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8章 凶相毕露/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扒拉了几口,曾柔突然间就觉得不大对劲了,自己这怎么感觉好像头有些晕晕的?

她赶紧就停了下来,望向李晋。

却见李晋对她眨了眨眼睛,她只觉得脑袋一沉,就那么睡了过去。

跟着李晋也重重将头重垂下,竟然也昏了过去。

他们两个人一昏过去,那些僧人立刻就将手中的碗放下,这个时候再无任何一丝慈悲之相,而是一个个眼含杀气。

“师傅,怎么处置他们?”厨子法明最先问。

至虹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李晋他们说:“将血放光,用来做肥料。”

“师傅,这元母草只有女人的血才有用,这个男人的血只会污了那里。”另外一个人马上就说。

“那便杀了,随便找个地方埋了便是。”至虹哪里有一百二十高龄的高僧风范,对于人命根本就不在意,说到杀也非常随意,好像就是随便的一件事。

“法明,你跟你两位师兄将他们抬到后面的猪圈里去,马上就杀人放血。元母草这几天会有成熟的,赶紧把这些血放在那里才行。”至虹很认真地说。

那些人应了一声,然后就将他们两人搬走了。

“师兄,这次咱们一共有八个女人了,血应该够了吧。”摇摇晃晃中,李晋却保持清明,他根本就没有被蒙汗药给药到,这些东西对于他的体质来说根本就构不成威胁。

“够了,往年六个女人的血都够了。这后面两个人完全就是自己找死的,本来师傅是不想动手的,但是这个女人竟然问起了鹰鸣涧。哼,她竟然知道这个地方,要么就是条子,要么就是觊觎元母草的人,师傅怎么会放过他们。”

“不过这些女人真是漂亮啊……”另外一个声音猥琐地说。

“是啊,这样放了血就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另外一个声音也跟着说。

“师兄,要不跟师傅说说,看能不能留两个女人下来给我玩玩也好。特别是昨天晚上那个戴着手链的女人,那胸大得真是让我死在那里我都愿意……”

“这个也不差,虽然胸小了些,但是这大长腿……”

两人越说越猥琐了,但是李晋却得到了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昨晚那三个人果然在这里。

不但是他们,还有其他另外几个人。

这些人说着,很快就到了目的地。这个时候,光线瞬间就暗了下来,李晋趁此机会睁开眼睛看了一下。

这是一个暗得不能再暗的房间,倒不是窄,但是很脏乱。虽然是很暗,但是李晋却根本就不受限制。

他往里一看,顿时就看到在这里的角落里坐着几个人。

那里有八个人,七女一男。

这些人一个个都很脏,但是李晋一眼就认出了程宁。

没错,那个大胸的美女此刻正靠在了墙上,但是因为太暗她也看不到具体是什么情况,只是惊惧地看着发出声音的地方。

这群畜生!

李晋心中怒极,要不是自己发现了不对劲,说不定也被他们给阴了。

“嘭!”四个人将他们一把扔在了这里,然后就看到一个僧人走到了程宁面前,使劲地在她的胸前揉了一把,流着口水满意地离开。

他们都被捆住了手脚,同时连嘴巴都被塞住了。程宁被那人这么猥亵只能忍住,连挣扎都显得吃力。

门吱的一声就关了上去,然后便是他们离开的脚步声。

李晋这时候才坐了起来,他从怀里拿了一支小矿泉水瓶出来,直接就泼在了曾柔的脸上。

曾柔被这冷水一泼马上就惊醒了过来,这么黑暗的环境吓了一跳,顿时就要惊叫出来。

李晋快速地将手盖了上去,轻轻在她耳边说:“别吵,我在这里。”

听到李晋的声音后,曾柔这才松了一口气,感觉到了莫名的底气,好像很有安全感。

等曾柔安静下来之后,李晋这才拍了拍她的背,示意她跟着自己来。

李晋缓缓地走到了程宁的面前,先轻轻在她面前说:“我是李晋,还记得吗?就是火车上跟你打牌的李晋,我现在把你嘴上的布给拿掉,但是你不要出声,不然我们都跑不了。”

李晋当然不会跑不了,要是他想的话现在都可以杀了这些人。只是他想着还没问出鹰鸣涧在哪里,所以并不想那么快就跟那些人起冲突。

程宁听到李晋的声音都快哭了,不停在那里点头。

李晋这才将她嘴上的布给拿开,然后又将她身上的绳子给解开。

这么一能活动,程宁一把就扑在李晋的身上,激动地说:“谢谢……”

她不停重复着这两个字,大概也是吓得够呛,几乎都以为自己便要死了。

李晋微微一笑,只是被程宁这么一抱紧,只觉得下面鼓鼓囊囊的,原来是被程宁的大胸给顶住了,好一片柔软。

李晋不由心神一荡,这程宁本来就是个美女,重点是胸前如此壮观,还真有些让他把持不住呢。

“嗯……”但是这个时候其他人也听到了李晋的话,都在那里呜呜发出了声音,显然是想让李晋一起把他们给都解了。

不用李晋说,曾柔早已经摸黑过去一个个都解了。

这些人解了绳索同时又可以说话了,顿时有两个吓傻了的便要跑。

其他人都吓坏了,这要是来个动静把庙里的人给惊着了,那自己还是没法跑啊。他们虽然有十个人,但就才两个男的,肯定吃亏啊!

李晋的手快,一见不妙立刻就将那两个女人给打晕了。

再没有听到声音,他们这才松了口气。

“坐好,把绳子重新套上去,布就放在手上,要是他们进来的话马上伪装回去,我们现在还不能动,得找个时机。”李晋告诫说。

他们这个时候已经把李晋当成了头领,都听她的。

“你们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在这里?”李晋问程宁。

程宁顿时就露出了后怕的神色,“我们昨天晚上连夜就上来了,说是来这里看日出。但是昨天晚上我们吃完饭后就不对了,等我们醒来已经是在这里了。”

李晋点点头,很显然程宁的手链应该是在他们将程宁抬进来的时候给扯断的。

“你们呢?”李晋又看向了另外几个女人。

另外几个女人都低着头,不说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