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2章 越狱/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肖家的纠纷终于是尘埃落定了,肖家倒了,先是靠山被人给抽了,然后萧玉如直接便要抽走她父亲给她留的财产,这样一来至少会抽掉肖家的一半财力,如此一来,肖家直接便从顶级大家族沦为一般的家族了。

到时候肖家能不能保住现在的地位都是个问题,不过萧玉如根本就不关心以后的肖家会到哪里去,会面临怎么样的问题,正如她所说的,这是她最后一次叫肖颜意,此事了结之后她便叫萧玉如了,此生只叫萧玉如。

差不多整个京城都在对此津津乐道,毕竟这可是茶余饭后的绝佳谈资,电视上的豪门争斗离他们太远,但是现实生活中的不会,代入感简直就是好到爆炸了。

转眼事情过了两天,这两天李晋他们都在休息,反正事情已经不用他们经手了,有专人去处理,所以显得很是清闲。而齐愉等人看到李晋已经将事情解决了,也就马上回去了,就剩下李晋和萧玉如还在京城里待着。

但是在第三天却出了一个大事,肖颜枝越狱了!

这个消息是从杨中将那里传过来的,这件事情一发生之后杨中将马上便找到了李晋,叮嘱他小心一些,肖颜枝说不定会向他报复。

但是李晋却只是一笑了一笑,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甚至马上便请求抓捕。对此警方一开始是不同意的,当初在枫山就是你们抓的,现在丢了你们又来抓,当我们警察没人吗?

不过李晋马上便有充足的理由来说服他们,比如说肖颜枝应该和境外杀手组织影魂有关系。警察一听,这可就不好办了,于是便马上同意了。

当天晚上,李晋跟萧玉如坐到了一起。

“看来人要想找死,真是连挡都挡不住啊。”李晋摆弄着手中的那把折叠门,淡淡说。

“你早知道她会越狱?”萧玉如看着李晋问。

李晋微微一笑,“这是她的选择,我只是猜到了而已,但是会不会越狱那是她自己的事情。”

这个其实不难理解,肖颜枝既然能请得动影魂的人,难保她不会铤而走险再次跟他们合作从里面出来。

要知道现在的肖颜枝什么都没有了,进去要是证实这些事情,就算不判死刑可能都得关到死。再加上肖颜枝总认为萧玉如会做手脚,所以冒这个险一点都不奇怪。

“那你怎么处理她?”萧玉如问。

“那得看她怎么样作出反应了。”李晋站了起来,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说,“玉如,我知道你心里的苦。这种杀人的事情,就该由我去办。她跟你是姐妹,可是却从来没有拿你当过姐姐看待。我知道你心软,做到那样已经是极致了,不过我李晋跟她没有什么关系,也没有那么心善。”

说完李晋转身便出门了。

别人都以为他这两天就休息去了,但是只有他自己清楚,这两天他一直在找京城里的影魂。

事实是很顺利,他还真就找到了。

找到了之后他也没有什么动作,而是一直在关注着,事实正如他所想的那样,肖颜枝竟然还真从里面传出了信息,然后便在今天越狱成功了。

李晋当时就冷笑不已,肖颜枝如果安心在里面最起码不会死,但是现在就难说了。

他将折叠刀收了起来,然后便来到了京城有名的夜生活场地。

这条灯红酒绿的街道看上去充满着异样的诱惑,从那些招牌上便可见一斑。

不少衣着暴露的女郎站在门口招徕客人,极具诱惑力。

李晋对此只是一笑,想起了自己以前在越州混的时候。

“帅哥,进来玩玩嘛……”有几个女郎看到李晋长得一表人才的,马上便双眼放光招呼李晋。

李晋随手便从怀里掏了一沓钱出来,很大方地便往女郎的胸前一扔,准确地落在了她的那一条深沟之中。

“真是神奇啊……”那个女郎显然也没想到天上掉钱了,先是一怔,继而便欢喜地叫了起来,顺势往下一滑,竟然便将钱塞到了那看着并不多布的内衣之中。

李晋却头都不回便走了。

他一路走过了这些酒吧夜店,足足几十家的夜店酒吧,到哪看着都是如此的光景。

穿过这条街道,再往前走了几百米便显得黯淡无光了。

世间很多事情都有些奇怪,比如说高档别墅区旁边就是贫民窟。

就像是现在这样的,旁边是夜夜笙歌的夜店,而在几百米远的街道却暗得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这条道路要是平常人走只怕根本就不敢进去,但是李晋却好像并没有那么多的忌讳,一个人大摇大摆便走了进去。

夜色瞬间便将他的身影吞噬到了那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显得非常有些骇人。

这是一片老居民,知道也不宽,看着像是之前的胡同。

当然,李晋对于京城其实根本就不熟悉,这是他第一次来京城,根本就不知道这些胡同的历史厚重。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最少在李晋的心中是不重要的。

他缓慢地行走在这条街道上,突然间旁边有个院子门吱的一声便打了开来,探出了一个头。

“大哥,玩么?”她的手中提着一个小小的灯,好像能让李晋看清楚她的样子。

那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女人,长得很漂亮,并且更让人惊叹的是她的身材,那是一种夸张的比例,让男人一看之下便能起反应。

而且她很懂得诱惑人,衣服穿得不多不少,刚好能让人有点想法,想多看一些东西时却什么都没有。

早就听说过这里不少这种拉人做生意的人,看来果然是这样。

“妹妹长得好漂亮啊!”李晋嘿嘿一笑,瞬间便恢复了他那几分痞气,很轻佻地走了过去一捏她的小脸蛋说,“啧啧,可还真是嫩呢。”

“那是那是,大哥你要玩么?五百一次!”这个年轻的女孩丝毫没有什么尴尬,倒是显得很老成。

李晋点了点头,嘿嘿笑了一下,右手还有意无意地从她那雄伟的前面掠了一把过去,然后说:“那是自然要的,来来来,咱们进去慢慢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