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神药的火爆/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李晋拿着那三百万的预付款走进了药厂并且告诉安可儿的时候,安可儿都快跳起来了。

“你说……第一医院给了我们三百万的预付款?”安可儿说话的时候声音都颤着,她这些天可是一直在查药厂的账,让她绝望的是自从交付给李晋以来这家药厂愣是没有进过一笔账。

当然,这也在她的意料之中,自从上次她把药厂交给李晋的时候她便知道会是这个样子。要不是李晋的镜山湖总公司那里一直拨钱养着这里,恐怕这药厂早就倒闭了。

不过这里的一个秘密生产线倒是让她有些生疑,到现在为止她都不知道那是给军方生产体能结晶体的。

可以说这一笔三百万的进账是他们镜湖药厂改名以来的第一笔进账,也是第一笔生意。

这怎么能不让她感觉到高兴感觉到兴奋。

“第一医院已经跟我们签订了合同,从现在起你马上督促他们进行痛经药的生产和上市,还有这种心脏病的特效药也是。”说着李晋便将药方给拿了出来,递到了她的手中。

“这是我们的药方,这里面的药我都会让镜山湖药山那里提供。喏,这是最关键的东西,龙涎!”

李晋来的时候便已经将蛇毒也一起带了过来,马上便拿了出来。

“上面记得很详细,怎么样用怎么样配量都很清楚,你们要严格按照上面的程度来配药。”李晋叮嘱说。

这不得不让他多唠叨几声,因为那可是蛇毒啊,一个留神那就是毒而不是药了。

“我明白。”虽然安可儿并不知道这龙涎是什么,但是她可知道李晋刚刚做成了一件大事,这大事已经让他们整个镜湖药厂都快要疯狂了。

他们是无条件的信任李晋。

“不过我们两种药都还没有正式起名字,所以我在想是不是该改名字了?”安可儿接过东西之后马上便将研究员给叫了进来,嘱咐了一番之后马上便又跟李晋说。

“你觉得叫什么好?”李晋这才想起来好像还真就没有给药取名字,什么痛经丸这太直接了,应该改掉。

“其实我已经想好了,并且已经申报上去了。”安可儿马上便拿出了一个包装盒,“这中我们的包装盒,名字就叫红豆丸。”

红豆丸?

李晋也没在意,这事他不是专业的,人家安可儿才是专业的,专业的事情就交给专业的人去做,这是李晋一直奉行的原则,所以马上便说:“那行,这就是红豆丸吧。只是这心脏病特效药该叫什么好呢?”

“我看这个直接一些……”安可儿马上便出言,“就叫护心丸吧。”

“没问题!”这个名字倒是很直接,李晋马上便同意了,“这几天我看都得在这里了,你们加紧生产。”

安可儿点了点头。

接下来的日子李晋一直都待在了药厂那里,因为有了三百万的第一医院的货款,这个消息一传出去药厂的员工都沸腾了,虽然说他们的工资一直都很准时,但是他们也都知道药厂根本就不赚钱。

对于前途的迷茫让他们有些人已经快要感觉绝望了,李晋的这一笔钱可是将他们的生产激情给彻底点燃了。

所以这些天镜湖药厂已经重新点燃了工作的热情,这些员工都拼了命似的要证明自己。

而李晋也没闲着,在这里指挥着药山江师师和施舟他们去调药。

江师师和施舟差不多种了大半年的药,现在这些药是终于派上了用场,这小两口也是一脸激动,做起事来也特别有干劲。

与此同时,关于这件事情的后续却还在越州的网络的报纸上发酵。

仅仅不到两天时间,镜湖药厂由无一人所知成了越州人人皆知的一个药厂。虽然不是说有多大,但是对于这个药厂他们都有一个标签,那就是神奇。

神奇在于他们开发了一种止痛经的药,结果真的能止痛经,神奇在于他们开发了另外一款心脏病的药,结果却当真把潘先生的心脏病给治好了。

对于一个早已经没有了传说的地方来说,这个就是传说。

在媒体的不断轰炸之下和市民的不断的茶余饭后的谈资之下,这个籍籍无名的药厂终于一跃成了他们越州最有知名度的药厂,风头无两。

而作为现在的越州人唯一知道跟他们镜湖药厂有关系的医院,第一医院早已经是门庭若市了。

没错,就是这种情况。

在这一天,当许医生来到医院时,便看到了一大堆的青春少女们都在等他。

“许医生,给我开一份痛经丸!”

“对对,我也要!”另外一个女生马上说,看样子也不过二十左右。

“你不是没有到时间吗?”许医生看了下病历,顿时便无奈地说。

“可是也快了呀!”这名女生一脸无辜地说,“我可是听说了现在这药并不多,如果我等着痛经的时候再来开药只怕早就没了。”

许医生一口老血都快要喷出来了,这他妈又不是米,你囤个什么劲啊!

这边许医生忙顾成了狗,而在那边的心脏病科室更是这样。

许多心脏病的人都纷纷前来求医,特别是作为治好潘先生的门诊医生童医生那里从早上起就一直没有断过人。

从早上到下午,童医生愣是没有吃过饭,他倒是想吃,但是一看外面密密麻麻的人马上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医生,您看我这个心脏病是不是该开一粒镜湖药厂的心脏病特效药?”将一个病人送走之后,马上另外一个病人又走了过来问。

童医生顿时就是一头黑线,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啊,你自己能开药还跑过来做什么。

“医生,我说得不对吗?”看到童医生的样子,那名患者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地问。

童医生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飞快地便在纸上写了什么,然后又将这些东西还给了患者,“你说得没错,赶紧去拿药吧。”

患者一喜,赶紧就站了起来说:“谢谢童医生……”

说完他便走了。

“悲催,我这个堂堂心脏病的专家医生只要开药就成了!”看着这个人的背影,童医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这么一天了,自己就开了一天的药,连看都不用看。

这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