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盟友/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医治正式开始,在李晋的要求下冯守仁将上半身的衣服给脱了下来,然后李晋将温水洒在他的身上。

李晋一脸严肃,开始用分筋推拿术开始帮他推拿了起来。

冯守仁的病因是被人所伤,体内寒毒久积,所以才变成了今日的症状。

寒毒一久,自然会侵蚀到身体的各个部位。李晋这么推下去,目的就是利用推拿再加上灵气将这些寒毒给清理掉。

灵气从他的手掌中缓缓溢出,然后慢慢地渗入到了冯守仁的身上。

灵气一入体,冯守仁便感觉到了异样,片刻之后他就大骇。

难道说……这个年轻人竟然是用真气在给自己疗伤?

冯守仁脸色大变,真气疗伤要求非常高,不但要求疗伤的人真气充沛,更是因为这种疗伤之法会大伤疗伤者的根基。

特别是受伤的人境界越高,那么给他疗伤的人危险就越大,而自己跟李晋素不相识,他竟然肯用这种方法给自己疗伤。

这种侠义心肠,现在江湖中根本就没有几个人能做到。

当然另外一件让冯守仁惊讶的事是李晋敢这样给自己疗伤,那就说明他对于他的实力非常强横,至少不会比自己低。

年纪轻轻竟然能有这样强横的实力,这让冯守仁更是惊人天人。

当然冯守仁可能压根就没想到,李晋用的根本就不是什么真气,而是灵气。

这种灵气在疗伤方面比真气好用太多,而且只要李晋吸收有灵气的东西即可储存,倒是比真气好来得容易。

李晋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给冯守仁造成了多少大的冲击力,只是细心感受着冯守仁身体的变化。

正如他所料的那样,自己的灵气是很管用。

那些寒毒一碰灵气便纷纷向着外面退去,就好像老鼠见到了猫一样。

“嗯……”这种感觉让冯守仁直接就轻轻嗯了一声,显得非常舒服。

“师傅……”少女一直紧张地盯着那里,听到师傅这个声音,她马上就紧张地说:“师傅,怎么样?”

“我没事……”冯守仁挥了挥手,示意她出去。

少女看了一眼李晋,然后就出去了。

李晋闭上了眼睛,随着感觉慢慢推拿。

不得不说冯守仁身上的寒毒已经非常之久了,尽管李晋的灵气能将寒毒化掉,但是却非常损耗灵气。

半个小时之后,这里面已经是蒸腾了一片。

冯守仁身上渗出了一丝丝黄色的汗,看着非常恶心。

又过了大概十几分钟,李晋这才收手。

呼!

李晋瘫坐在了旁边,头上的汗已经像是雨水一样打了下来。

冯守仁却是容光焕发,看着就跟年轻了好几岁似的。

“好了?”冯守仁的声音有些颤抖,虽然他感觉身体已经轻盈了许多,同时经络也感觉畅通无阻,但是依旧不能确定。

“还没完全好!”李晋坐在了那里,有气无力地回答,“你的寒毒实在是太久了,我一下子不能完全排除干净。”

“多谢小兄弟了!”冯守仁站了起来,对着李晋便是认真地行了个礼。

他再清楚不过了,以真气给自己疗伤,这种大恩他冯守仁是怎么都还不清的了。

李晋抹了一把头上的汗,苦笑说:“冯前辈,我也不是白给你治病的。我现在浑身虚弱,不知道能不能给你进行下一次疗伤了。听说你手上的有玉阳花,但是假如有玉阳花给我补充一下,我肯定能帮你治好!”

冯守仁根本就不疑有他,这玉阳花的确是有这种作用,他马上就说:“我手头上以前倒是有,不过之后放在了朱家,唉……”

说着他就叹了口气,朱家是什么人他已经看清楚了。

“那无妨!”李晋摇了摇头,“只要是前辈的就成,到时候我跟前辈一起前往朱家,前辈不用做什么,我自然会拿过来。”

冯守仁啧啧称奇,李晋的年纪实在是不大,但是说这句话的时候却显得十分自信,仿佛这个延河第一世家在他的眼里根本就不值一提。

“那倒是不用!”冯守仁长身而起,傲然说:“我虽然才恢复了五成左右,但是要是去朱家,只怕还是没有人能挡我。这玉阳花就是我冯守仁的,要拿回来,那也是我自己去拿。”

冯守仁这一下战意勃发,李晋只是感觉到了一阵空气凝滞。

李晋心中一惊,这冯守仁实力很强大啊!

“冯前辈要去找朱家理论?”李晋眉头一皱,马上就问。

“不错!”冯守仁眼中寒光闪烁,“当日我为他朱家出头,所以才成了今天这个模样。哼,这些年来朱家不但对我没有任何感激,反倒是向外谣传我早已经死了。”

李晋沉吟了一下,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啊!

看来自己这一回出手还真是对了!

“咳……”李晋想了想,然后嘿嘿一笑说:“前辈,那能不能明天他们开定罪大会的时候去?”

冯守仁看着李晋,奇怪地说:“当然可以,只是为什么要定罪大会的时候去?”

李晋呵呵一笑,有些尴尬地说:“因为……明天他们定罪的人是我。”

冯守仁一惊,惊讶地说:“你就是李晋?”

李晋搓了搓手,赶紧解释说:“我是李晋,但是绝对不是他们口中那个十恶不赦的李晋……”

李晋赶紧先说明,这事要是真扣到自己头上来了,那自己可就亏大发了。

“我相信!”没想到冯守仁很认真地说了这么一句。

这倒是把李晋给愣了一下,惊讶地看着他说:“你真的相信?”

“那是自然!”冯守仁很自信地一笑,“能损耗真气给我疗伤,虽然你是有目的,但是这个代价也未免太大了。而且朱家是什么德性,我比你更清楚,泼人脏水的事情他们干多了,在你身上用出来,一点都不奇怪。”

李晋这才真正松了口气,终于有个盟友了。

“前辈,我也不瞒你……”李晋苦笑一声,然后就将事情原原本本地说出来了。

他不是傻子,这个冯守仁摆明了身份不低,甚至可能说话比朱家人还重,趁着这个机会把事情说清楚,说不定冯守仁还真能给自己帮个大忙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