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2章 玉阳花/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沙海这个在江湖中也赫赫有名的老前辈哭着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所有人都静默无语了。他们都明白,朱家输了!

不但是输了,他们连底裤都输了!

朱经都已经低下了头颅,那么其他人自然不会再跟李晋多说什么了,毕竟大家都不想跟他起冲突,惹不起他啊!

李晋就这么看了他们一眼,然后缓缓地走出了朱家老宅,踏在了朱家那块古老的牌匾上。

我不管你有多么久的历史,我也不管你是什么召集人扛把子,但是我得告诉你,惹了我,那就得付出代价,这就是李晋今天想要跟这些江湖人说的。

王岭哭丧着脸看着师傅,他也没想到这个家伙竟然是李晋,他只是上次被李晋给揍了一顿又吓怕了而已。

事实证明,自己的选择很正确,没有再去惹他,不然这个时候可能不知道得被李晋揍成什么样呢。

曾可将沙海扶回到了位置上,现在这个老头已经全然没有了刚才的意气风发的模样。

曾可眼神复杂地看了李晋的身影一眼,然后脸色坚定地跑了过去,就在拐角的时候追上了李晋。

“你利用了我……”曾可看着他说。

李晋苦笑一声,没错,自己是利用了他这么光明正大地跑进来。

“我也不想,但是没办法。”李晋很真诚地道了个歉,“我要是不请你帮忙就没法进来,要进来也是得像他们那样硬闯。不过我还是很感谢你的!”

曾可的脸上露出了恼怒的神色,“李晋,你真当这些江湖人士是你手上的玩物吗?”

李晋摇了摇头,一脸认真地说:“不,我从来都没有想过。相反,我只是来替自己洗刷掉那些江湖人物泼在我身上的脏水而已。”

被李晋这么一说,曾可马上就哑口无言了。

是啊,李晋是被他们给诬陷的,他今天在这里的手段虽然说有些让人不好接受,特别是连自己的师傅都被他给揍了一顿,但是他只是给自己洗刷冤屈啊!

“好了,我要走了,以后有什么事可以来找我。”李晋的确是有些喜欢这个心肠不坏的女子,微微一笑,转身便走。

曾可看着李晋的身影,沉默了一会,脸上竟然有一些失落。

回到了客栈,等到了下午四点左右,冯守仁上门了。

他的手上捧着一个长盒子,看着似乎是装着很重要的东西。

“这便是玉阳花了!”李晋将长盒子接过,冯守仁在那里给他解释。

“不错!”李晋心中欢喜,这次自己可真是没白来这里啊。

“冯前辈,你身上的伤再经过一次推拿应该就能差不多好了。剩下的调养就要靠药物了,到时候我开几副药给你,你只要按时服用就行了。”

冯守仁见识过李晋的神技,早已经是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了,所以马上就一脸欣喜地说:“那就多谢李兄弟了!”

他冯守仁虽然是个前辈,但是李晋不单是医术惊人,而且在那里表现得连功夫都很惊人,冯守仁也不敢托大,竟然以平辈论交。

李晋笑了笑,然后就打开了盒子,露出里面一件看着已经有些年月的玉阳花。

玉阳花有三片叶子和一株花,叶子呈现灰色,而花却是金黄色,虽然说已经干枯了,但是看着却非常鲜艳,就跟刚长出来似的。

“这株玉阳花曾经是我在极西之地的地方采集到的,生长于绝壁之中,吸引天地精华。”冯守仁在旁边解释说。

李晋点了点头,竟然直接就将一片叶子给扯了下来,然后开始往嘴里塞。

冯守仁看得一惊,这哥们怎么就这样往嘴里塞呢?

他张大着嘴巴,吃惊地看着李晋。

但是李晋这一口下去已经将那片叶子给吞到了肚子里去。

要说这玉阳花果然是连神农咒语里面都有专门记载的异物,这一口刚下去李晋就觉得全身好像有一团火似的,让他觉得浑身都是劲。

没错,这绝对不会比何首乌差,甚至更好!

李晋一脸激动,现在自己手上已经没有了何首乌,找到了这个东西那就不怕了。

“李兄弟……”冯守仁看得莫名其妙,忍不住就出言提醒说。

“冯前辈,我马上就帮你疗伤!”现在李晋全身都是劲,灵气充盈,这时候疗伤肯定比上次要好。

冯守仁惊疑地看着他,不过见他这个样子也不多说。

疗伤开始,李晋全身灵气,随便释放一下便如江水一样进入到了冯守仁的体内。

这些新来的灵气不但多,而且纯度也高,那些寒毒一接触到马上就退去。

好舒服!冯守仁只感觉暖洋洋的,非常舒服,而且全身通体舒泰,就好像洗髓过一样,全身的垃圾都被清洗干净了。

李晋灵气奔放,彻底将冯守仁身上的寒毒清除干净。

不一会儿,但见整个房间云雾蒸腾,看着就跟仙境似的。

云雾慢慢地将他们笼罩在了里面,瞬间就消失无影了。

半个小时之后,李晋这才收手。

他依旧是满头大汗,只不过这次的满头大汗跟上次不同。

上次是因为李晋的灵力储存已经不多了,所以结束的时候感觉全身都乏力。而这次不同,这次他都没有任何乏力的感觉,那些消耗掉的灵气根本就没有多少。

反倒是这样一来倒将他的躁狂感给消失了,现在他体内的灵气不再是江河大海,倒是山涧小海那样潺潺流动。

看着虽然说平淡细小,但是胜在细水长,并且只要李晋愿意,那些小溪流马上就可以汇溪成河,并河为江,江入大海。

这一次消耗掉这些灵气,李晋反倒是精神饱满了起来。

云雾散尽,就看到冯守仁慢慢坐了起来。

啪!

冯守仁突然间就是空手对着前面劈了一掌,就听到一声脆响,前面的一个杯子马上就凭空碎裂,掉到了地上。

凭空击物,这完全就是靠真气击打出力量,将杯子打碎,这可是太难了。

李晋也不由惊讶,他自信也可以做到,但是自己这是投机取巧,人家冯守仁可是实打实的,不简单呀!

“多谢了!”冯守仁对着李晋很认真地行了个礼,他现在已经差不多痊愈,看这延河江湖,还有谁是他的敌手!

而这一切,都是拜眼前这个年轻人所赐,他真心地感谢李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