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9章 豪门之下无尊严/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李晋最后一巴掌将他抽飞了出来之后,李晋这才终于停手,坐了下来带着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说:“两件事情,我只接受一次拒绝。如果你再敢拒绝的话,那从今以后,便再也没有潘良元这个人。”

潘良元一听这话就快要尿裤子了,刚才李晋抽他的时候浑身都带着一股杀气,他丝毫不怀疑眼前这个年轻人会杀了自己。

“我说我说……”潘良元都快要哭出来了,命要紧啊!

“我马上就打电话让他们把东西还给你……”潘良元疯狂地大声呼叫,那感觉就是怕李晋听不到似的。

“马上!”李晋脸色阴沉地说,同时甩出了自己的手机。

潘良元马上就拿起了电话,然后颤抖着开始打电话。

“快……快把倾城化妆品的东西还给他们,还有再也不用管这件事情了,他们所有的手续都齐全,是我们搞错了……”

潘良元对着电话大喊,生怕自己被李晋抓住说敷衍。

那边懵了,刚想要说什么,潘良元便怒吼一声说:“快按我说得办,不然等我回来将你们一个个都给炒了!”

那边的人这才赶紧去办。

将电话还给李晋之后,潘良远这才坐回到了床上。

这个时候的他倒知道羞耻了,赶紧也扯起被子将自己给盖住。

“第二件事……”李晋将手机收起,看着潘良元,“我们好像不认识吧。”

潘良元赶紧就摇头说:“不认识……”

“既然不认识,那得罪你就无从谈起了。既然我没得罪你,我想你也没必要这样阴我。所以我就想问问,谁让你来害我的?”

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潘良元脸色一变,有些僵硬地说:“这件事……我看还是算了吧……”

“算了?”李晋冷笑一声,带着一股杀气说:“潘良元,你说算了便是算了?我李晋可不是这么好欺负的!”

潘良元被李晋这么一吓,魂都没有了半条,赶紧就说:“是崔家……是他们让我做的……”

崔家?

李晋一呆,这怎么就跟崔家搭上关系了?

自己可还是昨天晚上才知道南陵这么一大家族的,没想到这第二询价听到的时候竟然是跟自己有关了。

“为什么?”李晋一肚子疑问,盯着潘良元说。

“我不知道啊……”潘良元大声地分辨,“我就是一条狗而已,崔家叫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哪敢多问。”

难道说他们知道是我杀了崔江了?

李晋的眼睛瞬间就冷了下来,崔家,好大的来头啊,我还没去找你呢,你倒找上门来了。

“很好……”李晋长长呼了一口气,然后便看着潘良元说:“我希望你没说谎,不然……”

说着李晋就阴笑了起来,那脸看着就让人觉得恐怖。

“我不敢乱说,这真是崔家让我做的……”潘良元哪敢瞎说。

便在这个时候,李晋的手机响了。

打开一接,便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大叫:“局长……不好了,咱们扣的倾城化妆品让人给抢走了……”

李晋开的是免提,所以这和下直接就让潘良元给听到了。

“什么?”潘良元吓了一跳,马上就看着李晋说:“这……这不关我的事啊……”

李晋也是一呆,这堂堂工商局扣的东西竟然有人敢抢,胆也太肥了吧!

“潘局长,这什么敢这么大胆抢你们的东西,你还能不知道?”李晋眼睛一动,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可能,冷冷地看着潘良元说。

潘良元一震,然后就像发现了什么似的,赶紧就说:“是崔家……只有崔家才敢这么做……”

崔家?

李晋的眼睛眯了起来,崔家到底有多少厉害,竟然连工商局的东西他都敢抢。

“看来,你这局长做的还真是窝囊啊!”李晋冷笑一声。

潘良元大汗淋漓,在人前风光而已,人后不知道被多少人给痛骂过。

“不过……”李晋回头冷冷一笑说:“他抢的可不是你们工商局的东西,而是我李晋的东西。抢我李晋的东西,那么他就得知道将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正说着,就听着一个谑笑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过来说:“啧啧,好大的口气啊。我们霍家便是抢了你的东西,那又如何?”

但见从外面走进来两男一女三个人,那个男的穿着一身的西服,还戴了顶英伦风帽。

至于另外一个女人则是穿着一件旗袍,将她那傲人的身材显露无疑。

而走在最后面的是一个大汉,身高可能有李晋那么高,而且一脸黑沉,从他那走路的姿势上来看,这绝对是一个高手。

“桑少,救我……”潘良元看到这三个人,顿时就像是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地大声叫了起来。

“污了我的眼睛!”旗袍女子一脸的鄙夷,不屑地说。

黑衣大汉皱了下眉头,便想要有所动作。

西装男子却是哈哈一笑说:“灵妹先不急,虽然说这头肥猪是难看了点,但毕竟也是我们霍家一条忠实的狗。”

潘良元却根本就没有一丝羞耻之心,竟然一个劲地在那里点头,还不忘谄媚地说:“对对对,灵小姐,是我污了你的眼睛,您回家多洗洗眼睛,实在是给你添麻烦了……”

李晋看着潘良元如此行为,不由目瞪口呆。

或许谁都不会想到,像潘良元这么一个可以说是位高权重的人,竟然会对一个世家大族的年轻人低声下气,而且可以说是出卖了尊严。

他长吸了一口气,这同时也让他明白了,这些隐藏于世间的豪门大族是如何的强大。

强大到可以让一个平常高高在上的人就那么跪在地上,没有任何尊严。

“这头肥猪不清走,那就把这个难看的乡巴佬给弄走吧。”那名旗袍女对李晋投来了不屑的目光,那一脸的鄙夷就感觉是在对着一个乞丐说话一样。

“小子,听到没有?”桑少对着着李晋一笑,“你要是自觉一点呢,那就自己找根绳子吊死,一了百了。如果不自觉,我相信你很快会生不如死。”

他们都轻蔑地看着李晋,仿佛李晋已经是他们手中的一只待宰羔羊,只要他们愿意,随时都能挥下那一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