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 观在庙/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再走了半个小时,就看到前面一条蜿蜒的小路延伸了出来,仿佛就像是从云端垂落于此似的。

李晋和曾柔赶紧就上路,一步步向着上边的观在庙而去。

走了大约十分钟左右,这石梯才算是走完了。

刚上去呢,就看到一个小沙弥走了过来,一脸恭敬地问:“施主所为何来?”

李晋赶紧就还礼说:“师傅,我们是来逛逛的,听说您这里香火不错,特来看看。”

小沙弥看着就是十岁左右的样子,马上就说:“请与我来。”

李晋跟着小沙弥便进了殿,远远便看到了那里的一尊大菩萨。

李晋算不得是信佛之人,他这人可能自小便无父无母,所以也从来不信神信佛,看到那么一大尊菩萨在这里也只是当作没看到一样。

倒是曾柔站定了脚步,对着大佛行了礼。

“小师傅,不知道你们住持在哪里?”行完礼之后,曾柔就赶紧问。

“住持在念佛,施主有事?”小沙弥回头,不解地看着曾柔。

“没错。”曾柔微微一笑说。

“那好,跟我来!”小沙弥也不多说什么,领着他们便进了一个禅房。

走进去一看,只见里面一个面容枯槁的老者坐倒在地,头上全无一丝头发,倒有九个戒疤印上头上。

想来无疑,这便是观在庙的至虹大师了。

曾柔赶紧就对着大师施礼,“大师在上,小女子曾柔拜见!”

李晋却是皱了一下眉头,他感觉到了一股异样的味道。

这味道有些淡,让他有些难以分辨。不过,他就是觉得怪。

“客气了!”至虹大师开口,声音也很老态。

“大师,我们是从山下来游玩的,有一事请教大师,听说大师一百二十高龄了,所以想问问大师可认识鹰鸣涧在何地?”

听到鹰鸣涧这三个字的时候,至虹突然间不经意地晃了晃。

当然,幅度非常小,但是李晋却看得清楚。

“恕贫僧无知,不知道这鹰鸣涧在何处,帮不了施主了。”至虹微微有些歉意地说。

曾柔没想到他竟然不知道,顿时便有些失望。

不过想想不知道也不奇怪,这武陵山可大着呢。

于是她微微躬身说:“谢谢大师了。既然如此,那多有打扰了!”

说完曾柔便回头,对着李晋苦笑了一下,既然没问到路,那他们便马上下山。

谁知道便在这个时候,至虹大师突然间又说:“相逢即是有缘,两位既然从山下而来,不如在这里用过午膳方好。”

这个时候已经不早了,毕竟他们在路上浪费的时间太多了,的确是快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

他这么一说,曾柔便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好像在叫了。

不过他们不知道鹰鸣涧的路,那必须要早点下山去找才行,所以她并不准备在这里吃饭。

她刚想要拒绝,突然间却见李晋走了上前,微笑说:“既然如此,那就多谢大师的招待了。”

至虹微笑说:“客气了!”

李晋微笑,然后便拉着曾柔出了这里。

“怎么了?我们不是要去找鹰鸣涧的吗?”出来之后,曾柔一脸不解地问李晋。

“他不是不知道鹰鸣涧在哪里,只是不想说而已。”李晋淡淡地说。

“什么?”曾柔一怔,惊讶地看着李晋。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我就是知道。”看出了她眼中的疑惑,李晋耸了耸肩。

曾柔马上就有所怀疑,“既然大师知道,那为什么不告诉我们?”

李晋淡淡道:“元母草你听过吗?”

曾柔马上就摇头,这东西她根本就没有听过。

“这是一种几乎快要绝种的东西,如果我知道哪里有的话我也不会告诉别人的。”李晋很自然地说。

“你是说他藏私?”曾柔瞪大着眼睛,根本就不敢相信这个消息。

“有什么稀奇的?和尚就不会打诳语了?再说,他是不是和尚我都怀疑呢!”李晋的眼中闪出了亮光。

曾柔彻底是懵了。

李晋没有解释,他摊开了手,手里握着一颗珠子。

那是他进到至虹禅师禅房前捡的一粒水晶,一粒并不大的水晶。

水晶很平常,唯一不同的就是有一点小小的红点,那红点很特殊,呈现了一种五角的形状。

这东西他见过,就在今天!

在车上打牌的时候,他记得这粒水晶就带在了程宁的手上。只不过那个时候并不是一粒,而是一大串。

程宁的水晶手链怎么会在这里,而且只剩下了一颗?

“我们去看看……”李晋将手中的水晶紧紧地抓住,这个庙给他一种怪异的感觉,让他有些心神不宁。

两人走出了这里,然后就来到了前面的地方。

有两个中年和尚正在那里打扫卫生,李晋走了过去很有礼貌地说:“大师!”

两名和尚一见,赶紧就还礼。

“大师,我听镇上的人说你们这里香火旺盛,但是好像除了我们之外也没有见到其他的香客啊!”

李晋一脸笑意地问。

“这两天都没有香客,一般情况来说,我们这里初一十五人会多点,因为那个时候大师会给香客们解惑讲解。”其中一个看着四十左右的僧人说。

李晋哌了一声,然后再问:“那这两天除了我们之外就再也没有任何一个香客上来了?”

“没有!”僧人很肯定地摇了摇头。

“那多可惜啊,这么好的地方他们怎么就不来呢!”李晋满脸遗憾,然后便问:“师傅,咱们观在庙一共有多少名僧人?”

“加上大师一共是八名僧人。”中年和尚很老实地说,“我们庙小,而且也不方便,所以很少僧人愿意来我们这里。”

李晋哦了一声,然后微笑说:“我觉得这里不错,人少点也好,也没有那么嘈杂了。”

“施主好心境!”僧人赞了一句。

李晋微微一笑,然后问了最后一个问题。

“师傅,我这肚子可实在是饿了!请问厨房在哪里,开始煮饭了没有?”

“已经在煮了,施主,那里便是我们的厨房。要是实在饿,可以先去那里找点东西垫垫肚子。法明师兄人很好,肯定会为施主煮上一碗斋面的!!”

僧人一指,就见那里炊烟袅袅,应该正在那里做饭。

李晋微微一笑说:“那好,多谢师傅指点了!”

说着李晋行了个礼,拉着曾柔便去向了厨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