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6章 杀人不留行/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的声音就好像是一记重击那样击在了狙击手的心中,再加上脚下失衡,狙击手就那么轻叫一声掉了下去。

不过要说这个家伙也不简单,竟然在空中完成了装弹,然后便对着正在墙根下的李晋要开枪。

当!

便在这个时候,一块砖头猛然间就飞了过去。

当的一声,那块砖头传来的力道非常大,狙击手只觉得虎口一震,再也握不住手中的枪,瞬间便掉了下去。

手中的枪一掉,狙击手便知道不好。

他几乎便是下意识地往腰中一摸,但是那里竟然空空如也,自己一直放着的刀不见了!

他心中下骇,这个时候也已经堪堪掉下来了。

“你在找这个?”李晋的声音再次响起,他霍然回头,然后就看到了一道人影掠了过来。

喉咙上只是一凉,他感觉到了什么,想要开口但是发现自己竟然说不了话了。

他骇然往喉咙上一摸,顿时便摸到了一股温热的液体。

“呃……”他惊骇地将手往前抓着,只见李晋缓的手里拿着一把匕首,正是自己腰中的匕首。

现在匕首的刀锋上正滴着血,一点一点地滴在了地上,看着份外吓人。

狙击手终于明白过来了,那是自己的血。

他的眼珠子瞪得老大,根本就不相信自己竟然就这么死在了李晋的手中。

当!

李晋将手中的匕首一扔,然后直接就扔到了地上。

轰!

便听到一声巨大的响声,狙击手再也站不住了,身子轰然向后倒去,扑起好大一片灰尘。

李晋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个人的身体倒下,这才对着背上的陆明说:“我在杀陆家人。”

陆明却只是一笑,像是松了一口气似地说:“你以为他们没杀过人?这个人我虽然不认识,但是这么精准的枪法和杀人时那股淡定的神情,你认为他要杀多少人才能练到这种程度?”

李晋默然,然后点了点头说:“既然你不介意,那我更不介意。”

李晋说完回头就往那坍塌的半边墙上一拍,顿时就听到轰的一声,那仅剩的半边摇摇欲坠的墙壁再也承受不住,此刻也终于倒下了。

灰尘落尽,李晋背着陆明就那么走了进去。

“大哥哥,快跑……”便在这个时候,一个悦耳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他们要杀你,你快点跑……”

一个看着只有七八岁身高的小女孩穿着一身的花衣服从那边急急向着李晋跑了过来,伸手就要往李晋身上推过去。

噗!

但是在这个时候,李晋却猛然间就向旁边一跃,然后冷冷地看着这个小女孩。

小女孩扑了个空,马上就回头看着李晋,一脸天真而又焦急地说:“大哥哥,你快跑,他们要来杀你……”

李晋没有回头,只是看着她,慢条斯理地说:“装小女孩?啧啧,也不嫌自己老吗?”

小女孩脸色明显一滞,不过马上就天真地走了过来,迷茫地伸出了手说:“大哥哥,你说什么呀,我怎么听不懂啊!”

她的手上突然间便多了一道寒光,直接就往李晋的脸上招呼了过去。

小女孩那张天真的脸瞬间就变得扭曲了起来,甚至还有一丝残忍。

呼!

那道寒光一闪而过,瞬间就消失不见。

而李晋依旧直直地背着陆明站在那里,好像什么损伤都没有。

小女孩一惊,“你怎么知道的?”

这一下她的声音不再是天真甜美,而是带着一股只有成年人才会有的沙哑和成熟。

“你认为一个七八岁的女孩会来大姨妈吗?”李晋嘲讽地看着她,嘴上更是不留情,“真是可笑,大姨妈来了也不好好收拾一下,竟然想扮萝莉杀人,也不照照镜子你是不是这种货色!”

小女孩脸色大变,没错,她今天的确是来了大姨妈了,但是她可没想到李晋竟然一眼便看了出来。

“你死定了!”她怒吼一声,任何一个女人被这样说都会暴走,更何况她天生就是这样,所以心里有些自卑。

“既然是个大人,那我便不用留手了。”李晋看着这个侏儒,眼中杀机再次浮起。

侏儒一个飞跃,瞬间便到了李晋的面前,手中寒光一闪,一把匕首便要插到李晋的身上去。

李晋一个闪身,然后一式擒拿手便轻易地将她的手给拿住。

格!

李晋轻轻一拗,然后就听到了一声脆响。

侏儒忍不住就惨叫一声,手腕已经让李晋给折断了。

嘭!

李晋一脚踢过去,直接就踹在了侏儒的胸前。侏儒闷哼一声,倒飞了出去,直接就趴在地上起不来了。

李晋收腿,看着她冷冷地说:“我不杀你,只是废了你。但是若是再让我看到你,那你就是一个死人了。”

李晋不杀她,其实到底还是可怜她是一个侏儒而已。

侏儒想要站起来,但是李晋这一脚废了她的气海,一时间她竟然站不起来了。

哇!

她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李晋像是没有听到一样,推开了第五个院子的门。

“第五院!”李晋在推开大门的时候便大吼一声,声彻云霄。

外面那些人早已经等了很久了,毕竟李晋就在第二院的时候出过声,其他两个院子都没有跟外面通气,所以外面的人都有些着急了。

“我靠,竟然到了第五院了!”

“这次陆家搞大了,竟然让人闯到了第五院了!”

……

江湖人士听到这个消息一个个都非常激动,同时又在猜测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路,怎么跟陆家较上劲了。

外面议论纷纷,李晋却正式踏入了第五院。

一入五院便发现里面坐着两个老头,这两个老头看着上了些年纪了,其中一个连胡子都白了。

他们对坐着,正对着一盘围棋在那里博弈。

“人要适可而止,不是你去的地方就不能去,有些东西你碰不起,你也惹不起。”白胡子老头下了一手白棋,然后回头看着李晋。

“我们想跟你谈谈。”

谈谈?

李晋冷笑一声,自己连闯了几院,这陆家的人终于是感觉到了危机了吧。

“谈?怎么谈?”李晋就像是一根杆枪那样站在那里,连身子都没有一丝动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