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7章 再起风波/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们却不知道,就在他们在这里面聊天的时候,外面那里潘向阳他们也找了一个角落坐在那里聊天。

“这好不容易咱们给向阳创造了一个机会,竟然被这小子给抢了风头,怎么办?”一出到外面去,欧辉便黑着脸说。

其他人顿时就沉默了,毕竟能拿得出蓝海之心当礼物的人肯定不会是普通人。

“你们真以为拿得出蓝海之心的就是有钱人?”眼看着他们低沉了下去,马婕突然间便是冷笑了一声,“这颗蓝海之心可是在南陵很多年了,为什么一直没有卖出去?哼,价钱高固然是一个原因,但是南陵有得是有钱人,不可能没有人出不起钱把它买走。”

其他人一怔,不明白马婕话里的意思。

“你们难道都忘了?这颗蓝海之心是可以租出去的!”马婕这才揭开了她话里的意思。

这一句话就如同惊雷一样瞬间就将那些人给惊醒了,没错啊,这蓝海之心的确是可以租借的。

南陵城已经出现过好几起事情了,一些中产的儿女结婚,既想弄得隆重,但是又买不起这颗蓝海之心,所以他们多半是租借。

虽然说租的价格也不便宜,但是好歹是能付得起的。

“没错,他肯定是租的!”马婕这么一说,潘向阳顿时就腾地一声站了起来,就好像是发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一样,信心瞬间就来了。

“我说呢!”其他人一听也觉得大有道理,这人就是这样,位置很重要。

像李晋这种情况他们都是下意识地认为他没有钱,所以才想这么想,甚至根本就不不会去验证一下。

“走,咱们回去揭穿他!”潘向阳马上就嘿嘿一笑,然后站了起来。

其他人也是那种想法,刚才他们可全都被李晋给嘲讽了,要说他们不嘲讽回去都觉得憋屈。

他们说干就干,马上就站了起来,直接便要回去。

可是大概是他们的动作太大了,然后又太急了,所以有一个女孩子起来过路的时候直接就撞到了一个年轻人的身上去。

就听到嘭的一声,酒杯掉在了地上瞬间就碎成了片,那一杯酒马上就流了一地。

女孩子吓了一跳,不过马上便不客气地上说:“走路不长眼啊,给我滚远点!”

那个年轻人马上就盯着女孩子,脸上有一股厌恶的表情。

“看什么看,给我滚远一点!”欧辉大概是刚才被李晋骂得不爽了,现在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发泄口,所以很不客气地便对着年轻人骂了起来。

“妈的……”年轻人暴怒,跳起来便一巴掌扇在了那个女人的脸上,“哪来的泼妇,他妈跟我耍横……”

“我靠,揍他……”欧辉一看,马上就大吼一声上前便揍人。

欧辉是个体育健将,上前一通好揍,将这个家伙给揍得七荤八素。

“滚!”直揍了好一通之后,这欧辉才一脚将他踹开,很不客气地说。

年轻人站了起来,愤怒地看着欧辉,然后一脸怨毒地说:“好,给我等着……”

说完他就跌跌撞撞地便走了。

“真是不知死活!”欧辉出了这口气,豪气地一揽刚才那个女人的腰说:“怎么样,哥们够义气了吧。”

潘向阳他们嘿嘿一笑,然后就往回走。

这个被揍的年轻人却带着一脸的伤直接就奔到了一个房间,嘭的一声打开之后就对着里面的人大喊说:“果哥,我被人打了……”

里面一个脑袋光光的中年壮男正在那里揽着几个年轻美女唱歌,旁边还有一水的黑衣大汉,看到这个家伙这么惨地跑进来,正在唱歌的中年壮男一惊,马上就大喝道:“谁打你?”

“是一群毛头小子,他们……他们还说让您去给他道歉……而且那里有三个漂亮妞……”

这个年轻人最是知道他老大的脾气了,一说漂亮妞肯定去。

果然,果哥嘭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怒道:“真他妈想死,连我果哥的人都敢动。”

“果哥,走,咱们上去做了他们!”一个喝酒大概喝得有些晕晕乎乎的人站了起来,竟然便从身上掏了一把刀子出来。

“走!”果哥就更不用说了,马上就带着一众人等牛逼哄哄地出门去了。

这个时候,好像已经知道了李晋秘密的潘向阳他们也正打开了门直接就进去了。

李晋和叶止珑这个时候正在情歌对唱呢,直接就把潘向阳气得不轻。

“李晋,这东西花多少钱租的?我一个朋友过阵子想结婚,不过他没有那么多钱买,所以就想问问租一个多少钱?”马婕走了过去,一脸人畜无害的样子问。

李晋愣了一下,租?

他是个聪明人,几乎只是愣了半秒就明白过来了。

“对啊对啊,这东西能租的,一万够不够?”马婕微微一笑,一脸认真的样子。

李晋皱了下眉头,冷笑说:“你自己爱租上哪租去,别在这里烦我。”

李晋是真有些火了,你妹的,老子又没惹到你们什么人,你们非得一个个往我身上贴上来,就好像我欠了你钱似的。

“你这是什么态度?”欧辉马上就借题发挥了,他一直都想借个题,但是毕竟之前表面看着都是很平静的,他也不怎么好发作,现在李晋这么一来他就可以借题了。

“我是什么态度?”见他们终于要撕下脸皮了,李晋也就不客气了,马上就冷笑说:“那你们是什么态度?”

“小子,你他妈做人给我老实点,这明眼人都知道你是租的,还他妈跟我们装什么大款!”欧辉马上就上前,顶着李晋说。

“就是!”其他人也叫了起来,非常鄙夷李晋。

“真以为租的别人不知道,也就是止珑心眼好而已!”两个女人开始发挥了她们揣测的本事,开始在那里叽叽个不停。

“租的也就是租的,其实也没有什么,毕竟是一份心意。”潘向阳这个时候开口了,“不过你这态度就对了,你怎么能欺骗止珑呢!做人就要有担当,你这是没有担当的表现啊!”

说完,其他人都冷笑着看着他们。

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就听大门嘭的一声就打了开来,一群人怒吼着便走了进来说:“谁他妈打了我的兄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