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9章 你们没有资格/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素看着得意洋洋的李晋,知道这一局是扳回来了。只是李晋下了好大的血本而已,这里面不论哪一个人都原本不能轻易惊动的人,但是李晋都用了。

“别想了,吃完饭咱们就走吧。”李晋嘿嘿一笑,然后又严肃地说:“你或许很奇怪,但其实我就是想将事情闹大而已。他不是嚣张吗?行,我治不了他,但是我请能治得了他的人来治他,让他知道,这世界不是他们说了算。”

白素默然无语,隔了一会才说:“行吧行吧,谁让他们的太长那么恶劣。这边的事情解决了,那么行医资格证那里呢?”

这事李晋也头疼,因为在这方面他没有什么底牌,如果说有,那就是白芷明他们。

但是现在很明显,白芷明他们现在恐怕也被压制了。

“听说他们正在讨论怎么处理你呢!”白素摇了摇头,“现在境况不妙,我有些担心你的行医资格证会丢掉。”

这个证李晋虽然不大在意,但是被人家这样弄掉他也不爽。

此时的越州各大医院的负责人正坐在会议室里开会,一个个严肃无比。

原来只是取消一个人的行医资格证是用了不这么大阵仗的,但是白芷明表现出了强烈的意愿,一定要保留李晋的资格,这让以谢延为代表的第一医院产生是强烈的危机感,马上就结成了联盟,要一起合力将李晋的证取消掉。

“咱们向来都是投票说话,现在咱们越州医院的代表都来齐了,大家就投票决定吧!”谢延不怀好意地说。

“不行!”白芷明当然反对了,这明显就是结成联盟了,要是反对票还不被他们给投死。

“白医生,这怎么就不行了?”谢延虽然是个副院长,但是要是单拼白芷明肯定是拼不过,所以才拉上这么多人。

“我可是听说过了,这李晋的证当初就是你办的。我问你,他有进行正规的考试吗?”

“他虽然没有考过,但是他却是上次猪瘟的时候救大家于危难之中,这事大家都清楚吧。”

白芷明当然不服,马上就回击说。

“白医生,我说句不该说的话,那虽然是医生,但好像是兽医的范畴。”另外一个人呵呵笑着说。

“就是啊,这是兽医啊!”

“治猪怎么能和治人相提并论呢?”

……

一时间,其他人纷纷议论了起来,都对李晋的事情不以为然。

“他治的是人!”白芷明心有些累,这些人的心思他如何能不知。其实年年的义诊也都是给自己医院攒些名声而已,但是不管你怎么样攒名声,人你还得救吧。

这次真是已经踩到了白芷明的底线了,像谢延的这种做法,他一万个不同意。

“谢延,我倒要好好问你,李晋他为什么打你?你们去梅河镇义诊的时候,发生过什么事情?”

白芷明冷眼看着他,寒声问道。

谢延脸色一滞,但是马上就说:“白医生,这事跟我们今天讨论的事情不相关。”

“不相关?”白芷明冷笑,“你要不是被李晋给打了,你也不会想着去吊销他的资格证吧。”

“白芷明,你别欺人太甚!”谢延被戳中了痛处,顿时就大怒,也不再客气了。

“欺人太甚的是谁!”白芷明也腾地一下就站了起来,“谢延,你还好意思跟我说这些。你身为一个医生,竟然延误给病人救治的时间。我问你,你不该打谁该打!”

“白芷明,你别血口喷人,别以为仗着你们白家几代行医就可以随意污蔑人!”谢延彻底怒了,这件事情被揭出来毕竟脸上不好看。

“对啊,白芷明,你说这话可要负责啊!”这时候,另外一个人站了起来。

这人叫毛寿,是第一医院的院长。

“毛院长,谢延是个什么德性你也不是不清楚吧。”白芷明是已经彻底放开了,马上就反击说:“我问你,你这番包庇他,恐怕也是因为这事曝出来于你们医院的名声不利吧!”

“白芷明,你还有完没完了。”毛寿恼羞成怒,这事其实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不说罢了,但是这白芷明实在是不知趣,竟然就这么当众讲了出来。

“我看大家也不用讨论了,就投票表决一下。”谢延知道这事要是吵下去,赢肯定是自己赢,可以也能让白芷明给咬得一身是伤,所以干脆就快刀斩乱麻,把李晋的行医资格给吊销了先。

结果大家都同意,于是便开始投票。

“同意吊销的就举手!”毛寿重新坐了下来,沉声说。

刷!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这二三十个人除了白芷明之外竟然一致地举手表示赞成。

“行了,那这件事就到此为止。”毛寿和谢延的脸上闪现出了一丝得色,我看你们能蹦到什么时候。

一瞬间,白芷明心如死灰,眼看着这么不公平的事情发生,但是自己竟然无能为力。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大门突然间就打了开来,然后从外面传来了一个有些轻佻的声音。

“哟,这么多人呢,商量好没有啊!”

三个人走了进来,当头的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小伙子。身后跟着两名女性,一个他们很多人都认识,是白素,至于另外一个则不大认识。

只是让他们惊讶的是,这个年轻的女子竟然是穿着军装。

军队的人!

他们都一惊,这是怎么回事?

来人自然是李晋,他望着愕然的他们嘿嘿一笑说:“怎么着,不认识我?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李晋,是一个医……生。”

他故意将医生两字拉长,就是说给他们听的。

“你现在已经不是医生了!”谢延嘲讽地说。

“我不是医生?”李晋张大着嘴巴,好像很惊讶。

“他们……都投了赞成,说要将你的行医资格证吊销。”白芷明感觉有些累,苦笑着对李晋说。

谢延一脸得意的笑,看你嚣张,现在嚣张不起来了吧。

“吊销?”李晋惊讶地看着他们,茫然地说:“你们有资格吊销我的资格证吗?谁给你们的权利?”

众人都是一愣。

谢延怒道:“我们这是全越州医界商量的结果,自然有权利!”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那个一直没有出声的女军人走了前来,轻咳了一声说:“你们……没有资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