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3章 肖家的危机/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特等功!少将!

旁边的人都傻眼了,先不说这特等功的事情,这可是少将,这么年轻的少将!

看李晋顶多也就二十出头,这么年轻便已经到了少将的高度,这……

他们都倒吸了口冷气,其实任何的制度到了一定的程度都要熬资历,现在倒好,这个年轻人竟然便升到了少将,这前途无量啊!

少将脸色一变,他也没想到竟然还有这么一出。

“杨将军……”少将马上便对着中将行了个礼,“我是按我们军纪来……”

杨中将却打断了他的话,“江少将,李晋他就是受邀前来授勋的,这不听调令进京从何谈起?倒是你江少将是听了谁的命令,在这里抓我们李少将?”

杨中将脸色阴沉地看着他,很不客气。

江少将心底一沉,知道这次的事情由不得自己作主了。

“杨将军言重了,我们也是在其位谋其政而已……”江少将马上便说。

“最好如此!”杨中将哼了一声,转头对着李晋却是一笑说,“恭喜李少将。”

李晋有些懵,不过很快便反应过来了,显然是自己先拿到灵树,然后又端了玄龙在东南亚的老窝,所以才晋升得如此快。

不过这样也的确是好事一桩,自己身份越高对付起肖家便越有把握。

随着杨中将出现,这事情便告一段落了。

萧玉如缓缓走到了墓前,让柱子跪下,然后自己也跟着跪下,“父亲在上,不孝女肖颜意给看望您来了!”

说完萧玉如又是磕了几个头。

肖家人都没有说话了,只能看着。

“我听说父亲的遗嘱还在。”萧玉如站了起来,额头上已经是血迹斑斑了,不过却丝毫不碍她那绝美的容颜,相反倒是有一股另外动人心魄的美丽。

遗嘱?

肖颜枝脸色微变,不过马上便淡淡道:“父亲没有遗嘱……”

萧玉如却摇了摇头,“父亲怎么会没有遗嘱?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遗嘱只怕你也不知道在哪里!当然,这份遗嘱只怕只有等我出现才有用。”

什么?

众人脸色一变,特别是那些肖家人更是惊疑不定,实在不知道萧玉如这番话是真是假。

肖颜枝心中也在惊疑,以父亲要生前对肖颜意的态度来看这一点都不奇怪。

“属于我的东西我会拿回来的!”萧玉如并没有说过多其他的东西,只是这么淡淡说了一句。

肖家无言。

萧玉如转身,缓缓开始下山,身后那些人群好像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没错,她就是来祭拜父亲的,跟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既然已经祭拜完毕,那么她自然要离开。

萧玉如这么一走李晋自然也跟上,他冷冷地看了一眼那些人,然后朝着山脚下走去。

山上那众多的人都只能看着,就好像是在为他们送行一样。

下一天的报纸上,几乎所有版面都在刊登一件大事,那就是失踪十年之久的肖家长女肖颜意回归,并且于北山登顶祭拜。

这个消息一出现便成了全城热议的对象,这个消息包含了太多的可猜测因素,比如说豪门的争斗,还有一种解谜的乐趣,比如说为什么肖颜意会失踪。

反正是各种各样的猜测早已经摆上了台面,那些小报更是不用说了。

什么花边小报这个时候用尽了他们的想象,不断在想象着这其中的猫腻。

而在这些小报中,却以一个叫京城真相的报纸发的真相猜测最为让人津津乐道,因为里面所有串联起来的东西非常符合肖颜意前后失踪时的场景,让人一看便感觉是真的。

而现在这份报纸便摆在了肖家的桌子上,现在整个肖家的高层都坐到了一起,肖颜枝正坐在最上首的位置。

这是他们肖家的危机,得全部人一起来商量怎么对付这个危机。

“要我说,那根本就是个假货!”张清芳的脸扭曲着,她看到萧玉如出现的时候就有些害怕了,当年力主做这件事情的其实就是她。

“就算是假货,那也是一个引起了巨大反响的假货。”这个时候,一个上了些年纪的人咳嗽了一声,“而且要是做鉴定出来不是假货的话,那我们可就要分出好大一份家产出去给她。这还只是表面上的,如果真像他所说的,大哥还给他留了一份遗嘱,那我们可就太被动了。”

这个时候已经没有人关心肖颜意是不是真的了,他们关心的只是自己的家产会被分走多少。

在下意识里,他们甚至都把萧玉如当成了假的。

“找到遗嘱!不论她说的是真是假,然后去找报纸,引导他们的话语,然后再找到那个京城真相的报纸,警告他们。如果他们不听,那直接就将他们的报社给关了。”

肖颜枝终于开口说话了。

其他人一听自然没有什么意见,经过这些年的积威,肖颜枝已经彻底成了他们肖家的代言人,什么话都是他说了算。

肖家的人走后,那里就剩下了张清芳母女。

“要我说就干脆再派人去杀了他们!”等他们走后张清芳才咬着牙恨恨地说。

“已经不能再用这招了。”肖颜枝摇了摇头,有些疲惫,“现在他们已经到了镁光灯下,只要她肖颜意出些什么事都会认为是我们做的。”

“难道就这么放过这个贱人?”张清芳怒喝道。

“当然不是!”肖颜枝依旧没有任何表情,“我们肖家有那么多的资源,要想弄死他们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那个叫李晋的除了是军人的身份,好像还在做生意吧。生意人,求的可不是利吗?这样,找人约一下他,我要跟他单独谈谈!”

张清芳一愣,“跟他谈谈?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可是对我们下了杀手,你要跟他谈谈?”

肖颜枝淡淡看着张清芳,“有的时候敌人和朋友并不是那么绝对的,再说,难道他还敢对我怎么样?”

张清芳点了点头,恨恨说:“那最好他识趣一些,不然……哼!”

其中意味不用多说了,后果很容易就能猜到。

肖颜枝没有过多说话,心里却在盘算着。

李春真是瞒得自己好苦,早知道这样,一早就该把他给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