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3章 院子里的杀机/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到了院子里面,那个女人的脸上突然间便闪现出了一丝异样的神色,甚至还有些得意。

不过便在这个时候,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好像被人给捏住了,然后就听到李晋那轻薄的声音,“哎呀呀,姑娘你这手可真是软啊!”

女人心中一跳,不知道为什么刚才那一刻她竟然有些胆颤心惊,好像李晋像是捏住了自己的命门似的。

“那是……先生跟我来……”女人强自压住那一丝不安,笑眯眯地便接着李晋进去。

眼看着便要进门了,女人脸上那不可察觉的笑意更浓了。

不过便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她就就觉得地上好像长了根似的,竟然再也难以前进半分。

她吃了一惊,回过头来看着李晋。

但见李晋笑眯眯地看着她,“姑娘,进去多无聊啊,要不我们就在这院子里来吧?”

姑娘脸都青了,这家伙该不会是有什么特殊爱好吧?

“不不不……这多不好意思啊,还是进去吧……”姑娘当然就不肯了,坚持着要进去。

“嗯,里面藏着三个男人,其中一个藏在床底下,手里拿着把刀,另外一个藏在衣柜中,手里是一把枪。还有一个,哦,对,在厕所里面,也是一把枪……”

李晋笑眯眯地看着姑娘,就好像亲眼看到似的将里面的情形全给说了出来。

姑娘脸色大变,就想要将李晋的手给甩脱。

妈的,竟然让他给发现了!

“想逃?”只是一瞬间,李晋的脸便沉了下来,刚才的轻佻和随意根本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冷静和果断。

但见他手腕一翻,便听到喀的一声,然后便是那个女人的惨叫。

“快,杀了他!”女人只感觉到手腕上一阵钻心的痛,她大喝了一声。

然后就看到从里面突然间便钻出了几个人,两把枪一把刀,马上便指向了李晋。

便在这个时候,身后响起了脚步声,回头一看,只见肖颜枝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来了,此时的她一身皮衣,将她完美的身材衬托得十分劲爆,再加上她那冷傲的气质,看上去还真引人想象呢。

“哼,还真敢找上门来!”肖颜枝越狱之后竟然没逃,而是找到了一个藏身之地。

正如杨中将所说的那样,她对李晋恨之入骨,随时准备咬他一口。

“啧啧,胆还挺肥啊!”跟在肖颜枝的身后又有几个人将手中的枪对准了李晋,这些人一看便是专业的杀手,不用说肯定是影魂的人了。

这么多枪对着李晋,但是他却一点都不紧张,看上去反倒是轻描淡写。不像是他们围了李晋,倒像是李晋围了他们。

“我真是好奇,你哪来的底气?”肖颜枝看着李晋,冷冷地说。

李晋拍了拍手中的那个女人说:“别忘了,我手里还有你的人呢。”

啊!

可能是李晋的这一下动作有些大,那个女人惨叫了一声。

嘭!

就在女人回头瞪了李晋一眼的时候,突然间枪声响了。

呃!

那个女人只是这么轻轻地叫了一声,然后便倒了下来。

她的额头上出现了一个血洞,一枪便将她给洞穿了过去。

李晋看向了对面,在对面的院子上面,一个狙击手正冷笑着看着自己,甚至还对着自己做了一个手势。

“你还有什么底气?”随手便杀了自己的一个人,但是肖颜枝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难怪当初她能做出杀萧玉如的事情了,这个女人的确是够狠。

“你们便是给她这么一个疯子卖命?”李晋没有搭理肖颜枝,而是看向那些杀手。

“你们影魂啊,真是不知死活啊!”李晋做出了一个评价。

“把他给我抓起来,我要是不让他后悔生出来,我就不叫肖颜枝!”肖颜枝的眼睛中喷出了火一样的光,那是刻骨的仇恨。

从京城最受瞩目的大家族的家主,到成了阶下之囚,全都是拜眼前这个男人所致。如果眼睛可以杀人,那么李晋早已经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这种仇恨,她肖颜枝怎么放得下。

所以尽管她越狱了,但是首要的却并不是逃跑,而是在这里等李晋。终于被她等到了一个机会,现在她要将李晋抓住,然后在逃往国外的路上慢慢折磨他。

“抓我?就凭你们这几根废柴?”李晋这一刻将手中的那个死去的女人松开,猛然间他的身影就高大了许多。

“就这种杀手,我都不知道杀了多少了!”

“上!”便在这个时候,他们都感觉到了一股逼人的气势,肖颜枝一惊,突然间竟然有种不该惹李晋的想法了。

就在她说完上的时候,那些杀手已经奔了上去了,因为他们也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前阵子影魂内部里面发过一个特级安全事项,里面有一个人要特别注意,好像就是叫李晋。

他们只是这么想了一下,然后便没有然后了。

因为他们看到了一团光,李晋站在那里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只剩下了一团巨大的光。

他们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便杀了进去。

肖颜枝是唯一没动的,她看着李晋周围散发出了一团光,最后连李晋就消失在了那团光团之中。

那些杀手就像是飞蛾一样扑了进去,飞蛾扑火这个比喻再是恰当不过了,那一团火他们扑了过去,然后便再也没有出来。

轰!

在所有杀手都进了那团火光之中的时候,突然间那团火光便爆发了,像极了火山爆发时的情景。

火光爆发,但就在下一秒便回到了平静,就像突然之间来到一样,火光在突然之间便消失了。

李晋站在了那里,身边没有任何一个人。

刚才那些像扑火一样的人彻底消失了,消失到无影无踪,就好像他们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一时间,就只剩下了两个人。

一个是站在对面院子上面的狙击手,而另外一个则是近在眼前的肖颜枝。

不同的站位,却是相同的神色。

他们的脸色同时变白,然后全身都在抖。那些人呢,刚才那些人呢?

“你可以去死了。”李晋抬头,那双眼睛穿过了黑暗,直接来到了那个狙击手的面前。

一阵寒光闪过,折叠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李晋的手中飞了出来,在狙击手没有反应之前便已经切断了他的喉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