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9章 逮捕/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竟然还有信中信!

当他们听到萧玉如那句话的时候心情是不一样的,比如说肖家人是震惊,而其他看客则是兴奋。

这种场景可以说是他们最喜欢看的了,有反转啊!

“我跟我父亲从小就有个游戏,那就是喜欢玩文字跳格的游戏,只不过那种游戏是仅仅只限于我们父女知道。”

萧玉如看了一眼肖颜枝,那意思便是虽然你也是他的女儿,但是你却并没有资格知道。

“按照那篇信中所说,我父亲将他所拥有的肖家股份百分之八十留给了我。金律师,这事应该没错吧。”

金威将头点的像小鸡啄米一样,“没错,我那时候跟肖先生合作没多久就没继续合作了,表面上看来是终止了合作,其实只是因为肖先生不想我太引人注意,要我好好保护遗嘱,所以结束了我们之间的合作。”

说着金威便从怀中拿了一份纸出来,看来他也早有预料。

“前不久见到肖大小姐回来的消息我便在家里思量了,我想的果然没错,肖小姐就在今天出现了。”

金威走到了萧玉如的面前,恭敬地将遗嘱呈上去。

萧玉如看了一眼,对着金威行了个礼说:“金律师,多谢你了。”

金威连连摇头说:“这是肖先生所托,不敢居功。只是没想到肖小姐竟然还真的活着,肖先生要是在天有灵的话一定会很高兴的。”

肖颜枝脸色都白了,父亲竟然还真给萧玉如留了遗嘱,这怎么会!

“胡说,那肯定是假的!”张清芳却怒喝了一声,“我是他的妻子,要是有遗嘱的话我怎么会不知道,这肯定就是假的!”

“我父亲有遗嘱你为什么会知道?”萧玉如看着张清芳,“张清芳,你以为你有资格继承我父亲的财产?还有你肖颜枝也是,你凭什么?”

肖颜枝脸色由白转青,她直直地看着萧玉如,缓缓说:“我坐上肖家的掌家人,凭的也是一份遗嘱。难道说我这份是假的?”

“当然不是假的!”萧玉如平静地说,“我继承的只是财产的百份之八十,而你是掌家人,这并无半点不妥。”

呃!

众人一想这才明白过来,合着这肖颜枝就是一打工的,经理是你做,但是这幕后还有大老板。

肖颜枝也终于明白过来了,她内心在狂呼,怎么会这样!

“假的!”仅仅一秒之后,肖颜枝便深吸了一口气,冷笑着看他们,“你就凭这一张纸就想拿走我肖家百分之八十的家产?你问问我身后这些肖家人答应不答应!”

“不答应!”身后那些肖家人顿时便发出了轰天的响声,他们当然不答应,这萧玉如稀里糊涂就拿走了属于他们的一部分,任谁都不会答应的。

“答应不答应已经不由不得你们了!”李晋终于出声,看着那些肖家人,“这是她应得的。”

“应得的?”肖颜枝突然间便哈哈大笑,“我已经让人查了,你们就是一起合伙想要骗钱的骗子,这种事情你们已经做过很多起了,并且我已经让人查清楚了。孙处长,请出来吧!”

便在人群中,突然间便走出来了几个人,这几人一身西装,对着肖颜枝说:“肖总。”

“孙处长,这几人可就是你们通缉的经济诈骗犯?”肖颜枝一指。

孙处长看了一眼,然后说:“没错,就是他们。作案多起,真是没想到啊,竟然在这里出现了。”

经济诈骗犯?

所有人听到这个词都是一怔,然后便明白过来了,这是最拙劣的安造罪名了,但是即使是拙劣你也没办法,因为这个时候拼的就是你的后台了。

肖家有的是什么,有的就是他们强大的人脉。

“李晋,萧玉如,你们屡次犯下这种经济诈骗罪,现在终于逮到你们了,跟我们走一趟吧。”孙处长一脸正义地说。

李晋看着他,突然间便笑了一下。

“孙处长,我是少将,你居然说我是一个经济诈骗犯?”

孙处长冷笑一声,“正是你们这种人败坏我们的名声,就算你是大将又怎样!你只要犯了罪,我们一样抓!”

孙处长这番话说得在大义凛然,要是旁边人不知道还真以为是如何正义呢。

“我呸!”李晋却猛然间对着他吐了口口水,“孙处长,要抓人总得有逮捕令吧?来来来,给我看看!”

没想到孙处长却直接便从身上掏了一张逮捕令出来,冷笑一声说:“看来你还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啊,现在够了没有?”

李晋一看,上面竟然还真是写着他和萧玉如的名字。

“做戏做全套,真难为你们了!”李晋呵呵一笑。

“到这个时候你还有什么可狡辩的?”孙处长嘿嘿一笑,大手一挥说,“给我抓起来!”

众人看得都是一阵心惊,这可是少将啊,这个处长竟然直接便敢这么抓人,都说肖家背后站着大人物,果然如此啊!

肖颜枝也笑了,她承认这个理由很拙劣,甚至于现场也有些尴尬。

但是肖颜枝明白一个最简单不过的道理,那就是尴尬和拙劣只是相对于现在而言,假如说她赢了,那么一切都不是什么问题。

历史是由胜利者来书写的,这话一点都不假。

过了今天,自己解决了这件事情之处,会有谁记得现在这种事情?

所以肖颜枝顾不得拙劣,甚至于说她顾不上脸面了。

“慢着!”不过就在这个时候,李晋却出言阻止了,他看着孙处长,脸上竟然还带着三分笑意,“孙处长,很不巧,我的身上也有一份逮捕令。”

说着李晋从身上掏了一个东西出来,缓缓地展示了出来。

对,那是一张逮捕令,除了名字编号不同之外,几乎一模一样。

对了,上面的名字叫孙子科,

“孙处长,这好像是你的名字吧。”李晋指着那个名字,声音平静得像是无风的湖面,没有任何的涟漪。

孙处长瞬间就怔在了那里,看着那张纸。

突然间他觉得有些刺眼,这张纸他太熟悉了,因为用这种纸他出示过很多个人,但是从来没想到自己也有那么一天会被人出示出来。

更没想到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示出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