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7章 冯守仁的威望/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句话出来,瞬间就让朱家人脸色大变,几乎没有任何的反应,朱经马上就站起来怒喝道:“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

“就是,谁在这里胡说八道!”

“朱家的产业那么多,怎么会去夺别人的东西!”

……

一些人马上也跟着大叫了起来,看着他们的样子一个个激动的就跟说到了他们一样。

“胡说八道?”大门之外缓缓走进来一个戴着帽子的人,那些散修看到之后,竟然纷纷不由自主便退了开来。

李晋看到他来,终于露出了一丝笑意。

“我冯守仁什么时候也会胡说八道了?”他终于走近,将头上的帽子给摘掉,然后对着他们说。

“冯守仁?”这三个大字就像是三颗炸弹一样扔在了他们的心中,因为这个名字代表着无数的传奇。

几乎在一个瞬间,那些原本坐着的人全部都站了起来,惊讶地看着来人。

冯守仁不是早死了吗?怎么会在这里出现?

“是上一任的扛把子吗?不是听说他死了吗,怎么还活着?”

“我靠,神迹啊!冯大师竟然没死!”

“怎么回事这是?”

……

许多人都无比激动,因为他们都听说过冯守仁的大名。有不少人更是亲眼见过冯守仁,不管如何,这都是江湖上的一个传奇啊!

“竟然是他?”果然,就是沙海就惊讶地站了起来,看着场中的冯守仁一脸惊疑。

“他不是死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朱经惊讶地看着冯守仁,那张脸先是惊骇,然后便是一脸笑意地走了过去说:“冯大哥,有的是你,没想到你竟然还活着,真是老天有眼啊!”

朱经说着就拍了一拍冯守仁的肩膀。

但是冯守仁却斜斜一躲,直接就躲开了他的手,淡淡道:“这一声大哥我可担当不起。”

朱经有些尴尬,但是却呵呵笑着说:“说哪里话,咱们一直都是兄弟来的。”

冯守仁根本就不理他,而是走到了上边,看着下面那一群人,淡淡道:“听说,你们是在开定罪大会?”

一时间,那些人都没有声音。

“孟平舟!”冯守仁看向了右手边第三位坐的人,正是西山派的掌门。

“冯大师!”孟平舟赶紧就起身对着冯守仁行了个礼。

“孟老爷子还好吧?”冯守仁淡淡地说。

“好好好……家父现在吃得好睡得好,一切都好,多谢冯大师挂念。”孟平舟有些战战兢兢,这气氛哪里不对啊!

“很好!”冯守仁点了点头,突然就笑着对他们说:“谁说我之前死了的?”

这一下大家就看向了朱经了,冯守仁跟朱家极其要好,当年说冯守仁死了的也是他们。

朱经知道自己肯定是躲不过去,马上就认真地说:“冯大哥,这事是我说的。但是也是因为我们久等冯大哥不回,所以就以为冯大哥去了。实在没想到苍天有眼,冯大哥还活着。”

别人看到朱经这个回答和这个神情,全都点了点头,一点都没起疑。

“哦?”冯守仁呵呵一笑,然后说:“那我召集人之职呢?”

格登!

朱经心里一个格登,这事才是最重要的。

当年这边的江湖以冯守仁为首,朱家再盛也不过了冯守仁的一个把兄弟而已,在冯守仁的光芒下,朱家就算是世家也没有显得很重要。

朱家之所以能坐上召集人之职,那是因为冯守仁离开了,不得已补上去的。

现在冯守仁回来了,这个问题就有些难搞了。

“既然冯大哥已经回来了,那么这召集人之职自然是重新再选了!”没想到朱经倒显得很大方。

“只是如今李晋这个恶贼在江湖为害,实力是召集人最重要的素质。所以这重选召集人,咱们应该按实力来!”

朱经阴险一笑,他早知道冯守仁没死,只不过冯守仁的性格他很了解,已经成了活死人了,他没死已经和死没什么区别了,所以他也懒得去找他。

只是没想到今天的冯守仁竟然会跟之前不一样,还在这么重要的情况下给自己来这么一下。

不过那又怎样,冯守仁身中寒毒,只怕身上早已经不剩两成功力了,虽然说之前的冯守仁如高山一般让人不可攀登,但是现在的冯守仁早已经不值一提了。

“你说的实力就是看谁的武功高呗。”冯守仁淡淡一笑,“现在你既然是召集人,那么也简单,我们来打一场,你输了,那么这召集就是我的。我要是输了,退出江湖,这召集人还给你。”

中计了!

朱经内心想狂笑,但是脸上却装出一副痛心的样子说:“冯大哥,我们可是好兄弟,难道真的要这么比一场吗?”

“怕了?”冯守仁看着伪善的朱经,心里却在叹息,自己以前怎么会瞎了眼,跟这样的人称兄道弟。

“为了江湖同道,即使是得罪了我也得比一场。”朱经一脸正气,看着冯守仁说:“冯大哥,既然这样,那么我就得罪了。”

冯守仁只是一笑,这样的伪装你也不嫌累。

要比武了!

一瞬间,那些人马上就激动了起来。

朱经是当代召集人,而冯守仁则是上一代的。冯守仁是传奇,但是朱经也不差。

他们两个人要交手,那自然是让他们这些人激动无比。

“师傅,他们要比试了?”不要说别人,就是曾可都瞪大着眼睛看着场中。

“没错!”沙海一脸的神往,“这可是两位宗师啊!不说其他人,就算是我也没见过这种阵仗啊!”

“那师傅认为谁会赢?”曾可马上就问。

“朱家主!”沙海神秘一笑。

“为什么?”曾可紧接着问。

“很简单,别人看不出,但是我一眼就看出来了。冯守仁的实力是很强,但是他好像受过伤。你看他走路轻飘飘的,完全就不像是一个会武功的人。他……必输!”

沙海抚了抚并不多的胡须,很肯定地说。

“我倒不觉得!”便在这个时候,身后一个不大和谐的声音传了过来。

沙海回头一看见是李晋,马上就没好脸色地说:“你懂什么!”

李晋却认真地说:“冯大师脚下轻浮,有没有可能是已经达到了一定境界,根本就不用表现得那么浮于表面了。”

“笑话!”沙海一脸嘲讽,“到了一定境界?你知道冯守仁最后一战是跟谁吗?敖巩!那是高手中的高手。就算是冯守仁赢了他,恐怕也落下了病根。难怪冯守仁没死都不肯出现了,肯定是他受了重伤所以才这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