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8章 给女儿的一封信/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萧玉如的那张笑脸瞬间就凝固了,她有些不相信地看着这两个人。

而李晋则站在一边冷笑,姐妹之情,也不过是用来做生意的!

这肖家人,真是做得一笔好生意啊!

“姿兰,顺丰,有时候事不是这么算的。”萧玉如摇了摇头说。

“算来算去不就是钱吗?你说多少钱,我们肖家给得出!”肖顺丰牛气哄哄地说。

萧玉如脸色一沉,“我要的不是钱,而是一个公道。”

“都是明面人,咱们就别装了。”肖顺丰已经没有了刚才那副乖乖孩子的样子,不屑地撇了撇嘴,“一千万够不够!”

“啪!”萧玉如怒极,伸手便给了肖顺丰一巴掌。

肖顺丰大怒,顿时就抚着脸大骂说:“萧玉如,你还真以为自己还是我们肖家的人?你连姓名都改了,现在无非就是想要钱而已,在这里搏什么同情?我告诉你,你要是拒绝的话一分钱都别想拿!”

萧玉如没想到自己十年前疼爱的堂弟竟然会这么说自己,顿时便气得脸色铁青。

“坏人!”柱子见到萧玉如生气了,顿时便上前用他的小脚踢在肖顺丰的脚板上。

肖顺丰低头怒吼了一声:“滚开,小杂种!”

柱子吓了一跳,差点就哭出来了。

但是在这个时候,李晋却怒斥道:“滚!”

随着他这一声滚字出口,肖顺丰顿时就翻飞了出去,一把落在地上,狼狈无比。

“找死!”肖顺丰一下就站了起来,指着李晋便大骂,“你别嚣张,我们肖家很快就会弄死你。你等着!”

萧玉如看着肖姿兰,“你也是这样想的?”

肖姿兰怔了一下,不过马上便一笑说:“其实顺丰说得没错,都是为了钱,何苦让双方都难看呢。拿了这些钱,咱们还是姐妹。”

萧玉如淡淡说:“看来肖颜枝没少在你们耳边说话,大概是说我会分走你们不少钱对吧。”

肖姿兰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难道不是?”

“那就是我应得的,有什么问题?”萧玉如说到这里,话里已经显得很强硬了。

肖姿兰有那么一刹那失神,好像十年前的肖颜意就是这样的。

“什么才叫应得的?”肖姿兰反问,“这十年你为肖家做过什么?”

“那我倒要问问这十年对我做过什么?”萧玉如终于爆发了,指着肖姿兰的鼻子,“肖姿兰,肖家与我何干?我只是来拿回我父亲给我的东西,你算什么人,也有资格在这里挡我的路?”

肖姿兰脸色微变,说实话,在如此强势的萧玉如面前她还真有些措手不及。

“说来说去还不是为了钱,哼,真是丢了我们肖家的脸……”肖姿兰终于撕下了伪善的面具,“我告诉你,你要是再闹下去,保证一分钱都不会得到。”

话到这里她的声音便停止了,因为李晋的刀已经直接砍在了她的耳边。

肖姿兰感觉到了左边一阵疼痛,她惊骇地一看,只见地上竟然有一只耳朵。

“啊!”她猛然间就握着左边耳朵处,那里早已经空空如也,就剩下在淌血。

肖顺丰脸色大变,就想逃。

但见李晋长刀所向,一刀砍在他的脚边。

“啊!我的腿……”肖顺丰倒地,脚下已经是鲜血淋漓。

李晋根本就不搭理他们,带着萧玉如他们再次向上而去。

肖家老宅之前,已经了摆满了酒席,这个时候大家都已经坐上位了,正在等待开桌。

张清芳站了起来,居中坐在最重要的一桌之上。

“各位来宾,感谢大家前去祭拜我丈夫,在这里我给大家先道个谢!”说完她举起了酒杯喝了一口。

其他人纷纷站了起来。

“大家都知道我们肖家现在有些小人在恶意诋毁,不过大家放心,我们肖家几十年的根基,不是那么容易便能摇动的。”

张清芳看了他们一眼,缓缓说。

“那肯定了!”

“就是,肖家几十年的根基,哪有那么容易被摇动!”

……

那些人纷纷附和,也不知道是真话还是假话。

“在此我肖颜枝向大家保证,各位要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我肖家虽然不大,但是力所能及的忙一定帮得上。”肖颜枝也站了起来,跟着他们敬礼。

“你什么时候能代表肖家了?”便在这个时候,下面那三人终于登上了山。

萧玉如牵着柱子的手站在那里,看着肖颜意。

这一刹那,火星十足。

正主来了!

这些人的眼睛刷的一下就看向了萧玉如这边,很多人就是猜出萧玉如今天会来故意来看热闹的,真是不负自己所想啊,真的来了!

“我是肖家的法定代表人,怎么就不能肖家了?”肖颜枝看到李晋他们上山便知道下面派出去的人没有成功。

不过即使是这样她也很有信心,可以说她将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算到了。

“这里应该有一个叫金威的律师吧!”便在这个时候,萧玉如却并没有看向她,而是问了一个奇怪的问题。

金威?

啤酒吗?

此刻不要说是他们,便是李晋都愣了,这个金威是怎么回事?

肖颜枝眉头一皱,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耳熟,好像是在哪里听过。

但是却见人群中竟然摇晃着站起来一个四十左右的中年人,他看着有些激动,“我……大小姐,我是金威!”

“是你!”张清芳这个时候反应了过来,顿时就指着那个金威骂了起来,“我们肖家跟你合作过一段时间,你就是一个小小的律师事务所而已,后来跟你解除合作了……”

金威却点了点头,“没错,肖先生跟我取消的。”

“金先生,先前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我父亲在去世之前在报纸上发表过一篇头条文章,那是写给我的一封信,相信在座的各位都看到过了吧。”

一些上了年纪的人马上就点了点头,的确是这样,当年肖先生病重,在报纸上特意写了一篇思念萧玉如的信,这事当年还看哭了不少人。

可以说信里面字字见真情,句句见父心。

“不过在各位的眼中,仅仅只是一封信。而在我看来,那却是一封隐藏了关键信息的一封信。”萧玉如看着他们,道出了一个震惊他们的事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