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0章 酒会/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二品在江湖人称小宗师,可以说达到了二品境界,那几乎就是在江湖中取得了重要的地位,虽然不能开宗立派,但是却能镇压一方。

但是这二品鸿沟却不知道将多少江湖人士阻在了那里,多少人终其一生都未能踏破这个天堑,只能老死在三品。

李晋却这么自信,说能给她破境,这让曾柔震惊之余也有些不相信。

李晋却不说话,淡淡一笑,然后才道:“看着我……”

说着他就下场,猛地踢出一脚。

虽然只是平常一脚,但是却听到空中爆出了一声响声,就好像是放鞭炮一样。

李晋一脚踢出,其后便身似腾挪,一套拳脚就那么施展了开来。

曾柔知道他是演示给自己看,顿时就紧紧盯着根本就不敢有丝毫松懈。

李晋这一套拳脚非常精妙,比她现在学的不知道高出多少。很多时候她看到精妙之处不由一阵欣喜,同时又不由对比自己之前学的,顿时便又是大汗淋漓,感觉自己的那些拳脚在这套之下可能根本就撑不过多久。

不多时,李晋一套拳脚便已经打完。

“记下了多少?”李晋收功,看着曾柔。

曾柔没有回答,而是闭上了眼睛。

李晋也不急,站在那里等曾柔的回答。

几分钟过后,曾柔才缓缓睁开眼睛,然后说:“大概全部能记下。”

李晋一笑,“那就好,这是我记录下来的图,你要是有什么记不清楚的可以看看这个。”

曾柔接过,然后便告辞出去了。

等那些人都出去了,陆明却走了进来,“李教官,有我的没有?”

李晋翻了个白眼,无奈地说:“陆哥,别来这里捣乱。”

陆明嘿嘿一笑,这才感叹说:“我真是越来越看不懂你了,总感觉你好像有个百宝箱,想要有什么便有什么。”

李晋呵呵一笑,心中却在说我还真是有一个百宝箱。

“现在他们的力量已经不比玄龙的人差了,再加上武技的辅助,我们应该不会比玄龙差。”陆明松了一口气说。

李晋点了点头说:“应该差不多,这阵子我盯着他们练,你放心吧。”

陆明哈哈一笑说:“我有什么不放心的,要不然也不会请你来做我们的教官了。”

时间飞快,眨眼间十几天过去了。

“从今天开始,你们不用回到基地,就在这里,每人三棵树。谁先把三棵树打断,那么你们便能回到基地,享受基地的美食和床铺。如果不行,那你们就得在这里睡,在这里吃,甚至在这里洗澡!”

基地里面的深山,李晋坐高高坐在一棵比水桶还大的树上,居高临下地对着下面那群队员说。

“这么大,怎么打断!”看到这么大的树,队员们都在那里窃窃私语。

“怎么打断那是你们的事情,我已经提升了你们的力量,然后又教了你们各自适合的武技,怎么将这三棵树打断,那就是你们表现实力的时候了。”

李晋听到了他们的窃窃私语,虎吼一声对着他们。

那些人瞬间就噤声了,昨天李晋对他们进行了实战辅导,结果全队十八个人,除了曾柔外全部在一招内被李晋放倒。

现在这些人对于李晋已经是奉若神明了,这简直就是武道大宗师啊!

看到这些人不再多说,李晋翻身下了地,然后便回到了基地。

“终于是轻松了!”回到基地里面,李晋松了口气,这些天他天天带着这些家伙练,也实在是感觉到累。

“走,跟我出去一趟。”陆明走了过来,让李晋跟他出去。

“怎么了?”李晋看着毛冰也跟在身后,不由疑惑地说。

“离着比赛已经只剩下几天时间了,现在各大军区的参加特种兵都已经到了我们南陵。作为惯例,每年在开始前都会有一个酒会,就是让大家见见的。这次是在我们南陵比赛,作为东道主,我们应该去酒会见见其他人。”

陆明解释说。

还有这东西!

李晋倒是不知道,也没有跟他说过这件事情。

“走吧,现在各大军区都在等着看我们笑话呢。”毛冰苦笑了一声说。

李晋一听,马上就笑道:“行,走走,我倒要看看其他军区的会是怎么样!”

酒会安排在了一个平常在南陵极其低调的一个山庄,此刻已经算是被包场了,除了部队的人其他人一律不接。

当然,那些人并不知道这是部队包下来的,因为那些人全都是便服进来的。

李晋他们也是,等他们到的时候,那里面已经是坐满了人,一水的年轻人,看着就是青春迸发。

大厅里面,许多年轻人都在那里谈笑风生,听着就特别有生气。

但是陆明他们一走进去,那里面的声音瞬间就冷了几分,大家都看向了他们,什么表情都有,幸灾乐祸也好,看热闹也罢,都有。

“陆队长!”但见里面走了一个人过来,“你今天可是迟到了,我记得平常你在酒会都是第一个到的。”

“吴队长,今天有些事耽搁了一下。”陆明淡淡地说。

“明白,毕竟你们虎贲现在可不好过,先不说之前差点就被撤销了编制,这……这队员也都不在了,哎……”吴队长摇了摇头。

虎贲被撤销编制的事情虽然他们都没有往外说,但是也很容易被人知道。

这话分明就是在揭他们的伤疤,李晋皱了下眉头,这些家伙果然是来给自己好看的。

“陆队长,听说这便是你们的新教官啊,够年轻啊!”另外一个队长模样的人走了过来,打量了一下李晋。

“这跟我们那帮队员也差不多大嘛,做我队员我还嫌小呢!”

如果说刚才吴队长那只是揭伤疤,那么这个人就不是揭伤疤那么简单了,而是直接就把李晋给贬低。

什么叫做他的队员还嫌小,那不就是说他们虎贲的教官连做他们队员的资格都没有嘛。

这话很难听,陆明都露出了怒气。

但是李晋却淡淡道:“那倒是,我们虎贲向来人才济济,连我这种年纪的都能做教官了。而有些队却是后继无人,就靠一群老队员撑着。这位队长,您得有四十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