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0章 谁是屠夫/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看着他们,那神情就像是看傻逼一样。

突然间,他就疑惑地问:“你们……是做特殊服务的吗?”

这么紧张的情况之下,李晋突然间就冒出这么一句话来,对面那三个人都愣了。

我靠,这小子是他妈智障吧。

“小子,你找死!”旗袍女瞬间就怒了,特殊服务是什么,他们两个大男人的没那么在意,但是她却不同。

她是名门之女,是上流社会的天之骄女,但是在这么一个乡下佬的眼中,竟然是一个做特殊服务的?

如果李晋真是这么认为的,那她很愤怒。

如果说这只是李晋拿来羞辱她的,那么她更愤怒。

“你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怒火,你可能不知道我霍娇的怒火有多么厉害,但是以我霍家的名誉发誓,我霍娇的怒火发作时,你根本就无从抵挡。我可以很认真地告诉你,你,李晋,在我眼中已经是个死人了。”

她的胸脯不断起伏着,这样看起来更显得波涛汹涌。

再加上她那一生气就呼吸沉重的样子,这直接就让李晋就觉得十分诱人了,先不说这人品怎么样,但是在床上肯定很能诱惑人。

“废了他……先废了他的脚,然后再废了他的手……”桑少的眼睛也冷了下来,他不容许别人这么侮辱霍娇。

大汉走了上前,看着李晋,突然间就是残忍一笑地说:“先告诉你名字,我叫屠东起,不过道上的人都喜欢叫我屠夫。知道为什么吗?”

大汉邪邪一笑,看着李晋简直就是把他当成了随意可拿捏的东西。

“因为我一夜之间灭了三个江湖帮派,我把他们所有人的脑袋都砍了下来,不论老小,不论男女。你知道什么叫江湖定罪令吗?北方的江湖,曾经给我定过一次罪。但是……他们没办法弄死我。我知道你杀了霍江,但是霍江对于霍家来说,只是一个废物而已……”

就在屠东起在那里侃侃而谈的时候,李晋却意外地打断了他,“所以……你是一个更大的废物?”

屠东起脸色微黑,他以为李晋杀了霍江,应该也是个江湖人,所以就报出了自己的名声来,但是没想到李晋根本就不害怕,好像这个名字就像是街边卖冰糖葫芦似的,太平常了。

其实他哪知道李晋就算是认为自己是江湖人也只是下九流而已,跟他们这些高人高去的武道高手不一样,就是纯粹的小流氓而已。

李晋虽然将越州延河武林弄得大乱,但是还只是摸到了江湖的边而已。

不要说是之前有名的屠夫了,便是现在的江湖中的大人物李晋都不识一个。

所以当李晋说出这句话来的时候,显得就那么顺其自然。

他觉得,面对着一个灭了三个帮派的人,而且是连老弱妇孺都不放过的人,李晋觉得没必要客气。

更何况,在李晋的眼中,这个号称屠夫的人就是一个垃圾而已。

他说了实话,但是却严重地伤害到了屠东起。

“他要死了!”霍娇脸上呈现出了一股诡异的兴奋,这个刚刚骂自己的家伙就要死了,因为他竟然敢这么跟屠夫说话。

“不……”

桑少很认真地摇了摇头,然后带着残忍说:“他将要死了,但是现在不会死。因为……因为屠夫最擅长的是不是杀人,而是让将要死的人受尽折磨。”

霍娇的眼睛再次放光,对,她好像记得是这样。

屠夫被北方的江湖定罪令定罪,狼狈逃蹿到了南方,如果不是崔家这棵参天大树庇护他,只怕这个家伙早就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

但是崔家也拥有巨大的好处,那就是当有些事情不适合他们出手的时候,便是由屠夫来出手的。

屠夫杀人多少,没有人知道,但是他们都知道很多。

不论是江湖大佬,还是商界精英,死在屠夫手上的实在是不计其数。

“江平生,号称南方不平生,自认为武道天才,但是我只是用了两招,然后就用拳轰碎了他的脑袋。你……够得上几招?”屠东起指着李晋,一脸杀气说。

“如果你就这么一点本事的话,那么我很遗憾地告诉你,你已经死了!”李晋就那么走近,然后对着屠夫轰出了一拳。

他的拳非常自然,没有任何花招,更没有任何的变化,就是那么平淡的一拳。

可是这一拳却带着一股声势,带着一股最原始的力量。

屠东起傲然一笑,虽然这一拳蕴藏着威势,但是在他的眼中,这和小孩子的拳头没有任何区别。

不但是难看,更是没有任何杀伤力。

“那我就让你尝尝厉害!”屠东起脸上露出了兴奋的脸色,他对于杀人有着执着的爱好,这么一个好杀的人就在自己面前,哪能让他收住手。

所以,他准备拿李晋好好过过瘾,好好地杀了他。

面对着这一拳,屠东起几乎没有多想就举起了拳硬封。

他就是一身的横练功夫,在他眼前,没有任何人比自己的拳头更有力量。

轰!

一拳相交,屠东起和李晋都没有动,就站在那里,好像那一拳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我倒真是小看你了!”屠东起一怔,没想到自己这一拳竟然没将李晋伤到。

“不过……你马上就要知道厉害了……”屠东起有些恼怒,也有些兴奋,他甚至舔了一上自己的拳头,这次他要来一个狠的。

“我猜他的手先断。”桑少坐了下来,一脸随意地便看着场中情形说。

霍娇,也就是所谓的灵妹一脸不屑地说:“我猜他是整个手掌都要烂掉。”

“你猜对了……”李晋突然间就回头对着霍娇一笑,笑得很天真无邪。

然后他们就听到了一声诡异的响声,这响声不是从李晋身上发出来的,更不是屠东起出招的声音。

听这声音,好像是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

如果需要准确一些,那就是骨头断裂的声音。

“这……”霍娇先是变色,然后便惊恐地叫了起来,指着屠东起的手说:“你看看他的手……”

桑少霍然起身,那张原本一脸自信的脸上全都是惊骇。

因为他们看到了最惊讶的一幕,一道血雾从屠东起的手上崩开,就好像是什么东西在里面炸开了一样。

嘭!

他的手,就此炸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