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4章 给自己道歉/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些都是陈展鹏的跟班,一听老大这么说了,马上就冲了上去。

但是刚到眼前李晋就一个巴掌出去了,然后就看到最前面的那个家伙直接就横飞了出去,倒在地上再都起不来了。

我去!

众人都是一愣,这是什么情况?

再一看李晋,只见他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看着陈展鹏。

“你还有机会,现在给我滚出去那我就放过你……”

“你他妈唬谁呢?真以为老子是吓大的!”陈展鹏一开始也吓了一跳,但是马上他就一想自己这么多人怕什么,所以马上又嚣张起来。

“告诉你,老子是陈氏集团的太子爷,你他妈敢动我一根寒毛试试!”

“啪!”陈展鹏刚说完,李晋一个嘴巴子已经抽过去了。

“试试就试试!”李晋冷笑一声,然后就将陈展鹏一脚给踹飞,最后又一脚将他踩住。

“陈氏集团了不起是吧?我倒要看看怎么了不起!”说完李晋直接就大手一挥,就听到嘭的一声那扇门瞬间就关了,将他和那些年轻人关在了一起。

外面原本有一大堆人在那里凑热闹,但是被这么一关全什么都看不到了。

虽然是看不到了,但是很快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惨叫声和打架的声音。

“出事了出事了……”有工作人员很快就出现在了那里,他们想要去开门但是发现竟然扳不动门。

“是陈公子,我看到了,是他,快……快去找人……”工作人员急吼吼地说。

听着里面的声音,外面的人工作人员都已经快要急疯了。

陈展鹏是他们的常客,陈展鹏的父亲更在这里有股份,所以他要是出个什么事他们都吃不了兜着走。

陈氏集团的老总陈邦康这个时候正享受难得的假期,他抿了一口红酒,不远处坐在那里弹钢琴的正是他的妻子,一个虽然已经四十多岁但却是保养得非常好的美妇人。

“陈总……”便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匆匆走了进来,满头大汗。

陈邦康有些不爽,他难得在这里休假,很不喜欢别人打扰他的假期。

“什么事慌慌张张的!”陈邦康看着进来的经理,带着训斥的口吻说。

经理满头大汗,连忙解释说:“陈总,陈公子……陈公子……”

“展鹏怎么了?”听到经理连说了两遍都没有说出来,旁边的陈邦康的妻子何丽停止了弹奏,马上就问了出来。

“陈公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了,现在正被关在一间屋子里被人打呢。”经理终于是将话给说了出来。

“什么?”这一下陈邦康和何丽同时惊坐了起来,再也没有半分之前的淡定了。

“怎么回事?”陈邦康一脸杀气,他就这么一个宝贝儿子,听到被人打了就显得特别激动。

“我也不知道,反正陈公子被关在了一个房间里面,我们都打不开……”经理哭丧着脸,他们是想打开房间来着,但是那房门就跟钉了铁钉似的,任凭他们在外面怎么开都没用。

所以实在是没办法了,他们就只好来到这里找陈邦康。

“哪里来的畜生,竟然敢动我儿子!”何丽已经气得没有半分贵妇之气了,她马上就对着陈邦康说:“邦康,还站着干什么,赶紧就把这小畜生给找出来……”

陈邦康马上就黑着脸,由经理带着直奔现场而去。

那外面已经站满了人,都在那里伸长着头往里面看,虽然什么都看不到。

“我是陈邦康,是陈氏集团的老总,也是陈展鹏的父亲。我不知道你跟展鹏有什么仇,但是我数三下,如果你不把我儿子放出来,那么你将会后悔一辈子!”陈邦康一来便亮出了身份。

但是迎接他的却是啪的一声,然后便是陈展鹏的哭喊声。

“哪来的杂种,敢打我的儿子。邦康,快……快叫人把他们给拉过来……”听到儿子的惨叫声,何丽心都绞痛了。

“小子,你死定了!”陈邦康也怒了,这不但是在打陈展鹏的脸,也是在打自己脸。

门嘭的一声打了开来,然后就看到了里面的一幕。

李晋悠然地坐在了一张竹椅子上,八个年轻人跪成了一排,一个个脸色煞白,一条条血痕都在他们的脸上浮现。

显然,这些血痕都是被李晋打脸给打的。

而在李晋的身后小床上,还有一个人躺在那里,看那样子竟然是在睡觉。

“爸,妈……”里面打的最惨的就数陈展鹏了,他都被李晋打到怀疑人生了。此刻一看到外面的陈邦康和何丽顿时就像杀猪似的叫了起来。

自己明明就八个人一起进去,原本应该是他们把李晋揍得鼻青脸肿才是,但是没想到李晋一路横扫,自己这八个人在人家面前竟然连丝毫还手之力都没有,这让陈展鹏很受伤。

但是更让他受不了的却是李晋让他们一个个跪下,然后在那里互扇耳光,如果不扇,那么李晋自己来扇。

李晋手劲多大,一巴掌下去把陈展鹏的牙齿都给扇落了两颗,这一下他们都吓坏了,于是便彼此扇起了耳光。

外面听着啪啪啪的声音和那些叫喊声,其实没几个是李晋打的,都是他们自己一边打还在那里一边哭。

“快救我……”陈展鹏被打的鼻青脸肿,哪有半分之前的样子了。

“儿子……”何丽看得就是心中一痛,然后咬牙切齿地看着李晋,“你这小畜生,竟然敢打我的鹏儿,你死定了,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李晋侧头看了一眼,然后皱耳眉头说:“你就是陈展鹏的母亲?嗯,我为我自己说过的话道歉。”

“道歉,你以为道歉有用?你把鹏儿打成了这样,我跟你没完!”何丽显然是误会了,以为李晋怕了自己呢。

但见李晋却是爽朗一笑,很抱歉地说:“真的不好意思,其实我并没有说是揍这些杂种要道歉,只是我刚才说要去草陈展鹏的妈,但是看到你这样,我实在是觉得下不了手,这品味得多低才下得了手。嗯,我为自己说过的话道歉,给自己道歉!”

李晋说得非常真诚,真诚到甚至还低下了头,就跟真的似的。

但是陈邦康和何丽夫妻两个人的脸色却已经变成了铁青,这是侮辱,赤裸裸地侮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