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0章 坑人没商量/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直听到李晋说完,冯守仁才勃然大怒说:“竟有此事?”

李晋点头说:“没错,确实是有这种事情。冯前辈可以去打听打听,我镜山湖现在风头正劲。他们为了谋夺我的家产,几次三番派人强夺,更是想将我杀了。如果我是一个普通的商人,只怕早已经死了!”

李晋自然不会把提取灵气可助长练功的事情说出来,于是就把他们说成想霸占自己的家产,反正这事情也没差。

“真是禽兽不如!”冯守仁怒拍了一上桌子,就听嘭的一声那张桌子瞬间就断裂了。

“李兄弟不用怕,我冯守仁既然现在已经恢复了大半实力,那么这个主我自然要作一作了!”

李晋闻言就是一喜,虽然他来的时候是准备打上门去的,但是有这么一个人帮自己说话那自然更好了。

“真以为江湖定罪令是他们朱家说了算?”冯守仁马上就冷笑,“他们可能忘了,上一任的召集人是我。如果不是我自己在受伤后不想再在江湖中出现,什么时候才能轮到他们朱家嚣张!”

有戏!

李晋心中大喜,听冯守仁的意思那自然是他拥有很大的江湖地位。

“冯前辈,明天就是定罪大会了,这样吧,我给您开副药,虽然说不能让您马上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但是也能调和身体。”

李晋马上就写了一个方子。

冯守仁对于李晋现在是十分相信,马上就交给少女让她去抓药。

少女看到师傅竟然站了起来,而且看着还年轻了不少,顿时就是欣喜若狂,对于李晋也终于是认可了。

看来自己这次还真是歪打正着了,真请了个神医回来了!

少女一路小跑着去抓药了,而李晋也告辞了冯守仁,慢慢走回客栈。

原本只是奔着玉阳花和恶心一下朱家去的,没想到竟然认识了一个江湖上不输于朱家的存在,这让李晋感觉非常不错,好人就是有好运啊!

他心中十分畅快,一边都差点唱出歌来了。

回到了客栈,已经不晚了。

延河跟别的城市不一样,这个城市很早就进入了休息状态,跟古代差不多,远没有现在很多城市十点之后热闹无比的景象。

所以李晋到的时候已经差不多是万家灯火俱灭的状况,客栈也早已经打烊,幸好留了门李晋才溜进去。

进去之后李晋就上了楼,直接便到了自己的房间前。

只是他刚刚站到门口就感觉不对劲,一股强烈的危机感就围绕着他。

不对!

李晋瞬间就停了下来,那双拿着钥匙的手也定在了那里。

他打开了隐藏的眼睛,往里面一看,黑暗之中好像便亮了起来。

里面的门后,一个人脸色阴冷地躲在了那里,而且手里还紧紧握住一根木棒。

那根木棒看着很粗大,显然是给李晋准备的。

“是他!”李晋一看到这个家伙就火大了,没想到自己没找他他倒找上门来了。

这人赫然就是曾可的师兄!

“既然来了,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李晋冷笑一声,这个家伙非得要来惹自己,那么自己就给他一些颜色看看。

他将钥匙插到了钥匙孔,就像正常那样将门打开。

里面的人瞬间就紧张了起来,握着的木棒随时就要甩出来。

李晋冷笑一声,将门打开。

曾可的师兄瞬间就举高了木棒,就等李晋跨过门的时候给他头上来一下。

但是便在这个时候,李晋突然间就用力甩了一下门。

嘭!

门被李晋拉回拉了一下,然后再次向着后面撞了过去。

这一下实在是太快了,曾可的师兄完全就没有防备,一下子就被门给撞了个正着。

这一下那个木棒直接就砸在了他的头上,顿时他就疼得尖叫了一声。

“有小偷!”李晋二话不说就大叫一声,也不管什么,直接就脱下外套往他头上一套,然后死命揍了过去。

李晋这一下响动太大,客栈老板还没有睡觉,闻听之后马上就跑了过来。

灯光一开,李晋马上就反应过来了,往后摔了一把,对着正要进来的老板说:“就在这里,别让他跑了!”

延河民风彪悍,而且因为不少世家门派,所以这里的治安其实也还可以。客栈老板听闻竟然有人在自己的客栈偷东西,顿时就大怒,拎着一个消防器就走了过来。

里面曾可的师兄在李晋摔出去之后就要将外套给拿开,但是还没等他拿开,一消防器已经砸了过来。

“我靠!”曾可的师兄被砸了个正着,甚至他都感觉到了自己的鼻子在流血。

“小子,也不长眼,竟然敢来我这里偷东西,我去你妈的!”客栈老板将消防器一扔,然后就扑了上去,好一顿拳打脚踢。

可怜曾可的师兄被牢牢给套住,连声音都难以发出来,只能被这样狠揍。

而且更让他感觉到害怕的是,一开始还是一个人揍,后来却好像不止一个人,竟然是一大批人。

这些人就跟打沙包似的,根本就不留余力地往他身上狠揍。

“行了行了,别把人给打死了……”李晋听着曾可师兄的惨叫声,知道这个家伙被修理得不轻,这才站了起来,一边揉着自己的肚子一边劝解,那感觉就跟他刚才被人狠揍了似的。

其他人也出了这口气了,顿时就站了开来。

这些人有些是这里的工作人员,有些则是酒店的住客,一听有小偷,这些人全都上场了。

“报警吧!”客栈老板是个中年胖子,这个时候出气了,也出了一身汗,这才说了一句。

报警!

曾可的师兄吓了一跳,但是却没办法。

李晋却装模作样地走了过去说:“我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竟然敢在延河偷盗……”

说着他就过去将外套一拿,等看到曾可的师兄时这才惊讶地叫了一声:“是你?”

曾可的师兄原本还想用手挡住脸,但是李晋这么一声吼了出来马上就知道自己是挡不了了,哭丧着脸对着李晋。

“是我……我……”这个人也是笨,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开脱。

“你们认识?”客栈老板赶紧问李晋。

“哦……”李晋心中冷笑,但是嘴上却赶紧点头,“没错,我认识他。误会,只是一个误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