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3章 又见樊离/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吴中兴的确是惊着了,这李晋的实力他都看不透,可是李晋竟然跟自己说他不知道这武道怎么划分?

李晋没想到竟然弄出这么大动静,马上就苦笑一声,他的什么武道都是神农咒语那里面来的。

不论是擒拿手还是什么其他的都好,都来源于此,要说对武道的了解,他肯定不知道。

看着李晋那样子不像有假,吴中兴这才无奈地回答说:“江湖人一般把武道分成了五品,五品为最下,一品为最上。武者嘛,其实并没有什么很文雅的境界之名,一般都是按五品来划分。当然,到了一品之上那又不同了,一品之上,称为宗师。”

五品?宗师?

李晋的确是第一次听这个,陆明肯定知道,但是他从来就没有讲过。

“那一品的实力如何?宗师实力又怎么样?”李晋狐疑地问。

“一品嘛……”吴中兴想了想,然后说:“可能是陆明的境界,当然,具体我也不知道他到了哪一步,也有可能是宗师。”

李晋咋舌,这陆明果然不是凡人啊,宗师啊!

“那宗师之上还有吗?”李晋又问。

“有!”吴中兴很认真地回答,“我们武者修的是力,不论是国术还是其他的任何武术都是一样。但是力到了一定程度便会停滞不前,那时候叫道。我们常说武道,其实是分成两部分的。先有武,然后才是道。”

李晋皱起了眉头,他有些好奇自己这是什么境界。

“那有修道的吗?”李晋又忍不住问。

“当然有……”吴中兴一脸好笑地看着他,“你可能不知道你现在惹得是什么人,知道崔家为什么稳居南陵第一世家吗?崔老爷子三十年前便是公认的大宗师。有人推测,现在崔老爷子已经弃术修道,可以说是超脱了武术之外的境界。”

我靠,这么厉害!

李晋这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怕崔家,原来崔家是藏着这么一个妖怪。

“那我是什么境界?”李晋咂摸了一下,觉得还是有必要问一下。

吴中兴一口老血都快要喷出来了,你妹啊,自己什么境界还问我,我特么……

吴中兴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但是看到李晋那一脸的茫然时又无奈地说:“我实在是不知道,不过你应该是在宗师境界了。我跟你说,到了你的宗师的地步,要再进很难。如果说崔家老太爷真的是弃了术修了道,那么你可能不是他的对手。”

李晋压根就没当成回事,我管你什么境界,反正我到现在为止还从来没有出过全力呢。

“我不管他什么境界,反正他们崔家想弄死我,那我不管崔家老不死的是练了什么武还是修了什么道,我一并将他给收拾了,这才出了我胸口这一口闷气!”

说完这句话,李晋便让吴中兴直接去找崔少安去了。

崔少安这个时候正在参加一个酒会,作为崔家极富潜力的一个年轻人,不论是在江湖上还是在商场中崔少安都极受人追捧。

“少爷……”就在崔少安跟着某个贵妇谈笑风生的时候,一个中年人走了过去,附上前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家里传来了消息,说是李晋对我们崔家动手了,让您赶紧回去一趟。”

崔少安脸色一寒,跟着中年人到了一个僻静的地方这才略带怒气地说:“找死,他怎么动手了?”

“他对着我们崔家庇佑的那些人动手,很多人都是外派在别人地方监视我们的合作者或是对手的,他这么一动可是把我们的眼线全都给拔掉了!”

中年人也有些无奈,崔家暗中控制着很多企业,但是同时又有很多企业想要脱离他们崔家的控制,这么一来的确是让他们有些抓瞎了。

“好,你先回去,今天这个酒会很重要,等下我再离开。”崔少安缓缓吸了口气,然后说。

中年人点头,信他已经送到了,于是就走了。

崔少安看着中年人的身影,想着连杀了自己几个人的李晋,顿时便不由十分恼火。

“哼,还真敢跟我们崔家作对,我倒要看看你能蹦到什么时候!”崔少安冷笑一声,他已经下定了主意,自己回去之后亲自去杀李晋。

而他不知道,这个时候的李晋正缓缓下了车然后向着这里进发。

下了车,李晋已经换上了一身的西装,看着倒还真有几分风流倜傥。

门口那里站着两个保安,好像是需要请柬或是什么才能进去。

李晋皱了下眉头,正在寻思间,突然间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樊离!

只见樊离这个时候正跟着几个年轻人一起往这边来,好像也是要进去。

李晋正想着要不要见樊离呢,樊离却一早便看到了他,直接就跑了过来,一脸惊喜地说:“你怎么在南陵?在南陵也不跟我说一声!”

樊离的声音带着几分幽怨,徒惹人心疼。

李晋微微一笑,干脆也就不躲了,“我这不是刚来吗?”

“原来是刚来啊……”樊离这才转忧为喜,然后一指里面说:“你也是来参加酒会的?走走,我跟你一起去!”

樊离很热情地便要拉着李晋的手进去,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就听到后面有人咳了一声。

但见原先那几个一起跟着樊离过来的人都走了过来。

“小离,他是谁?”其中一个年轻人看着大概二十三四的样子,身材高大,只是脸色看着很阴冷,让人一看上去便不大舒服。

“哦,他叫李晋,是我的朋友!”樊离赶紧介绍,然后又一指这他们这些人说:“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闺蜜叫张秀秀……”

她一指旁边一个全身珠光宝气的女人给李晋介绍。

李晋微微点头,说了声你好。

张秀秀点头,有些倨傲地说:“小离,你这朋友是什么来路啊?”

这些人都是南陵上层人家的子弟,说话之中带着一股天生的优越感。

樊离刚想说李晋是镜山湖的老板,但是李晋却抢在她面前淡淡地说:“承包了几亩田,种些菜卖而已。”

“原来是个农民啊!”那几个人看李晋一表人才的样子,这衣服也还穿得可以,再加上樊离认识,以为还有什么来头呢,没想到竟然是一个农民,顿时便放声大笑了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