说。

“好!”赌的虽然不是钱,但是却让他们很兴奋,毕竟这种东西很少人赌,那就代表有新鲜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