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5章 特殊谈判/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晋这个时候离开了茶楼,打了个的士,直接便去了一个叫阳山的地方。

“哎,小兄弟,你住在阳山啊?”司机一听到这个地方就带着敬畏,显然这个地方有着特殊的意义。

李晋只是笑了笑,淡淡说:“去那里拜访一个人。”

“啧啧……”听到李晋这么说,司机顿时就在那里惊叹,“那里住的可都是达官贵人呢,小兄弟竟然在那里认识人,那一定有来历了。”

这是事实,阳山就是一个很特殊的存在,住在那里的人有钱显然是不够的,还得有级别。

李晋微微一笑,他的心底浮现出了一个人的样子。

这个人他曾经也见过,当然,并非是真实见过,而是在电视上曾经见过。

跟王老一样,这个人也有一个尊称,一般人都称之为侯老。

因为他姓侯!

车子到了阳山外面便停了下来,因为前面过不去了。

李晋付了钱,然后便下了车。

司机看着李晋走向那边就在惊叹,这个年轻人也有来历啊!

李晋走到保安亭,拿出了自己的少将身份证明。

但是保安却只是瞄了一眼,然后淡淡地说:“对不起了李少将,这里是重地,如果您没有预约我是不能放你进去的。”

虽然听着好像很有礼貌,但是其中的傲慢却已经流露出来了。

李晋哦了一声,然后说:“我想拜访一下侯老。”

保安摇了摇头,“不好意思,侯老近期并无预约。”

李晋点了点头,转身就走了。

“区区一个少将就想进入阳山,还真以为自己是谁?”直到李晋的身影消失在了视线里面,那个保安才不屑地说了一声。

少将在外面很大,但是在这个阳山里面真不算什么,这个保安虽然自己未必是什么人,但是却见多了达官贵人。

只是他的话刚说完,突然间便挨了一重重一个耳刮子。

啪的一声,他瞬间就捂着自己的脸了。

“谁?”保安大喝一声,周围一看却发现根本就没有什么人。

他心中一惊,顿时就退后一几步。

只是刚退后几步好像有只脚一样在自己身后,嘭的一声竟然被绊倒了。

保安大惊,他像见了鬼一样慌忙爬了起来,然后惊恐地看着四周。

没错,一个人都没有,怎么会这样!

保安打了个寒噤,不会是见鬼了吧!

已经使用隐身咒的李晋看着眼前这个势利的保安,冷笑了一声,大摇大摆便走了进去。

要说这里的确是戒备森严,但是里面的布置却非常好,这根本就是个森林公园,里面阡陌交通,看着非常舒适。

这里面有不少房子,李晋按着房子的编号就走了过去。

走过森林掩映的地方,很快他便来到了一个八号房。

这是一个古典的建筑,看着古色古香。

门口站着几个警卫,目不斜视。

李晋走了进去,那些人什么都没有见到。

进了里面之后,发现里面竟然还有不少人,或是警戒,或是做事。

李晋没有理会,直接便往里面去。

再往里面去人就少了很多了,甚至已经开始没有了什么人,最多也就是端茶倒水的一两个人。

到了主厅,李晋停了下来,因为他看到那里坐着一个老人。

那是一个大概有六七十的老人,正戴着老花镜在那里看报纸。

李晋将门给关上,然后坐到了老人的对面。

老人听到门关了回头看了一下,不过马上便又去看报纸了,大概以为是哪个下人把门头上的。

“听说侯老跟肖家有些渊源。”李晋解除了隐身咒,突然间便显现在了前面。

老人听到声音抬头一看,然后惊讶地看着李晋,显然他没想到什么时候自己面前竟然坐着一个人了。

“你是?”侯老将报纸放下,脸色有些不好。

“李晋,少将!”李晋将自己的军官证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

侯老看了一眼,已经确定无疑是真的了。

“你便是那个在北山对肖家动手的人?”侯老皱了下眉头说。

李晋一笑,“真是没想到我这么一个小人物也能蒙侯老关注,没错,就是我。”

侯老脸上有一丝不快,沉着脸说:“你是个军人,怎么能卷入到这种事情去?”

李晋随意地坐在那里,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把小刀,剔着指甲,“不,我是一个普通人。今天来找侯老只是想来求一个答案,那便是放手如何?”

侯老眼睛眯了起来,“你知道我现在只要叫一声,那么很快就会有人进来,便是当场将你击毙了也没有一点事。”

李晋笑了,点了点头说:“我明白,不过侯老可能不知道,子弹于我如同玩物。”

李晋说完不知道从哪里掏了一把枪出来,竟然直接便指着自己的脑袋嘭的一声就开了枪。

嘭!

子弹瞬间就打了出去,然后就看到李晋轻轻一夹,那颗子弹竟然轻轻便被李晋给夹住了。

侯老脸色一变,张大着嘴巴看着眼前这不可思议的事情。

便在这个时候,门外显然有人听到了这里面的枪声,一阵脚步声,然后门嘭的一声就被人踢了开来。

“你是谁?”那些人看到侯老没事,但是看到竟然还有另外一个人,重点是这个人还拿着一把枪时就紧张了起来。

李晋没有回答,只是看向侯老,甚至还露出了笑意。

侯老脸色阴沉,然后开口说:“出去,这是我的朋友。”

那些人一怔,不明白这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不过侯老都这么说了他们也不好多说什么,马上便重新将门关上出去了。

“侯老是个聪明人。”李晋赞道。

侯老松了一口气,眼前这个年轻人刚才那一手的确是将他震住了,当然他也明白对方的意思,就是要将自己给震住。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对方已经办到了。

“听说侯老的小儿子多年卧病在床,刚好巧合的是我是个医生。”李晋一笑,“对于一些疑难杂症,我还是很在行的。”

侯老看着李晋,却没有答话。

“哦,想起来了,听说侯老有个孙子在米国留学,小心也患上病。”李晋笑得如同是一个孩子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