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6章 我是神医/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程皓宇感觉到了一股来自心底的极端恐惧,他看着这个面无表情的年轻人,突然间就浑身战栗。

“你不能杀我!”他拼命让自己保持冷静,然后看着李晋,“我的表哥是朱家的弟子,你要是敢砍了我的手臂,将会遭到朱家的报复。到时候天下之大,将无你容身之地!”

这是他的底牌,也是他敢在这个延河城里这么放肆的原因。

对,没错!只要抬出朱家,那么在延河肯定就没事,因为没有敢惹朱家!

想到这里,他心底的恐惧倒是消掉了大半,反倒是勉力站了起来,冷笑着看着李晋。

“我没说要砍你一条手臂……”果然,李晋开口了,而且一开口便是这句话。

果然有用!

他怕了!他怕了!

程皓宇心底在狂喜,没错,这个年轻人怕了自己,趁着现在,自己应该再加把火。

“你已经得罪我了,你要是现在自己把手臂砍下来,那么我可以保你性命无忧!”程皓宇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怕李晋了,而是非常高傲地说,仿佛那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

“打断别人说话不但是不礼貌,更重要的会让你误会话里的意思!”李晋看着这个自以为是的家伙,脸上带着一股淡淡的笑意。

“我说我没说砍你一条手臂,只是因为我刚才觉得砍你一条手臂实在是太便宜你了,所以我决定了,除了砍一条手臂之外,我还要砍你一条腿!”

程皓宇瞬间就倒退了两步,怒声说:“找死,我是朱家的人……”

噗!

话说到这里,李晋的刀已经挥出了。一阵血光飞过,程皓宇的手臂已经齐根而断,掉落在地。

“啊!”程皓宇从来就没想到砍掉手臂竟然会这么疼,他倒在了地上,然后疯狂地在地上翻滚。

“不要……放过我……”他好不容易让自己不再翻滚,看着李晋。这个时候终于明白过来了,眼前这个年轻人,人家压根就不管你是谁。

“我是个做事很讲道理的人……”李晋缓缓走近,那把长刀依旧在滴血。

“你们想砍我一条手臂,所以我也砍了你们一条手臂,这个没有收利息的举动,我认为很讲道理。”

李晋看着程皓宇。

程皓宇都快哭出来了,他这一刻终于算是明白了之前那些被自己殴打也好砍伤也好的人的心情了,绝望啊!

“我就是收钱替人办事,你要找的话找他们去……”程皓宇的声音都颤抖了起来。

“你有个很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打断别人说话……”李晋摇了摇头,然后说:“他们我自然要去找,但是你们这账也得算。这些人你算是老大对吧,那么好,我要是平白无故断了你一条腿你肯定不服。那我现在就入告诉你原因。”

“身为老大,得到的比别人多,那么自然出的力也要比别人多。他们我只收本金,那么利息就应该在你这里收。那一条腿,便是利息了!”

李晋说完,手中的长刀重重挥下。

“啊!”程皓宇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声,大腿那里血流如注。

“你应该庆幸,你还活着!”李晋冷笑一声,将手中长刀往江里一扔,头也不回地便走了。

闹了这么大动静,这里肯定等一下会有人发现的,李晋不想多惹麻烦,所以马上就退走。

心真毒啊,这样就想要我一条手臂。要不是我在这里有事,现在就非得找你卸了你一条手臂才解了我心头之恨。

李晋边走边想,眼中寒光越来越冷。

李晋越走越远,很快就到了朱家的门口。

朱家老宅跟他见过的其他世家大族的老宅也一样,都是古典的建筑,庭院结构,非常繁复宽阔。

李晋在那里看了一会,然后就准备离开。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个声音在朱家老宅门前响起,“我想拜见朱家主!”

李晋看过过去,那竟然是一个个子并不高的少女,看着大概在十七八岁的样子。

门打了开来,一个中年男人走了出来。

“拜见我们家主?”中年男人大概是这里的理事,倨傲地看了她一眼,然后说:“名帖呢?”

少女有些拘谨地说:“我没有名帖……”

“没有名帖就想见我们家主?”中年男人一脸鄙夷,“要是这样,那我们家主一天不知道要接见多少人。真是笑话!赶紧给我滚……”

说着中年男人就挥手赶人了!

“等等……”少女显得非常急切,“我是冯守仁的弟子,我师傅跟朱家主曾经有过交情,还请通报朱家主一声……”

“交情?冯守仁?”中年男人一怔,不过瞬间就把脸冷了下来,“小姑娘,话可不要乱说,冯守仁早就死了。再说……”中年男人嘿嘿一笑,“就算他没死,听说也成了一个废人了……赶紧滚,不然等下我就要放狗了!”

“你……”少女大怒,但是面对这样的恶奴却没有办法。

“你告诉他,就说冯守仁只是来取一件十年前寄存在你们朱家的一样东西。我冯门子弟一向顶天立地,也不用你们朱家做什么。”

少女深吸了口气,长声说道。

“滚!”中年男人头都没有抬,阴森地说:“要是再敢在我朱家门前出现,那就别怪我们朱家不讲往日情面了!”

说完之后就听嘭的一声,那扇朱门已经彻底关闭了。

少女在外面气得浑身都发起抖来了,过了一会儿,这才回头往回走,但是没走两步便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李晋看得奇怪,这个少女所说的冯守仁是谁?

李晋要真是江湖中人,那听到这个名字肯定就会大惊失色,因为这个名字在南方江湖就是一个传奇。

“我没用……”哭了一会儿之后,少女便变成了啜泣之声,边走边在说自己。

“师傅,朱家人太可恶了,我拿不到那根东西给你治病了……”少女不住埋怨自己,不过瞬间她就抬头回望了一眼朱家高门大宅,“哼,那就是我师傅的东西,不要脸地自己藏了起来。今天晚上我就算偷我也要偷出来!”

咳!

便在这个时候,前面一个咳嗽声响了起来,李晋一脸神棍样地走了出来,笑嘻嘻地说:“姑娘,我是个神医,专治各种妇科……啊,不对,疑难杂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