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4章 救人/春野小村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于是在马湖被李晋给揍得抬出去之后,刘益达也离开了。当然他不是被人抬着出去的,而是自己不好意思没脸待在这里所以就出去了。

毕竟在这么多人被李晋那么扇了一巴掌,任再不要脸的人都没脸再待下去了,所以他就走了。

走的时候是灰溜溜的,甚至连头都抬不起来。

这两个人走之后,李晋已经由刚才不起眼的小角色成了全场注目的焦点,因为任小姐都把他当成了座上宾。

洪达更是喜形于色,刚才得罪马少的时候他几乎都是绝望的,没想到竟然还有任小姐来替他解围。

尚月雯是彻底傻眼了,她本来就是来看麦秋雅笑话的,没想到竟然没看到。

“麦小姐,你这朋友可真有面子啊……”尚雯月的脸色有些不自然,倒也是,本来心存不良,没想到却让人给翻了过来。

“还行吧。”麦秋雅也没想到李晋竟然会认识港岛的这位任小姐,心中也有些吃惊,不过随即她便一笑,摇了摇头。

“麦小姐,走,过去介绍我认识一下吧。”尚雯月马上便眼睛一转,很亲热地拉着麦秋雅的手说。

麦秋雅却不着痕迹地挣脱了她的手,淡淡道:“我这朋友不懂礼,可能是冒犯尚小姐,还是算了吧。”

尚雯月顿时就是一滞,那脸上的表情好不尴尬。

麦秋雅心中冷笑一声,施施然便走了。

那边任小姐看着这惹事的人都走了,赶紧对着李晋说:“神医,请里面谈!”

看着任小姐那客气的样子,李晋当然知道是因为什么,很显然他们用了自己给的药,所以才对自己这么客气。

李晋点头,走过去跟冯子明和麦秋雅都交待了一句,然后便跟着任小姐往里面去了。

这里面还有休息室,进去之后没多久张先生也来了,显然是任小姐给叫过来的。

“小兄弟年纪轻轻,但是这医术却惊人呐!”张先生一进来便对李晋大是赞叹,显然都是已经折服了。

任小姐将服务员都给清退了,亲自在那里泡茶。

“我叫任曼,是天行集团的总裁。不知道神医怎么称呼?”任曼给他们倒了茶,然后才坐下问。

“我叫李晋。”李晋喝了一口,报出了名字。

其实他们已经知道了,毕竟在昨天李晋可是报出了镜湖药厂的名字,任曼马上便让人去查了,只不过还不能确定他就是李晋。

“李神医,还请救我父亲一命。”任曼终于确定了这个人的身份,同时又有了很大的期待。

镜湖药厂现在两款新药已经在整个市场都掀起了风云,虽然说他们在港岛这方面暂时还没有什么感觉,但是任曼查过了就知道这两款的神奇之处了。

“信了?”李晋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是我有眼不识泰山……”任曼有些羞愧,要是昨天晚上信了他就好了。

“也不怪你,我要那样去跟人家推销,任谁都会认为我是骗子。”李晋淡淡一笑,现在不是他装逼的时候,得先把那灰线草的消息给弄清楚。

“还是昨天晚上的要求,我给你父亲治病,你们把灰线草的事情告诉我。”

“没问题!”任曼马上便答应了下来,他们要灰线草就是给他父亲治病用的,而且还不知道怎么用,现在既然已经找到能治病的人,那自然是听他的话做这个交易了。

“那走,我们现在就去你家里,替你诊治你的父亲。”李晋也爽快,在这件事情上他就求快。

“好!”没想到李晋答应得这么爽快,任曼还以为李晋会开什么其他的条件呢,没想到就是这么简单。

任曼开车,马上便将李晋往家里带。

任曼所住的是任家的半山豪宅,价值好几个亿。盘山道上了豪宅,然后便直接进了别墅。

这里守卫倒是很森严,有不少保安在那里守着。

一路畅通无阻,直接便已经到了一个房间。

房间有张床,一个看着大概六十左右的人半躺在那里,看那样子竟然是睡着了。

“我父亲这病已经好久了,这几年来都是卧病在床,要不是神医之前那粒药丸,像他现在这样躺着都是不可能的。”任曼在旁边解释。

看她的表情看来他们父女的感情还的确是可以。

“是有些久了!”李晋看了一下便点了点头,要不是碰到自己,这个老头可能真就没法过这一劫了。

“你们出去吧,哦,对了,给我找几支百年人参过来。记着,年份越久的越好!能多就多!”李晋是不得不用灵气来治病了,这可是一个很耗灵气的活。

反正这任家是大家,他倒也不担心,有那么一根人参下去应该就差不多了。当然,面对这样的大家族,李晋也不介意多要几根,当是医疗费吧。

“任小姐,快点去找人参!”张先生马上便在那里提醒。

任小姐马上便反应了过来,赶紧去找东西了。

“张先生,麻烦你也出去吧。”李晋回头,对着张先生一笑。

张先生本来是想在这里的,但是人家现在已经说出来让自己出去了,他自然不好意思再待下去。

“你放心吧,我李晋做事负责得很。再说,你应该知道他现在的情况,如果我不出手,他应该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李晋淡淡地看着他说。

张先生一听这话,利弊都已经分析给自己了,他二话不说马上便出去了。

直到张先生将门给关上,李晋才走到这个老头身边,看了他一眼,淡淡说:“也是你命大,要是没碰到我你可能真就死了。既然有缘,那我便救你一命吧!”

说着李晋便坐到了床边,开始将灵气注入他的身体里面。

任曼的办事速度还是很快的,当然主要是他父亲常年在床,像人参这种吊命的东西更是常年备着,没几分钟便已经让她给找了好几根上品的长白山人参出来。

“在这里等等吧。”张先生就坐在外面,对着匆匆而来的任曼说。

“张先生,您怎么也在外面?”任曼皱起了眉头,本来他们的意思都是一样,那就是让张先生在里面待着,也放心一些。

“高人行事,你认为我们还有选择的余地?”张先生反问。

任曼默然,只能在外面等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