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0章 人与畜生/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动静瞬间就将其他的僧人给惊动了,一时间就看到里面再出来了两个僧人,看到地上的情况后就是一惊。

“施主你为何对我们下毒手?”其中一个和尚还装成受害人的样子,非常愤怒地对着李晋大骂。

“下毒手?”李晋的眼睛都是杀意。生而为人,却没有一丝为人的觉悟,把人当成畜生一样来宰杀,这与畜生何异?

“你们杀那些手无寸铁的女人的时候可曾想过你们下的是什么毒手?凭你们这些人也配跟我说下毒手?”

李晋怒吼一声,然后就挥起了他那愤怒的拳头。

轰!

几乎只是在一瞬间,那两个人的头便被李晋一拳轰掉了,两颗光头就掉在了地上,滴溜溜地打着转。

“还有五个!”李晋的眼睛沉得可怕,他低吼了一声,然后就看到前面一个人影飞过,一把大刀直接就砍向了他的脑袋。

“死!”

李晋只说了这么一个字,然后那把刀就断了,那个人就死了。

第四个!

李晋一路杀进去,顷刻间已经杀了五个人了。

“毁我圣地,找死!”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便听到了一声沉闷的喝声,正从大雄宝殿而来。

一个人影如同苍鹰般瞬间即至,直接就掠到了李晋的面前,猛地便向他的脑袋上抓去。

李晋一个闪身,然后一把将那人影扯住。

只是入手却是一怔,竟然只是一件衣服。

“去死!”一声大喝再次响起,一道刀光直接就划破了空气,向着他的脸门上狠狠地劈了过来。

“叮!”李晋屈指一弹,那把刀瞬间就往后飞了出去。李晋一个回身,一脚踢在了那个人影的身上。

哇!

人影惨叫一声,顿时就倒飞了出去,直接就在地上滚了好几滚。

“师傅!”李晋一看,这便是那个自称大师的至虹了。

“原来是高人。”至虹被李晋一脚踢得全身都在震荡,心中震骇。他活了一百二十岁,可是从来没见过李晋这般厉害的人物。

“你可以去死了!”李晋手一显然,脚下一颗石子直接就踢飞了出去。站在至虹旁边的一个和尚惨叫一声,那颗石子竟然穿体而过,直接就将他杀死了。

“大家都是江湖中人,有话好好说……”至虹全身一震,没想到李晋竟然还是出乎他的意料,身手如此厉害。

“我问两个问题……”李晋看着他,眼中无悲无喜。

“第一,你这些年来躲在这里杀人取血,为什么?”

“我是为了活命,只要用女人的血将元母草浇灌,那么就能有异用,延年益寿!我活到现在一百二十岁,就是靠这样活下来的。”

至虹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敢跟李晋耍心眼,一股脑地说了出来。

原来是这样!

李晋只觉得胸中有一股气,“你为了续自己那狗命,不惜残害了这么多青春美好的生命?人命于你眼中,到底值几分钱?”

被李晋这么一喝,至虹全身吓得都一震,他虽然是江湖中人,但是跟李晋一比就差得远了。

“他们……”

“第二……”李晋打断他的辩解,缓缓问出了第二个问题,“元母草在哪里?”

至虹听到这句话,突然间就站了起来看着李晋嘿嘿一笑,“我知道你想杀我,也是冲这元母草来的。只要你答应我不杀我,那我便告诉你。”

没错,这就是他的底牌。

刚才李晋明明能杀了他的,但是他却没有下手,只有他有所求的时候才没下手,这个道理活了一百二十年的至虹比谁都明白。

所以他就拿这个威胁他,谈个条件。

“你在威胁我?”李晋冷眼看着他,突然间就上前一把将至虹给卡住喉咙。

至虹惊退,吓了一跳这才费劲地说:“我不是威胁你,只是做个交易……只要你答应了我,我马上就告诉你鹰鸣涧在哪里,并且我还能告诉你元母草的用法。”

至虹虽然有些害怕,但是却并没有那么怕,因为他很确定下一秒李晋就会放开他。

“元母草的用法用得着你告诉我?不过,这鹰鸣涧的路,倒还真是要你告诉我!”李晋冷冷一笑。

看到李晋这样的笑意,至虹突然间便感觉到了一阵心虚,好像哪里不对劲。

仅仅就是一刹那,他的眼睛就变了,变得呆滞了起来。

李晋冷笑一声,开始问话。

至虹只感觉自己做了一场梦,等他醒来的时候发现李晋就站在前面冷笑着看着自己。

刚才这是怎么了?怎么感觉好像哪里不对劲?

至虹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是什么情况,就是感觉不踏实,好像哪里出了问题。

“我让你醒来,只是要告诉你一声,你可以去死了。”李晋看着他,非常淡漠地说。

“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就找不到元母草了!”至虹赶紧就拿这个来保命。

“在这个地方的东北角十里处有一条小溪,沿着小溪走五里路上去,那里有一个小水潭,元母草就在水潭旁边的湿地里。我说得对不对?”

李晋阴笑着看着他。

至虹瞪大着眼睛,这……他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你可以去死了!”李晋的眼睛再次变得没有任何感情,然后便一掌拍在了至虹的身上。

“不……”至虹狂叫一声,然后他就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还有内脏好像在搅碎。

“呃!”至虹感觉到了极其痛苦,但是他却没死,而是要承受这种痛苦。

他想要将痛苦喊出来,但是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喊不出来,只能发出呃的声音,这种感觉让他非常难受。

“老而不死为贼,你早该死了。像你这种人,便是能活千年,那也是一种祸害!”李晋猛地一掌拍出,这个平常在香客面前如高僧一般在黑暗里却如修罗一样的假和尚终于是死了。

他的脑袋被李晋一掌拍掉了一半,鲜血流了一地。

他瞪大着眼睛,可能怎么都不会想到隐藏了那么多年却死在了这里。

李晋将他的尸体一脚踹开,回头便看到了那个小沙弥。

观在庙八个人,现在唯一剩下的就只有他了。

这是一个小孩子,一个看着才十岁的小孩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